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份農業問卷

2015/6/16 — 13:15

圖:香港好薯

圖:香港好薯

【文:黃麗明(香港好薯 / 民主耕地會員) ;Rishi Kukreja (民主耕地會員) 】

作者按:本文作者負責執行以下其中一份問卷調查,在意見上未必完全地不偏不倚。因此我們鼓勵讀者細心閱讀當中的內容及論據,判斷是否合理。

引言

廣告

在全球糧食危機嚴重的今天,香港政府於2014年尾首次發表新農業政策諮詢文件。2015年3月由民間團體香港好薯及民主耕地公佈了一份名為關心本地食物自給調查問卷結果,部分問卷議題回應新農業政策諮詢文件,共獲得800位市民參予,問卷意見巳提交為新農業政策諮詢民意一部分。較這份早一個月由香港有機資源中心推出的香港市民對新農業政策意向調查報告,共訪問了967位市民,意見被提交作為政策建議。兩份問卷一些議題不約而同地類同,可兩份問題及調查結果卻有頗大差別。原因何在?問卷調查工作包括問卷設計、調查方法、數據分析及撰寫報告。而問卷設計是首要,問卷問題必須是清楚明瞭、排除引導性及沒有既定立場,能夠做到這點,之後獲得的民意結果才值得給予政策作參考之用。若問卷問題出現偏差,調查結果的可信性相對會大打折扣。因此同一議題若出現不同調查結果,首要分析一下問卷設計內容,及當中帶出的建議和結論。讓我們從「問卷設計」去打開兩份農業問卷,抽出重點議題包括:食品安全、蔬菜自給率、農地、新農業政策諮詢、農業園及現代化高科技農業,從對照這一系列議題內的問題、結果及建議,去理解兩份問卷的設計及分析是否恰當,筆者亦會提出相關意見。

議題一:食品安全

廣告

「香港好薯/民主耕地」共兩條問題:

1. 「選擇蔬菜時,甚麼對你來說是最重要?請選擇最重要前三項。」

味道/樣子/價格/食品安全/品種/原產地/標明食品 (如有機,非轉基因)/供應商/零售商 (熟悉的)/食物里程/其他

2.「你會避免購買某些特定區域或國家的蔬菜嗎?」會/不會,如果會請指明區域或國家。

調查結果:有38%市民以食品安全作為選擇蔬菜的首選,在蔬菜核心關注上,食品安全是第位,價格排第二位。這結果反映有44 %的市民會避免購買某一國家的蔬菜,第一位市民避免購買蔬菜的國家是中國。

建議:為符合市民對食品安全的訴求,政府必須從質和量制定本地生產蔬菜指標。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問題:

「就每天進食嘅新鮮蔬菜而言,你比較傾向購買以下哪種?」

內地進口/本地生產/外國進口/無所謂

調查結果:受訪市民傾向避免選購內地進口蔬菜。81.2%受訪者選擇本地生產,51.3%受訪者支持外國進口,最低為28.0%受訪者選擇內地進口。反映大部分受訪市民傾向取捨食品安全多於食品價錢,支持安全質素較高但價錢較貴的本地蔬菜和外國進口蔬菜。

建議:在期望提高食品安全的願景下,市民大多認同香港應該復耕農地,提高蔬菜產量。

議題二:蔬菜自給率

「香港好薯/民主耕地」共兩條問題:

1.「你認為香港需要制訂蔬菜自給率嗎? 」需要/不需要

  「如果需要請舉出你認為需要的百分比。」

2.「如果香港制定蔬菜自給率,會干擾自由市場原則。」同意/不同意

調查結果:有96%市民認為香港應當制定蔬菜自給率;有87%市民要求30%或以上的自給率;90%市民不同意制定蔬菜自給率會干擾自由市場原則。

建議:政府必須制定本地蔬菜生產目標至少達至30%,滿足市民在蔬菜自給率的訴求。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共兩條問題:

1.「本港用地規劃上,其實有4500多公頃嘅農地,當中只有700多公頃 (少於6分之一) 仍然用作農業生產。你認為政府有無需要鼓勵更多農地復耕,增加本港蔬菜自給率?」

