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都無解嘅

2019/3/31 — 14:01

海龜被膠飲管塞住鼻子的畫面,震撼了許多人,五歲的Ava也不例外。

Ava跟弟弟很愛到Pizza Express開餐,每次點的飲料總附送膠飲管。她認為,膠飲管會堵住動物的嘴巴和鼻子,是很壞的東西,於是提筆把感受寫出來,促請食肆只在客人要求時才提供飲管,以免再有動物受傷害。

過了一段時間,這封童稚來信得到回覆,Pizza Express答應在全英國四百六十間分店停用塑膠飲管,以氧化式生物降解(Oxo Bio-dgradable,下簡稱Oxo)飲管取代。

廣告

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讓Ava一家喜出望外,臉書上”Well done”、”amusing”、”proud of you”的留言此起彼落,連當地傳媒也大幅報道,並用上Final Straw(最後一根禾草)這語帶雙關的標題。我向Pizza Express香港分店查詢,會否緊跟英國步伐,對方答道「已全線採用可生物分解飲管。」

「可降解」似乎成為皆大歡喜的代名詞。

廣告

我重提這則去年初的舊聞,因為,故事未完。

先介紹一下Oxo。這種塑膠替代物料,是在普通塑膠中注入化學物質,令其在陽光和氧氣環境下分裂,而且遇熱分裂更快。可是,分裂不代表分解,前者意謂塑膠會從一大塊,裂解為一小塊、再一小塊的膠粒,但不會消失。也因此,歐洲議會去年指Oxo無助阻止塑料污染,更不應成為繼續使用即棄塑料的藉口,並議決2020年前全面禁用。

也就是說,用Oxo造的飲管,或許不再堵住海龜的鼻孔,卻會化成更多微膠粒,塞住魚類、飛鳥的腸胃。更壞的是,愈細的膠粒,愈容易在水中黏附有機污染物,變身成為高度濃縮的有毒微膠粒,累積到海洋生物的脂肪組織中,再循食物鏈一環接一環地跑進大家的口腹,最後自食其膠。無奈地說,Ava別高興得太早。

這幾年間,大家都吹捧可降解塑料,以為扔到堆填區、郊野甚至海洋便可自行分解,一了百了,卻不知道絕大部分的替代方案,都有一定的限制條件。例如PLA、PHA、TPS等不同名堂的生物可降解塑料,必須在「兩高」的堆肥環境下才能發揮作用。所謂的「兩高」,即高溫(58至70℃)、高濕度(90%濕度)的環境。然而,現實環境怎可能具備這樣的條件?說穿了,有關技術,通常需要通過工業堆肥等特定設施,才能處理。香港並無相關設施,這些代用品的下場顯然是──你都無解嘅。最終,還不是淪落堆填區或繼續成為海洋的負累。

聯合國不反對可降解塑膠,但就提倡使用有關術語時要註明降解的發生條件,這才是負責任的做法。

在未有妥善對策前,避免使用即棄短命膠,無疑是唯一良策。

原刊於明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