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人類食素都救唔到地球?

2018/6/6 — 18:12

最近壹週刊刊出了一篇《唔好賴牛放屁全球暖化 全人類食素都救唔到地球》惹起少許爭議,而我在 Facebook 專頁上批評文章的語調可能帶點人身攻擊,就此先向李偉才博士道個歉。

不過要強調的是,「我們不能夠盡快以沒有二氧化碳排放的清潔能源以取締化石燃料,不要說不吃牛肉,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轉為素食,在應對災劫而言都是無補於事的。」這一句依然不正確,故必須以正視聽。尤其,這一句是整篇文章的重中之重,說法有「不做 A , B 都不用做」之嫌,或會令人誤會「即是繼續食牛肉都可以吧?」,是關乎到大眾接受到正確訊息與否的問題。

另一方面,壹週刊編緝以這種題目扭曲整個「必須減用化石燃料達到碳減排」的意思,除了是為了 sound bite 我想不到有其他什麼有利於「壹仔」的好處。科學又或是環保經已是小眾關心、但逼在眉睫的題目,作為讀者眾多的傳媒可否做好少少呢?

廣告

不少友好博客或名人都正努力為氣候出一分力,在特朗普決定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後,我們更應身體力行,略盡綿力推動更多人減排溫室氣體,由慳水慳電、避免過度消費,到資源回收與減吃肉,因為真的是 everything counts!

很多不同研究已經說過(可參考延伸閱讀部份精選的報道),少吃肉不單減排甲烷,更會減排二氧化碳、少用水、土地資源,以及將原本種飼料的農地,種更多糧食,提供足夠蛋白質與卡路里。而隨著人口繼續澎漲,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FAO)  2012 年發表的報告曾經指,全球只剩 14 億公頃的土地可作糧食生產擴張之用,怎樣運用好土地資源,讓更多人有足夠糧食與營養將會成為挑戰。

廣告

減吃肉或是轉食素都是有數得計的減排策略。根據 2014 年 IPCC 第五號報告的數據,運輸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 14% ;而農業、林產和其他土地利用的排放則高達 24% ,當中大部份來自農業及伐林,注意的是這個數字並未包括自然生態天然將生物質、已死有機物與土壤中等封存的 20% 碳排放。如像 FAO 將畜牧業的排放從農業分拆計算,其排放量佔總人類溫室氣體排放的 14.5% ,比運輸排放更高,怎會無補於事呢?

上周,牛津一份研究亦有「不吃肉救地球」的論調。該報告指,人類不再食用肉類與奶製品,其糧食需求仍得以滿足,因為肉類與奶製品只為人類提供 18% 卡路里與 37% 蛋白質;這種飲食轉變更將減少全球超過 75% 農地,相當於中、美、歐盟與澳洲相加的土地面積,並減少排放六成農業溫室氣體。

換言之,畜牧業會對環境造成兩方面的問題:環境污染和資源枯竭,所以有「全方位」不環保的說法。

正如舊文所說,畜牧業佔超過一半的食物生產用地。假如全球人口均為素食者 (vegeterian, 吃奶製品),我們可以空出八成的牧場用地;如果能夠全素食 (vegan, 即不吃動物製品) ,更可減少 100% 用地。這個當然是過於理想化的計算,我亦明白食肉這個飲食習慣自古以來都深深紮根於人類的基因與文化之中(自問也不是素食者),要所有人食素是基本沒可能的事,但哪怕你減少吃一餐牛肉、羊肉,吃較低排放的豬或雞肉,已功德無量。

此外,水是另一種珍貴的地球資源。相信大家最近都知道這大半年香港的水塘水位,因為雨量偏少而跌近四成,這種情況隨著氣候變化越加嚴重,相信會更頻繁出現。而我們偏偏花了很多水在飼養牲畜上:全球有 8% 的總用水用來種植牲畜的飼料,29% 的總用水是養大牠們。單計製造一噸牛肉,就要用上 15,415 立方米的水,相反最吸水的豆類也只是每噸用 4,055 立方米的水。你可以說牛太大隻,用水自然多,應計製造一克蛋白質的用水。不過,製造一克牛肉蛋白質的用水依然是同等豆類蛋白質的 5.9 倍左右。

自 2016 年二氧化碳於大氣濃度突破 400ppm 以來,到今時今日其濃度已升至 410ppm ,是至少 80 萬年來首見的二氧化碳大氣濃度。但甲烷 (methane, CH4) 的濃度同樣自 2007 年開始上升,單在 2014 與 2015 年兩年全球甲烷大氣濃度就上升 20 ppb (Parts per billion, 十億分之一) 至 1830 ppb ,比前工業時代高出 254% 。而本世紀早年,每年 CH4 大氣濃度只上升 0.5 ppb 。特別留意是甲烷殘留在大氣的時間約為 12 年,而二氧化碳是 30-95 年左右,前者升幅非常嚇人,其對氣候的影響絕對不容忽視。

環保並非只嗌嗌口號就能達到,我很欣賞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先生 talk the talk walk the walk  ,大熱天時都可以不開冷氣勁慳電——人類製造電力所排放的溫室氣體確切佔整體排放的 25% ,有必要減少使用達到減排目標,同時必須轉用較潔淨的再生能源。

不過,再生能源亦有其問題,例如太陽能需要陽光充沛的地方,並配合儲電裝置才不會影響電網供應,然而儲電技術一直發展未夠成熟,風力亦有類似技術,另一種被稱為「綠色能源」的水力發電亦被質疑嚴重影響生態。記住我並非不同意「轉用再生能源」,而是所有事都要衡量其好與壞,才可定下一個最佳用電方案。前 NASA 戈達德太空研究所總監占士漢臣 (James Hansen) 等一眾最前線的氣候學者(漢臣亦是首批在 80 年代在議會作證,指氣候變化出現的學者)甚至指,不用核能這種零排放的能源,根本無法做到控制溫升 2℃ 以下,但在政治考量與其他反對聲音下多個歐洲國家已放棄核能,到底未來如何製造潔淨電力供一直澎漲的人口使用,是一個極艱巨挑戰。

總而言之,減排溫室氣體、教育大眾環保重要性是必需要做的,但在科學普及的路上我們必須更小心慎重考慮所用字眼,否則可能會出現反效果得不償失啊,這亦是我對自己的訓勉。

延伸閱讀:
以色列研究:減吃肉比消除廚餘、食物浪費好處更多》文/立場報道
健康飲食更環保:遵循政府膳食建議溫室氣體排放減 1/4》文/立場報道
迄今最大型研究:畜牧全方位不環保 減吃最破壞環境肉與奶製品可達 67% 全素環保目標》文/立場報道
為地球,何不食肉?》文/周達智 (tc)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