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切爾諾貝爾核事故 30 周年】防毒面具

2016/4/26 — 12:45

(編按: 26.4 是切爾諾貝爾【Chernobyl ,台譯:車諾比】核事故 30 周年,台灣一隊民間團隊深入切爾諾貝爾的隔離區,了解並記錄三十年後當地的情況,讓世人窺探切爾諾貝爾周邊人煙罕至之地,究竟生態變成怎樣、居民生活又有什麼苦處。)

彷彿將時空凍結在一九八六年,車諾比核災當中最令人震撼的幾個影像都出自普里皮亞季,無數的攝影師、非政府組織、國際媒體幾乎將普里皮亞季的殘破畫面當成車諾比核災的代名詞。這個小城從一個模範市鎮化為一座荒蕪廢墟,甚至被稱為「鬼城」,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也是核能使用史上的最大悲劇。餵完魚的下午時間,我們幾乎就都在廢棄的普里皮亞季城中探險,第一次看到照片當中出現的荒廢鬼城,我們就跟所有來到此地的人一樣,狂按快門。

廣告

至今讓我們印象最深刻的,依舊是第三中學烹飪教室中,地板上密密麻麻看似扭曲臉譜的防毒面具。這是所有來到普里皮亞季鬼城的攝影師一定要拍的場景,也是我們搜尋各網站跟報章媒體最常見的「車諾比核災現場」。導遊深知這絕對是本次行程當中最能引起我們情緒的地點,所以他讓我們自由地在第三中學內活動近半小時,四處探險。

廣告

大量的防毒面具出現在充滿灰塵的廢棄教室中,第一時間帶來的是一種具有極大壓迫感的不安;一片防毒面具海中,夾帶幾個零星的破碎洋娃娃,甚至有個戴著防毒面具的洋娃娃就坐在這片防毒面具海正中央的椅子上。第一次現場看到這些畫面的我們,還來不及思考、也無法停止手中的快門,驚呼連連的從各個角度猛拍照。大概拍了數百張之後,大家總算情緒平靜了點,開始提出疑問:「為什麼防毒面具會在這裡?是因為可以防輻射塵嗎?為什麼中學裡有洋娃娃?為什麼讓洋娃娃戴上防毒面具?」

導遊一副我們不問,他也不打算說的態度回答:「這些防毒面具跟車諾比核災一點關聯都沒有。」好吧,那回到我們的第一個問題:防毒面具為什麼在這裡?

冷戰時期,以美國及英國為首的傳統西方列強,與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之間有著長期的政治對抗,美國與蘇聯政府都具有毀滅對方的能力;因此對普里皮亞季的居民而言,比起離他們三公里遠的車諾比核電廠,戰爭的殘酷威脅更是無所不在。所以,蘇聯政府規定各級學校都必須配有與學生數等量的防毒面具,每個學生也都必須接受一定程度軍事訓練,包含防毒面具的配戴、 AK47 的槍枝保養與拆組等,而這些防毒面具通常收納於學校的地下室或是頂樓的儲藏室。核災發生之後全城徹離,但惡意違反禁令、返回普里皮亞季偷竊與破壞的人潛入了學校,將這些防毒面具灑在位於一樓的教室內,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場景。

原來如此。所有的疑惑豁然開朗。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吸引力不夠的照片與故事很難有賣點;防毒面具配上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核災,正好符合好萊塢賣座電影公式的場景,販賣恐懼成了最有市場的銷售手段。來普里皮亞季城參觀的訪客們,若不去思考眼前這畫面的邏輯性,並理解它的時代背景,就直接將防毒面具跟車諾比核災聯結,認為「因為核災輻射塵,所以需要大量的防毒面具」、甚至用防毒面具跟洋娃娃擺出一個故事場景,豈不是成了這以訛傳訛經典畫面的推手?這麼想的當下,當天與我們一同進城的德國電視台團隊,就馬上請他們的導遊再送來一個破舊的洋娃娃,放進成堆的防毒面具區中拍攝。我感到一陣噁心。

離開了一樓我試著再去拍拍學校的場景,但發現我已無法平靜的看待這些殘破的教室。這些被擱在窗邊,打開到元素表那頁的理化課本,是不是也是某個人或團體的傑作?我不打算再繼續揣測他們的意圖,只是對於自己曾經身為被愚弄的讀者,而感到憤怒跟無力。

原文摘自《半衰期:車諾比核災 30 周年紀實

車諾比核災 30 周年紀實團隊博客

車諾比核災 30 周年紀實團隊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