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僅僅是開始! 巴黎氣候峰會深度剖析之(一)

2015/12/14 — 9:00

CGP Grey / flickr

CGP Grey / flickr

 

舉世觸目的聯合國巴黎氣候峰會終於結束。以下是「350香港」(11月29日香港氣候大遊行的主辦者)對往後形勢的分析和聲明。扼要言之,在對抗全球暖化危機的艱辛道路上,我們的抗爭才剛剛開始!

無疑,與會各國皆認同必須將全球升溫控制在「遠低於攝氏兩度之內」(以工業革命前期的十九世紀中葉起計;如以今天起計即第於不能再升高攝氏一度),並提出了「1.5度」作為一個致力爭取的目標(即較今天不能再升半度!),總算是一個令人鼓舞的成就。但與此同時,協議中沒有列出任何具有國際約束力的減排目標,也沒有提到「低於兩度」的目標如何能夠達到,以至不少人(其中包括不少深諳氣候變化的科學家)極其憂慮,這個《巴黎協定》是「口惠而實不至」,最終只會像十八年前《京都議定書》中的減排方案一樣,完全無法兌現而不足以力挽狂瀾。

廣告

事實上,正如不少學者指出,按照各大排放國在會議前經已提交的「自願承諾貢獻」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未來數十年的全球升溫將會達攝氏3度或以上,而不是大會所定的「低於兩度」,更遑論低於1.5度。

廣告

不錯,形勢是極其險峻的。但我們沒有條件悲觀,因為這兒牽涉的是人類文明的前途,亦即我們所有子孫後代的命運。「350香港」認為,認識問題的本質,是解決任何問題的第一步。但很可惜,從負責環保政策的政府官員到大眾傳媒,都絕少將問題的本質向人民清晰交待。現在便讓我們看看,面對我們的實在是一個怎樣的問題。

首先,攝氏兩度為什麼是一個不可逾越的危險線呢?原來按照科學家的研究,升溫一旦超越兩度(或更嚴格的1.5度),但很可能會觸發自然界中一些不可逆轉的惡性循環(例如凍土大規模融解釋出大量甲烷氣體,至令全球暖化加劇至令更多凍土融解…),最後令全球溫度飊升至一個完全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步。

直至現時為止,全球暖化的主要禍魁仍然是人類大量燃燒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氣)所釋放的二氧化碳。因為人類的活動,二氧化碳在大氣層中的含量,已從十九世紀中葉的百萬分之280,增加至今天的百萬分之400(增長達40%之多)。計算顯示,要把地球的進一步升溫控制在攝氏一度(不要說半度)之內,我們必須把二氧化碳的增長控制在百萬分之450之內。由於現時的增長速率約為每年百萬分之3左右,也就是說,我們至多只有十多年的時間以阻止災難的發生,而《巴黎協定》以 2020 年作為大力減排的起始點,對於迫在眉睫的這個危機實在是太遲了。

接著下來我們必須認識的一點是,如果我們要把二氧化碳水平控制在百萬分之 450 之下,那麼百分之八十全球已知的煤炭蘊藏量,以及百分之五十全球已知的石油蘊藏量,便必須原封不動地保存在地層下,而不得被開採和燃燒。

從另一個角度看,要把升溫控制在安全水平之內,全球超過四成的火力發電廠必須在 2030 年之前停止運作,而超過八成必須在2050年之前停止運作。

至今,大家開始看到我們面對的問題是多麼嚴峻了吧?

當然,人類的文明不可能沒有能源支撐。那麼讓我們再從另一個角度看。今天的太陽能、風能和地熱等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清潔能源,只佔全球能源供應的2%。也就是說,即使我們的能源消耗量能夠保持不變(透過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和大力節能),要在本世紀中葉全面取締化石燃料,我們便必須把這些清潔能源(可再生能源)的發電總量,在未來35年內提升 50 倍。

沒有可能嗎?這兒我們終於有一個好消息,那便是地球從太陽那兒接收的能量,實較全球的能源消耗量大八千倍。也就是說,地球在一個半小時內所接收的能量,已足夠人類全年之用。

接著下來是一個壞消息,全球的化石燃料產業(包括不少富可敵國的超級跨國企業王國)發展已有百多年,它們的資產值較不少第三世界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還要高,而大量投資者(包括大量的退休保障基金)都有巨大的利益牽涉其中。要取締化石燃料,便必然觸動這些巨大的利益。如何能夠不引起太大動盪地「杯酒釋兵權」,是對各國領袖的決心、魄力和智慧的巨大挑戰。

沒有了以上的認識,所謂「控制在兩度之內」,便只是自欺欺人的癡人說夢,跟繼續做駝鳥基本上沒多大分別。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