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生能源 X 60s 經典建築

2015/3/10 — 19:00

Dipoli, 2015. Ink on Paper by Lau Puichung

Dipoli, 2015. Ink on Paper by Lau Puichung

當再生能源已不再是一個選擇而是必須要做的事,當 Naomi Klein 告訴我們要從社會政治方面作根本改變的時候,作為地球的一份子,我們又豈能冷眼旁觀這氣候變化的挑戰。但主流煤油工業的壟斷,如塹壕 (entrenchment) 般,形成一道不可改變的牢固防線,其他如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等再生能源工業,要打倒這個巨人歌利亞 (Goliath) 相當艱難。在這種政治環境下,我們需要的是客觀包容的研究,找出事實,以恰當策略幫助決策者作出正當決定。

在芬蘭,我最近完成了一個研究項目,探討「設計」在再生能源與文化遺產的價值衝突中可擔當的角色,與此同時探索設計在社會文化事項以及公共政策上的參與性。項目是關於在 Aalto University 校園內,名為 Dipoli 的傳統建築物頂層設置太陽能系統的恰當性。在文化遺產建築物上放太陽能系統一直都具爭議性,找到的文獻亦不少,但利用設計觀點來探討算是罕有。

Dipoli 建於 1966 年,由芬蘭建築師 Reima and Raili Pietila (1923-1993, 1926-) 設計, Reima Pietila 雖被形容為北歐現代主義之父 Alvar Aalto 的接班人,但其實驗性和大膽建築哲學,使他成為一位具爭議性的芬蘭建築師。 Dipoli 其中備受非議的一點是向北的一邊是幾何建築外形,而向南的一邊卻有著生物般的形態,強烈的對比於當年被批評為失衡失控的設計,但 Pietila 當年巧妙地以其號稱恐龍輪廓的實驗探索來回應。四十八年後的今天這幢建築物再度受考驗——現代科技 crossover 傳統建築物是衝突嗎?保持其原有形態還是能源效益較為重要?北歐半年漫長黑夜適合太陽能發電嗎?我們希望通過「設計」來證明再生能源與文化古蹟是可以並存的。

廣告

過程第一步是找出相關持份者與及 Dipoli 對他們的價值 (stakeholder mapping) ,由於立場不同價值衝突是避免不了的,而發現衝突尤甚關鍵,這正是我們要作平衡之處。之後另一關鍵階段是我們以具創造性的「不平常」觀點考究各持份者所持價值的真確性,從中我們竟然發現了持份者對 Dipoli 的數個嚴重誤解,這是由於他們都忽略探求真相而只是一直延續固有但謬誤的價值,這些所謂理所當然往往令公共政策出現許多錯誤決定。

我們分析資料後便發揮獨特的創意思維 (design thinking) 想出合適方案 (concept generation),並預測可能會出現的情境 (scenario building and analysis) ,然後把太陽能電池板分別放到天台不同位置,作模擬實驗 (prototyping) 和評估各方案。最後以實驗數據計算到底再生能源科技放到 Dipoli 上是否具實際能源效益。

廣告

我們從太陽幅射圖上知道在 Dipoli 天台上接受最多太陽幅射的 1,000-1,200 kWh/m2/year 地帶,另外太陽能電池板擺置角度於 35-45 度在赫爾辛基可提供最佳太陽能生產量,再者考慮保存天台原有地形設計而決定只覆蓋局部面積,得出數據後再配合在北歐冬天的高用電量而作進一步整合。最後提案可以為 Dipoli 提供 4.7% 的電量,最後這份報告及設計提案獲得 Dipoli 管理當局的認同,提案正用於游說相關持份者了解這策略的高度可行性。

以上的研究大概說明了設計在社會文化事項和公共政策上可擔演的角色,設計的威力在於以客觀的觀察研究作依據,繼而發揮創意思維,從不平常的觀點探索機遇,再作實際驗證。創新思考加上可實踐的提案在城市發展非常重要,尤其面對刻不容緩的能源挑戰,希望這項目能啟發決策者了解擁有創意思維不只是求美的突破,而是從新角度探索再而創造恰當的方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