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華白海豚兩撞大澳觀豚艇後失蹤 保育團體批規管不力 WWF:有跟進 嚴重違規會終止合作

2016/8/26 — 9:20

中華白海豚資料圖片。(圖片來源:WWF網頁)

中華白海豚資料圖片。(圖片來源:WWF網頁)

早前被批「踩在海豚屍體上籌款及宣傳」的環保團體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近日被揭發,與其合辦導賞團的大澳觀豚營運商的小艇,於上月底與一條中華白海豚碰撞,海豚事後靜止不動漂走,未知生死。揭發事件的保育團體判斷海豚應為嚴重受傷或已死亡,並批評WWF為合作的大澳觀豚營辦商制定了低門檻守則,但實際仍有不少艇家違反守則。環保觸覺批評WWF有如認可了這種觀豚活動,卻沒法規管,擔心反而會傷害海豚。

WWF回應指,當天已跟進事件,強調一直有監察觀豚艇有否違反守則,不過艇家遵守比率只有5成多。WWF強調,若有嚴重違規情況,會終止與觀豚營辦商的合作。

與大澳觀豚營運商合作 WWF訓練導賞員

廣告

WWF自2014年11月起,與大澳觀豚營運商磋商合作,訓練大學生導賞員到觀豚小艇上講解。大澳共有5間觀豚營運商,於去年7月至10月,WWF與其中4間觀豚營運商合作,於大澳推出「觀豚導賞服務先導計劃」,派出受過訓練的大學生導賞員於周六日,到觀豚小艇上進行導賞。

今年6至9月,WWF就與生態旅遊公司「旅行家」和「綠恒生態旅遊」推出「人豚共融」計劃,與全部5間大澳觀豚營運商合作,於周六日推出大澳生態遊導賞團,由WWF負責培訓導賞員、提供資料。而於海豚碰撞的事發當天,雖然並非進行導賞團,但合作的澳觀豚營運商,平日亦要遵守WWF所制定的觀豚守則。

廣告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非牟利獸醫協會執主席麥志豪和環保觸覺研究主任麥志杰召開聯合記者會。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非牟利獸醫協會執主席麥志豪和環保觸覺研究主任麥志杰召開聯合記者會。

海豚兩度碰撞後漂走失蹤 洪家耀:嚴重受傷或已死

保育團體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環保觸覺、長春社和動保團體非牟利獸醫協會日前舉行聯合記者會,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透露,他得知今年7月27日約上午11時,有一尾成年的中華白海豚,兩度撞到大澳的觀豚小艇尾部,其後漂走不知所蹤。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助理環境保護經理(海洋)李美華事後回應並講述事發情況。她表示,7月27日(周三)約上午11時,當天並沒有導賞團,WWF的義工觀察員於大澳虎山觀察觀豚小艇和海豚的活動情況,發現虎山對開海面有7至8條中白海豚,但其中一條「行為比較異常」,在海面「浮漂」(logging)了一段時間,沒有與其他海豚互動。

其間,有一艘觀豚小艇駛近並停下,與該異常的海豚相隔100米,該海豚慢慢游近,上水時碰到小艇船尾,並潛回水底,當小艇轉向時,該海豚再次撞到船尾。觀豚小艇離開幾分鐘後,該海豚浮上水面靜止不動,慢慢漂遠失去蹤影。

義工即通知香港大學鯨豚專家,其後漁護處獲通知,WWF下午約一時亦向義工了解情況。李美華稱,漁護署、港大和海洋公園當日有派出船隻搜索,但海豚已不知所蹤。李美華當天即時向船公司了解事件,對方指船家並不知有碰撞事件。

WWF:不知所蹤 難以判斷海豚生死

洪家耀引述義工指,該海豚當天有受傷流血,判斷「牠應該起碼嚴重受傷,亦有很大可能死了,但你亦可以說死無對證」。他認為WWF應追查事件,「無論是死了還是嚴重受傷也好,是否也應查根究底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但李美華指,海豚不知所蹤,難以判斷牠是生是死,或有否受傷。至於海豚有否流血,李則引述義工指,並不肯定海豚有否受傷,「只是隱約見到牠身上有『一撻』啡色,但是究意是泥、機油還是血,其實他們(義工)不能分辨」。

