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影像「助人自助」 — 雲南採訪後記(一)

2015/2/4 — 10:26

近年來,多次為樂施會作義務攝影師,2014年3月和樂施會同事探訪及拍攝非洲後,應樂施會同事的邀請,寫下經驗和感想,發現原來攝影和義務工作令我獲得自信和肯定,在「助人」的時候,亦幫助了自己。

這個經驗,更使我盼望將來我同樣可以用「攝影」,不單去「影」有需要的人,更是用「攝影」去幫助人尋找真我。

記得在中大新聞系唸碩士期間,有個星期當我仍為新聞寫作一份功課做得不好而心情低落時,新聞攝影老師為我們介紹「圖輯」,他用了一位美國攝影記者 Johnathan,他在索馬里拍攝內戰期間被圖西族人強暴的婦女圖輯,相片中的婦女對因強暴所生的小孩又愛又恨,愛是因小朋友始終都是自己所生,恨是看見小朋友會令她們想起傷痛的經歷。

廣告

看完這圖輯,我驚醒了!為何還要再緊張分數?為何攝影似是在競爭?攝影機更重要是將弱勢社群帶到世人眼前。當年我寫下這段說話,並一直以此作為我人生的方向「以攝影機去拍下創造者的作品、讓人認識天父就是那位創造者,走訪及記錄有需要的群體,喚起世界對環境、對人類的關注。」

多謝樂施會讓我可以實現這個方向,這次再一次隨樂施會採訪有需要的人,相比起前三次的採訪,這次我先觀察採訪的家庭、留意採訪人物的動態、聆聽她們的故事,再進行拍攝。

廣告

在短短的採訪期間,可以進行有質素的拍攝並不容易,希望透過認識人物的個性,拍下受訪者獨特的一面。

記得行程中使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石木途婆婆,一看見她八十歲面上的皺紋,我已經感到她有很多人生故事。

皺紋,對香港女性而言,是她們最為害怕的兩個字,而且願意花盡金錢逃避這兩個字的「出現」。但她每一道的皺紋,是如此之深,必然承載著很多經歷。

當她看見我們來的時候,她立即走進屋裏哭了起來,我感受到她的孤獨,她需要關懷,她看見有人來探望她時,激動落淚。

靜聽著她的故事,看見在場的人也流下眼淚,我控制著自己眼眶內的淚水,專注地留意石婆婆的神情,看到她一個茫然的眼神,我按下了快門制。

這個茫然的眼神,讓我感受到她的孤獨,對生活的茫然……

因著石婆婆小兒子的病,樂施會夥伴組織的唐大姐與同事們找到這個家庭。

唐大姐告訴我們,因為石婆婆小兒子已經離世,婆婆及兩名年幼的孫兒如今無依無靠,已經視她如親人一樣,每次來到,石婆婆都會跟她講生活上大大小小的瑣事,每逢時節都期盼唐大姐來到探望。

想到石婆婆八十歲高齡,要照顧兩個小朋友,很不容易,而且婆婆身體不好,很需要別人關懷心靈上的需要。

我希望藉著影像,讓讀者可以更加關懷這些有需要的人!

面對世界上有需要的群體,我們可以做的是什麼?盼望你能夠付出你的能力,無論是金錢、是才能、是關懷,去關愛這些有需要的社群。

作者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