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借過頭」 :立法會有理由要求三跑項目重回立法會範疇

2016/4/25 — 14:51

遲早要立法會打救,立法會當然要有話事權(作者製圖)

遲早要立法會打救,立法會當然要有話事權(作者製圖)

立法會的三跑小組委員會將於5月3日討論第三條跑道的事,已經去信提出申述,指出:

1. 從填海工程的正式程序中,我們知道原來海空安全問題仍未解決,境內海事安全顧問計錯數,而且平均引起一年一宗涉及快速船的意外沒人理會,令人震驚。
2. 境外海事安全顧問報告至今保密,不過已知有跨境海空安全危機,必須港深兩地政府正式協商解決,但是從未發生。
3. 機管局先前稱為了三跑已「借到盡」,但是4月1日機管局信貸評級被金融機構列為負面,利息必然上升,即是會「借過頭」,無力自行償還。
市民安全問題,議員有責任追問到底。

金錢方面,機管局無力自行還債就必然需要政府撥款打救,由於這樣的撥款需要立法會批准,在這個情況下,立法會在三跑議題上變成有發言權,謹敦促議員們認真要求工程項目必須重回立法會範疇內處理。

廣告

我向立法會遞交的申述書全立如下。

          +                     +                     +                     +                     +

廣告

跟進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

2016年5月3日下午4時30分至7時30分在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室2舉行的會議

個人申述書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林超英

1.      謹向小組委員會報告過去幾個月根據最新資訊發現有關香港國際機場第三條跑道(三跑)的負面情況,部分更涉及香港市民及訪港旅客的海空交通生命安全問題,敬請嚴肅了解和認真向香港政府跟進,本人相信在生命安全問題未解決之前,議員應該盡力阻止工程開工,以免將來背負難以逃避的嚴重責任。
2.      另一部分涉及機管局的大筆貸款,面對目前全球的經濟趨勢及機管局財務評級轉向負面的,證據顯示機管局非常可能無法償還,會為香港特區政府帶來財政黑洞,議員理應不接受工程此刻啟動。

海空交通安全問題

3.      由於根據《前濱及海床(填海工程)條例》反對三跑填海,今年1月我才有機會見到機管局的機密《海上交通影響評估》顧問報告,發現顧問錯誤計算因三跑填海而增加的海上意外的社會風險水平,因此所謂「社會風險可接受」的結論是錯誤的,也誤導了香港政府相關部門,以及香港的航運業業界人士,以為風險可以接受。(詳細解釋問題的文章見附件A,內容已於今年1月31日明報刊登。)[按:見 相關 《草雲居》文章]

4.      顧問推算填海令每年多一宗意外,深入研讀報告顯示源於海天客運高速船改道向北進入龍鼓水道,加上該水道的貨櫃輪數字急速上升,因此香港將要面對平均一年一宗海天高速船意外,包括與過境貨櫃輪相撞,以南丫海難為鑑,是明顯不可接受的。

5.      就海上交通安全問題我與地政總署多次書信來往,他們的補充材料進一步證明顧問錯誤理解國際海事組織對社會風險評估的文件,我強烈要求該署委聘中立和具權威地位的統計學者覆核顧問的風險評估,但是署方至今依然避談跟進。我給地政總署的最新信件見附件B。

6.      顧問報告另外揭示了兩個海空安全問題(也見附件A)[按:見相關  《草雲居》文章]。

7.      其一是三跑的海上交通安全管制區比現有跑道的管制區短三成,升降飛機與海上船隻的最近距離相比短四成,安全系數明顯降低,政府至今拒絕回答:以前的管制區根據甚麼準則?為甚麼現在三跑這麼小?

8.      其二是顧問報告指出鄰近三跑的境外水域的高船體船隻,尤其是大嶼山2號錨區的海上鑽油臺,可能侵入三跑升降飛機航道的安全保障空間,明確指出需要港深兩地政府協商解決,否則三跑不能發揮作用,但稱具體方案由另一顧問研究。相關顧問報告據了解已完成,不過機管局列為機密,民間沒有見過,此外政府至今未能確認已與深圳政府商談,所以此事懸而未決,三跑建了也沒有用。

9.      議員應對海上意外社會風險評估一事,嚴加追問,以及要求由中立和權威的統計學者對顧問的計算作出覆核,否則政府和機管局是不合理地偏信顧問,以及忽視香港人的生命安全,絕對不可接受。

機管局貸款超過負擔能力

10.  去年10月5日機管局公開宣稱:三跑融資方案已經「借到盡」,今年4月1日標準普爾把機管局信貸評級列為負面,舉債的利率自然調升,這樣機管局依原計劃貸款就變成要付更多利息,後果是「借過頭」。

11.  加上最新情況是訪港旅客人數及空運貨物量開始放緩,去年對機場經營環境的預測過分樂觀,機管局將再無法靠盈利和機場建設費等去償還「借到盡」的債。
12.  由於證據令人相信機管局所謂「自行融資」興建機場是不能成功的,因為現在一旦工程開工,「洗濕了頭」是沒有回頭路可走的,高鐵項目是前車可鑑的例子,三跑將來幾乎肯定香港政府必須撥出資金,去填補所需資金的缺口。

結論

13.  我最新給地政總署的信見附件B。[按:見相關 《草雲居》文章 ]

14.  考慮到以上各點,立法會有充分理據介入,要求擱置三跑項目,直至海空安全問題徹底解決,以及政府提出合理和令市民信服的撥款方案為止。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