漁護署發言人回應本網查詢時指,署方上月27日約中午接獲報告,懷疑在大澳有船隻撞及海豚,署方和海洋公園保育基金人員連續2日進行搜尋,並未發現懷疑相關的海豚。

批WWF制低門檻的觀豚守則 雙造標準

另外,洪家耀亦批評WWF要求艇家遵守其制定的「觀豚守則」,但比漁護署制訂的「觀豚活動守則」寬鬆。

漁護署的「觀豚活動守則」沒有法律效力,冀觀賞海豚的人士和船家自律遵守,包括在有海豚出現的500米以內只可有一艘觀豚船,以及當有海豚於船隻前面100米以內,應減速以減少產生浪花(no-wake speed),或應停駛。

但WWW的觀豚守則只要求在100米範圍內應只有3隻「嘩啦嘩啦」(電船仔),而只要海豚於船隻前面50米以內,觀豚船才需減速以減少產生浪花或停駛,而非漁護署建議的100米。

洪家耀批評WWF為小艇度身訂造了「低門檻的觀豚守則」,製造雙造標準。李美華則解釋,小艇戶與較大型的觀豚船不同,要遵守漁護署的守則有一定難度,「如要小艇(距離海豚)100米就停下,根本就看不到(海豚)」,參考外國例子後,特意為小艇設計較寬鬆的守則,望艇家自願遵守。

漁護署發言人補充,署方會繼續向業界推廣觀豚守則,並向市民大眾宣傳愛護海豚的訊息及遵守觀豚守則的重要性,但現階段未有計劃立法規管觀豚活動。

WWF推行「觀豚導賞服務先導計劃」,由大學生導賞員到觀豚小艇上,免費向遊客推廣中華白海豚的保育工作及大澳文化。(圖片來源:WWF網頁)

WWF推行「觀豚導賞服務先導計劃」,由大學生導賞員到觀豚小艇上,免費向遊客推廣中華白海豚的保育工作及大澳文化。(圖片來源:WWF網頁)

環保觸覺:如認可導賞活動又不能規管 WWF:有監察 情況嚴重終止合作

不過,洪家耀又批評,大澳艇家連WWF的低門檻守則遵守不了。他稱大澳附近水域經常有3至4隻觀豚艇同時圍著海豚,甚至距離海豚10米才停下,有時艇家看不到海豚會「直剷往海豚」,形容情況危險。

環保觸覺研究主任麥志杰表示,擔心WWF這種專業的環保團體與觀豚艇家合作,會變相為觀豚小艇賣廣告,有如認可了他們的活動,「在認可下,又做不到相對應的監管,就等於支持這種他們沒法規管的海豚活動,而傷害了海豚」。麥志杰批評WWF以中華白海豚作籌款廣告,但有海豚可能於其有份合作的導賞計劃中受傷,認為WWF有需要解釋清楚自己的責任。

李美華則解釋,「我們從來都沒有說是endorse(認可)」,並強調WWF的目的並非成為一個「Q嘜認證」,而是鼓勵艇家改善作業,減少對海豚的干擾。

李美華亦指,艇家遵守守則的情況已有改善。她指,WWF會派出義工和實習觀察員,定期到大澳虎山上進行陸上監察。去年計劃推出後至今共進行了59次監察,結果發現去年計劃推出後,與比計劃前相比,觀豚營運商遵守觀豚的比率由15%增加至56%。她強調會觀察觀豚艇有否遵守WWF的觀豚守則,如有嚴重違規情況,會終止合作。

非牟利獸醫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認為,漁護處應調查是否有人故意干擾海豚,或者令動物受到不必要痛苦,以調查是否有人違反《保護野生動物條例》和《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促請環境局研究是否制定觀豚活動的發牌制度,若情況失控,就應停止商業觀賞海豚的活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