非常不需要/不需要/普通/需要/非常需要

2.「我哋嘅鄰居新加坡已訂下 10%嘅蔬菜自給率,你認為香港嘅自給率應該訂係幾多%?」維持 2%/5%/10%/15%/20% 或以上

調查結果:有65.5%受訪者支持增加蔬菜自給率,有90.3%認為蔬菜自給率應高於目前 2%,有76.5%受訪者選擇5-15%自給率。

建議:期望自給率訂立在 5%-15%。可以以新加坡作為參考,當地政府制定了10%的蔬菜自給率目標,發展理想。

筆者意見:首先「香港有機資源中心」的兩個問題性質上是如此相似,卻在調查發現得出頗大分別的數據結果,是令人費解。第一個問題問是否應該增加可耕種的土地面積,以增加我們的蔬菜自給率;第二個問題問應該爭取多少蔬菜自給率 ,第二個問題足以回答第一和第二個問題。然而調查問卷混淆受訪者:65.5%受訪者支持增加蔬菜自給率 (第一個問題),和 90.3%受訪者選擇 5%或更高的蔬菜自給率(第二個問題),支持任何「維持 2%自給率」以外的選擇已經涵蓋支持增加蔬菜自給率。兩個問題同一指向需要增加蔬菜自給率,卻得出兩個完全不同的數據。

第二:以新加坡的自給率作為訂立本地自給率的提示,是極具引導性;把香港和新加坡概括地作比較還可以,但用新加坡的標準來量度香港自給率需要是沒有意義,一個地方的糧食自給率應當基於其農業及環境的視野,所需要養活的人口,生長季節的長度,對當地食物的需求,再加上重要的地緣政治考慮,在非尋常的情況下,可能會中斷外國食品的需求供應、戰爭、疾病、核災難、自然災害、氣候變化等。香港的自給率應該先根據其自給自足的視野,加上明確的分析和充分的理由,卻不應該以人家是如此自己又如何的心態,以左鄰右里在保持同等的生活質量上去攀比。

第三:這項調查進一步限制選擇的數值在 2 至 20%之間,基本上把自給率百分比定位偏低,這種設有數字範圍的多項選擇題,人們通常很少選擇最極端的答案,使結果得到 5 至 15%的定局,似乎是雙重引導性之下產生的結果。

議題三:農地

「香港好薯/民主耕地」問題:

「現存香港有6136公頃的可用土地資源作發展用途(包括:閒置已規劃官立官地,棕土地,軍事用地等),你認為值得用公款回購現存所有荒廢農地(4523公頃),不再改變這些農地的用途全面復耕嗎? 」

認為/不認為/沒意見

調查結果:有75%市民認為值得用公款購回及復耕現存所有農地不再改變這些農地用途,有11%市民不認為值得,有14%市民沒意見。

建議:政府要考慮提出更高政策,保護現有耕地為永久基本農田。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問題:

「由於農民沒有土地擁有權,而農地亦有可能被轉作其他用途,如果政府要利用公帑收購農地以確保農地農用,你認為值得嗎? 」

非常不值得/不值得/普通/值得/非常值得

調查結果:有2%受訪者認為非常不值得,有10.6%認為不值得,有30%選擇普通,有46.7%認為值得,有8.8%認為非常值得。大部分受訪者不反對政府利用公帑收回土地,確保農地農用。

建議:要確保農地被適當地利用,建議政府應制訂有效措施防止農地被改變用途。立法規定農地用途乃是一個重要的用以保存市區農地的方法。政府應積極制定相關條例以防止更多農地被改變用途。

筆者意見: 在 2015年4月29日,城市規劃委員會閉門通過新界東北兩份大綱草圖,儘管絕大部分公眾反對這發展計劃(逾四萬多份申述書及一萬多份意見書,逾九成多是反對發展。)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為新市鎮,當中佔有香港大部分農地,兩份民意調查都清楚明確表達出公眾反對農地被改變的意願,甚至支持政府制訂政策保護農地。

議題四:新農業政策諮詢

「香港好薯/民主耕地」問題:

「你知道政府在 2014年尾推出為期三個月的《新農業政策諮詢:本港農業的可持續發展》文件嗎? 」知道/不知道

調查結果:有37%市民回應知道,63%市民回應不知道。

建議:由於有六成以上的市民回應並不知道政府在2014年尾推出為期三個月的新農業政策諮詢,顯示諮詢基礎未見普及,政府在未來要繼續用不同方式及渠道去獲取更廣範市民在本土農業的意見。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問題:

