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衛郊野公園系列 — 城門碉堡與香港保衛戰

2014/7/5 — 9:00

1941 年 12 月 8 日,日軍空襲九龍城啓德機場、荔枝角美孚油庫。12 月 9 日,土佐定七大佐在未有廣州司令部命令下,徑自率領兩中隊約一百廿人向針山推進,下午突襲城門碉堡。當時,碉堡駐有蘇格蘭兵團約有三十人。城門碉堡是醉酒灣防線的主要構成。英軍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建造醉酒灣防線,由西貢牛尾海,經過大老山、飛鵝山、獅子山、筆架山一直伸延至今日葵芳一帶(填海前稱醉酒灣),全長約十八公里,扼守新界出九龍要道,旨在抵擋日軍從北面南侵,也守衛城門水塘,確保市區食水供應。防線的指揮部就設於城門碉堡。

140621_IMG_9818

於城門碉堡附近的山崗遠望下城門水塘、沙田大圍

廣告

140621_IMG_9790

於城門碉堡附近的山崗遠望針山

廣告

1940 年中,邱吉爾及其幕僚認為香港無險可守,應該撤軍。但英軍東亞區司令 Brooke-Popham 認為增兵可牽制日軍數月。兩營加拿大新兵在開戰前到香港增援,他們在之後的戰事傷亡慘重。開戰前夕,醉酒灣防線西面駐有蘇格蘭兵團,中路是旁遮普兵團,東面是拉吉普兵團。土佐的部隊向城門碉堡沒有掩護的通風口投擲手榴彈,激戰隨即展開。一晚之後,守軍戰敗被俘。城門碉堡失守,九龍再無險可守,英軍退守香港島。1941 年 12 月 25 日,奮戰十八日後,英軍投降。

七十多年後,醉酒灣防線大部份都消失於山嶺中。不過,沿麥理浩徑由西貢進入九龍至城門水塘,仍可見荒廢的軍事設施,可能都是醉酒灣防線的遺跡。在尚存城門碉堡,仍可見當日戰鬥的痕跡。

140621_IMG_9785

指揮部的偵察位,牆上滿佈彈痕

大埔道連接深水埗及沙田的一段,與金山路的交界處,亦是與麥理浩徑的交界。沿金山路走,亦是麥理浩徑第六段,跟猴子打招呼後,留意接回山路的位置。這可能是最短的麥理浩徑段,亦很易走。沿路可見荃灣、葵青的城市景觀。到達城門水塘前,路旁不時見英泥混小石塊的建築物,這些都是城門碉堡部份。若嫌從金山路經經麥理浩徑第六段太遠,可從荃灣乘 82 號專線小巴至菠蘿壩,再步行往麥徑六、七段交界的燒烤埸,穿過「麥理浩徑第六段」的拱門拾級而上,很快便會見到「荒廢戰壕 / 切勿內進」的警告牌。

140316_IMG_8299

金山路的猴子

140316_IMG_8342

140621_IMG_9746

從麥理浩徑第六段看城門水塘

140621_IMG_9679

140621_IMG_9688

140621_IMG_9740

140621_IMG_9797

140621_IMG_9703

以 "Charing Cross" 為名的地道

多年前首次造訪城門碉堡時,還不知道背後的歷史,只見很多段落都落在叢林中,有些地道已為日積月累的泥土淹沒。現時所見,一些地道已清理好,並有指示貼在牆上。碉堡的地道都冠以倫敦街道的名稱,也許是建造者紓解思鄉之情。原來城門碉堡已列為法定古蹟,但政府似乎未有維護,任由這歷史建築受歲月吹擦。印有英皇佐治六世徽號的告示說現在碉堡由志願人士維護,英文是 "Volunteers",不知是不是指義勇軍或是已解散的香港軍事服務團?

140621_IMG_9731

指揮部現時外觀

140621_IMG_9770

印有英皇佐治六世徽號的告示

140621_IMG_9788

指揮部偵察位外望

140621_IMG_9779

指揮部內

140621_IMG_9772

指揮部內用以掛吊床的鐵鉤,大多給摘掉,現所餘無幾

140621_IMG_9764

指揮部內

140621_IMG_9776

指揮部內

140621_IMG_9920

通風口

140621_IMG_9890

穿了的地道,不知是戰鬥痕跡還是歲月洗禮

140621_IMG_9896

殘破的通風口

140621_IMG_9861

地道內望

140621_IMG_9885

通風口外望

140621_IMG_9842

部份地道幾乎淹埋在泥土下

140621_IMG_9872

地道以倫敦街道命名

140621_IMG_9866

告示特別叫人不要在碉堡玩槍戰遊戲(即 war game)。幾年前到過鯉魚門的魔鬼山炮台,滿地都是玩具槍的膠子彈,不忍卒睹。不是因為弄污地方,而是想起軍人短兵相接、你死我亡下的恐懼。小男孩喜歡槍械玩具看來很平常,但想深一層實在可怕,更不明白何以會有人喜歡殺人遊戲。更奇趣者,97 年後每年慶回歸都有很多人興高采烈去參觀解放軍開放軍營。他們會不會想起 1989 年?看著小孩與解放軍玩弄槍械的歡樂照片,我不寒而慄。最近去城門碉堡看過,未見有 war game 痕跡。若要探索地道,緊記帶電筒。

公眾假期是重要統治工具。回歸前,每年八月底的重光紀念日是公眾假期,讓一介草民一同記念陣亡將士。回歸後,重光紀念日不再是假期,而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主流論述轉而強調新界的游擊隊,越來越少提及英聯邦軍隊的角色。片面的事實廣為流傳,我懷疑新一代根本不知道旁遮普兵團、拉吉普兵團、加拿大兵團、蘇格蘭兵團、華籍英兵、義勇軍在 1941 年聖誕前夕奮戰十八日而不敵日軍,沒陣亡的都關進戰俘營,受盡折磨。香港保衛戰的論述從盟國對抗軸心國巧妙地蛻變為中日戰爭的一部份,就如回歸前後,由「香港 1842 年開埠」蛻變成「與五千年中華文化正統一脈相承」,異曲同工。

140621_IMG_991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