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見香港螢火蟲︰豐樂圍的餘暉

2015/7/29 — 13:01

新界東北曾是漁米之鄉,魚塘、水鴨、烏頭、基圍蝦、絲苗,數知不盡的農產,孕育獨特圍村文化和珍貴的生態。廿年前,漁米之鄉賴以為本的魚塘還有二千公頃的,今天剩下一千公頃,「摘去鮮花,種出大廈」,一楝楝的大廈、一間間工廠換去魚塘,發展完結嗎?還未。位於天水圍和米埔旁的魚塘將會變天,豐樂圍位於元朗,香港最大的魚塘,佔地達六百公頃。地產商長實摘肥而噬,三十年已儲心積累在豐樂圍大興土木,80公頃變身19幢豪宅,2000個單位。

豐樂圍是螢火蟲的天堂,擁有世界獨有的米埔屈翅螢火蟲。可惜,發展一旦上馬,螢火蟲與燈火通明的豪宅比鄰,想能再看到螢光呢?2013年,長實已獲得城規會​批准,上年,環保團體環保觸覺,提出司法覆核,希望否決發展,保育珍貴的魚塘,結果尚有待審判。

廣告

魚塘之美

參與觀鳥會的「豐樂圍夜之旅」,踏上髻山,新界鄧氏祖墳所在,風水寶地,虎覽四周,走不到五分鐘,元朗的景色一覽無遺,天水圍、深圳和元朗工業區,繁華城市包圍着北方的豐樂圍和米埔。迎來涼風,山上,豐樂圍的魚塘盡入眼簾,大大小小的魚塘在陽光下,閃閃生光。夕陽西下,上百個魚塘,如境子般染上紅色的雲彩,今天是大家的美景,將來可能是豪宅獨有的後花園。

廣告

魚塘之好,不獨遠觀,也可近玩。沿着小路,離開盛屋村,穿梭魚塘中,尋找高高蘆葦內的夜間動物。草間偶有蝙蝠飛過,河邊找到點點黃光和橙光,螢火蟲求偶心切,繁衍家族,活潑可愛的姬蛙在蹦蹦亂跳、在月光下的鼻涕蟲緩緩走動、辛勤努力的大蜘蛛飛快織網。夜間,本來動物活躍時間,沒有人類打擾。可惜,自從天水圍新市鎮發展,大量光害入侵劃破漆黑的魚塘,走在泥路上,不打電筒也可看清前路。抬頭星星不見了,螢火蟲的螢火也不如昔日,如果豐樂圍再多二千個單位,會變成怎樣呢?難道政府想不到嗎?還是不再去想呢?

地球上一半物種在濕地出現,魚塘滋潤濕地,也養活動物。豐樂圍的魚塘,如緩衝區,像半個濕地,六至十萬過冬季候鳥的中途站,有魚塘就不會飛入城市。冬天漁民「光塘」,清理漁塘,放走塘裏的水,飛鳥在塘底覓食蝦毛魚毛,再繼續東亞澳大利亞遷徙路線。自2012年,觀鳥會在豐樂圍進行教育工作,保存魚塘,希望漁民在光塘時,不趕走雀鳥,使人鳥共生。

魚塘的貢獻

魚塘貢獻不獨為動物,也是我們安全自給食物來源。2011年香港的淡水魚自給率為4.5%,提供不少新鮮淡水魚,如︰烏頭、鯇魚等。走在豐樂圍,有淡水魚塘,也有咸淡水魚塘,絶對體會4.5%的份量。漁夫梁生示範給我們,如何活用基圍養魚和捕蝦,天生天養,不用成本,生產美味的河/海鮮。魚、蝦和蟹在紅樹林產卵,乘着水漲,打開基圍水閘,魚苗、蝦苗從紅樹林沖入魚塘,等候一年,待海產長大,就有收成。自古新界的村民,懂得大自然的智慧,養活魚塘和生計。除了食物,魚塘也在夏季大雨吸收洪水,防洪防災,保障新界北的居民安全。

豐樂圍發展能否上馬,還看法庭的決定,但破壞如此重要的魚塘,政府卻為地產開綠燈。為何搶地一定要生態、食物安全和動植物付上代價呢?二零一一年五月香港正式採納世界性的《生物多樣性公約》,有責任保持生物多樣性。可惜,連香港獨有的米埔屈翅螢火蟲,生存也備受威脅,談不上保育生態。搶地,建豪宅背後誰得益呢?魚塘美景變成某屋苑的後花園,那麼又價得嗎?

路線下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