「整體而言,你對新農業政策的看法是:」

非常不支持發展本地農業/不支持發展本地農業/普通/支持發展本地農業/非常支持發展本地農業

調查結果:絕大部分受訪者支持新農業政策。只有 4.8%表示「不支持」或「非常不支持」。有67%市民表示支持/非常支持發展本地農業。調查結果反映本港市民普遍贊成政府採取新政策積極支持本港的農業邁向現代化,從多方面造福社會。

筆者意見:「香港有機資源中心」這問題混淆不清。新農業政策是一份政府政策諮詢文件,問市民對於政策文件的看法時,提供的選項是指向另一議題的「支持/不支持發展本地農業」,基本上是問非所答,結論卻是「普遍贊成政府採取新政策積極支持農業邁向現代化」,把完全沒有在問題上出現過的「現代化」議題混在一起回應。「支持發展本地農業」是不等同「支持政府的新農業政策」,運用這種取巧問卷問題,明顯有倡導性合理化政府諮詢文件之嫌。

議題五:農業園

「香港好薯/民主耕地」共兩條問題:

1.「你贊成政府在諮詢文件中提出成立農業園的概念計劃嗎?」

贊成/反對/沒意見

2.「香港仍然有4523公頃農地, 現時政府打算規劃其中70-80公頃為農業園,你認為足夠嗎?」

認為/不認為/沒意見

調查結果:有27%市民贊成農業園,33.75%市民反對農業園,39.25%市民沒意見。另外,74%的市民認為70-80公頃為農業園不足夠,3%市民認為足夠,23%市民沒意見。

建議:政府必須再審視農業園在規劃面積上對整體農業的實際需要及訴求。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問題:

「就現正進行嘅新農業政策諮詢,政府建議撥出 70公頃(占全港農地六十分之一)地成立農業園。 你認為利用這些土地資源來發展農業值得嗎?」

非常不值得/不值得/普通/值得/非常值得

調查結果:顯示超過六成受訪者支持成立農業園,其中認為「值得」及「非常值得」分別佔 54.6%及 9.4%;反觀,只有約 6%受訪者不贊同此舉。這顯示市民普遍贊成利用部分土地資源發展農業,支持農業的持續發展。

建議:確立土地擁有權可讓農民安心投資,鼓勵本地農業發展。諮詢文件中提及利用公帑收地的措施不能作為長遠解決農地問題的手段,農業園只能作為確立農業發展方向的第一步。

筆者意見: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再次出現問卷問題、調查結果與所配備建議的不一致性。70公頃土地是建議農業園的規模,只是農業園計劃其中一項概念,它更不代表發展農業,農業是一個更廣泛的概念。普遍市民會用常理同意需要土地發展農業,但對於70公頃農地在廣泛的農業發展概念上有什麼意義,普遍市民未必知道。此外,雖然有54.6%及9.4%的受訪者表示值得及非常值得將土地用於農業,這絕對不等同有相當於「六成受訪者支持成立農業園」(所需要的不僅僅是規劃70公頃土地),也並不表示市民是支持70公頃,因為如果市民祈望更大的農地面積,問卷題目並沒有容納市民有作出表達的機會,因此問卷問題本身未能進入及帶出事情的核心,然後把獲得的調查數據勉強地結論為贊同農業園理念,摒除更深層次需要的探討。

議題六:現代高新科技

「香港好薯/民主耕地」問題:

「水耕種植是有機耕種。」同意/不同意

調查結果:30.2%的市民回應同意水耕種植為有機,69.8%的市民回應不同意。

建議:基於30.2%市民的回應認為水耕種植為有機,根據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對有機的定義的說明:「陸生作物應以土壤為基礎,水耕作物在水培系統中是嚴禁於有機行列。」因此政府必須建立一套全面符合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在有機農業方面的標準,並需要具體廣泛地讓公眾瞭解有機農業的意義和原則。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問題:

你認為香港有限嘅農地,應該用以下哪個方向發展? (請按重要性排序:1為最高,6為最低)

休閒農業、生態旅遊/加強發展有機耕種/增加本地蔬菜嘅銷售渠道/高科技生產,如水耕種植/都市農業/其他,請註明

調查結果:接近六成受訪者(56.9%)認為有機耕種是未來本港農業一個比較可取的發展方向,其次為發展休閒生態旅遊(41.2%),緊隨其後的是高科技生產(38.1%)和銷售渠道的發展及推廣 (36.9%)。

建議:本地農業應往高科技及高增值農業的方向發展。有機耕種是其中一個可行的方向。有機耕種不但對於生態環境有正面的影響,還可以為農作物提高價格,從而提升農地價值。水耕技術不需要大片農地來生產農作物,適合人口密度高的城市。

筆者意見:「香港有機資源中心」的建議一方說有機耕種對於生態環境有正面的影響,另一方說水耕或垂直種植不需大片農地,兩方的建議都不是受訪者在調查中回應的意見。至於調查結果反映出有過半數受訪者支持有機耕種,調查的首要建議卻是發展高科技農業,及以營利為著眼點的提高農作物價格,報告讓人感到困惑和廢解。

筆者後感:新農業政策諮詢文件的標題是「本港農業的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又稱「永續農業」,定義是「 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又不損害子孫後代需求的發展模式 。 」 可持續發展是利用大自然生生不息的道理來維持農業。可是新農業政策諮詢文件完全沒有提及永續農業,本身並沒有注意可持續發展意味著什麼,及實現這目標所應該要做的事情。自從綠色革命以來,通過控制大自然提高糧食生產率和盈利的方法已經不能奏效,大自然生態的重要與現代化高科技的位置互換了,世界各地的土壤巳經應驗了現代化農業讓農作物品種不斷流失縮減,使許多農民陷入貧困,同時破壞整個生態系統,威脅我們未來的糧食安全和經濟,加上氣候變化水源問題及蟲害的過度控制,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的TEEBAgFood,目前正以貨幣進行計算,調查及量化當前農業生產方法的所有隱性成本。雖然世界各國巳意識到必須以顧及生態環境的整全方式去思考農業,可是香港政府仍然停留在六十年代現代化農業的思維,沒有談及如何保護農業中最重要的農地及農業在保護環境中的角色;沒有提出如何創造農作物與垃圾間的循環系統;也沒有分析傳統農耕及農夫對社會經濟的作用;政策思維並未追上可持續農業的全球趨勢和做法;亦沒有把農業納入城市的景觀。我們建議政府去參考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當中一篇關於農業的典範轉移(看UNCTAD’s book)。新農業政策文件依靠「現代化農業」或「現代化高科技耕種」這種流行語,沒有再進一步解説它們有何種發展理據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條件。 政府不如扶助本地農業,從傳統運用化肥農藥耕種的方式,全面過渡去有機生產更有益處,例如永續農業及生態農業,到今天依舊生產提供最健康的糧食,以維持生物多樣性中的土壤作品質的保証。(看FiBL’s DOK-trials –具有最長時間田間比較試驗生物動力 (D) 有機 (O) 和常規(K)。)

另外,根據糧食與發展策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Food and Development Policy 一篇研究佈告,在小農和家庭農場受保護且繼續生產的地方,他們更注重土壤的健康及加強生物多樣性;經常會有較高的就業率,能保留更多的資金在當地經濟中,從而有較繁榮的當地企業、 學校、 團體。政策諮詢文件並沒有提到這種自給自足的社區經濟概念。新界東北代表香港一個長久的農業社會,有良好傳統的本地木廠、糧油製造及蔬菜作物生產,已具備保育的環境和就業市場;若配合積極鼓勵措施,便能夠成為可持續發展農業和宜居的社區典範。可是這些農田、社區和大自然都被只求經濟收益的房地產開發商和政府所摧毀,欠缺社會及環境成本的重要評估。有一點令人相當難以置信的是,政府完全分開處理住屋和食物這兩項人類基本的需求,兩個政府部門各自表述,讓吃和住兩件民生大事互不相干甚至互相對立,談農業政策不談保護農地,講新市鎮發展避而不談農業糧食的需要,欠缺整全規劃,讓破壞農業在先倡議農業在後,但兩者必須一起討論,在同一社會景觀共存才能達至真正可持續發展,雙方政策在未考慮到另一方的需要時,是不能夠作出決策,這種行政及管理的欠缺,正正揭露新農業政策諮詢文件背後實相及局限。「香港有機資源中心」這份《香港市民對新農業政策意向調查結果》陷入此局限的意向內容,調查只在倡導文件既定的立場,沒有探索以外其他更明智、具潛質的農業思維及途徑。

我們且留心及寄望政府在日後提出的政策回應,能否納入諮詢期內市民大衆集思廣益的意見。

English version: "Two Agricultural Questionnaires - A Comparison"

香港好薯 HK Potato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