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加拿大森林大火 — 大自然的警號

2016/5/8 — 15:16

就筆者撰文之時,於五月一日發生的麥克默里堡 (Fort MuMurrary) 森林大火仍是無法可救

就筆者撰文之時,於五月一日發生的麥克默里堡 (Fort MuMurrary) 森林大火仍是無法可救

大家認為仍在猛燒的加拿大森林大火有多嚴重呢?

即使你已認為十分嚴重,很對不起,我要告訴你,實際的情況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百倍。

危言聳聽嗎?請繼續看下去再作判斷吧。

廣告

大家是否還記得,去年底在巴黎隆重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以及較近期 4 月 22 日 170 個國家的代表雲集紐約正式簽署的「巴黎氣候協議」?

筆者去年與一班好友成立了「350 香港」這個環保組織,並於「聯合國巴黎氣候峰會」前夕的 11 月 29 日,舉辦了全港首次「氣候大遊行 (Global Climate March) 」。圖中前排左起是龐愛蘭、曾鈺成、法國駐港總領事 Mr. Eric Berti 、李卓人、葛佩帆和筆者。

筆者去年與一班好友成立了「350 香港」這個環保組織,並於「聯合國巴黎氣候峰會」前夕的 11 月 29 日,舉辦了全港首次「氣候大遊行 (Global Climate March) 」。圖中前排左起是龐愛蘭、曾鈺成、法國駐港總領事 Mr. Eric Berti 、李卓人、葛佩帆和筆者。

廣告

即使記得的朋友又可有留意,巴黎協議最重要的內容,是「各國必須盡快大力減低二氧化碳的排放,以令全球溫度的上升限制在攝氏 2 度之內」,以及「一個更理想的目標,是將升溫控制在 1.5 度之內」?

好了,即使你亦知道這個2度(或1.5度)的目標,我還是要追問:(1)你知道這個「警戒線」為何如此重要嗎?以及(2)我們離這道「危險警戒線」還有多遠呢?

讓我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原來科學家早於二十年前便已提出警告,如果地球的平均溫度較工業革命前期(約十九世紀中葉即 1850 年左右)升逾攝氏兩度,便很可能導致地球上的「凍土 (tundra) 」全面融解。

凍土融解有什麼可怕呢?原來這種廣泛存在於亞洲北部(西伯利亞)、北美洲北部(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部)和青藏高原,並且佔了全球陸地近 17% 的「霜結的土壤 (英文又稱 permafrost )」,包含著大量凍結了的甲烷 (methane) 氣體。一旦全球溫度升逾某個水平,凍土便會融化而釋放出大量甲烷。

釋放甲烷又有什麼可怕呢?原來甲烷是一種十分厲害的「溫室氣體」,一旦進入大氣層,帶來的增溫效果會較二氧化碳大二十多倍。令人憂慮的情況是,甲烷的釋放會令地球顯著升溫,而溫度上升則會導致更多凍土融解和甲烷的釋放,從而導致全球暖化加劇和更多凍土融解…  這種惡性循環所引發的「失控的溫室效應 (runaway greenhouse effect) 」,將會把人類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例如格陵蘭冰雪的全面融化會令海平面上升 7 米,數以百計的沿岸城市(當然包括香港)將永遠被海水淹沒。

現在大家明白「攝氏 2 度」這個警戒線的重要性了吧。

由於自然界的變化複雜紛紜,所以科學家的預測其實是「若升溫超逾 2 度則全球凍土全面融化的機會便高於 50%」。大家可能認為 50% 並不算太危險,但請你自問,如果你得悉正在登上的航機有 50% 的機會墜毀,你還會上機嗎?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巴黎協議才加入了「一個更理想的目標是將升溫控制在 1.5 度之內」。

好了,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即我們離這道危險線還有多遠。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自 1850 年至今,地球的溫度已經升了近 1 度,亦即要保持在「警戒線」之下,我們便必須將今天起計的升溫控制在 1 度之內(按更高的目標則是 0.75 度之內)。科學家的計算顯示,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便不能讓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水平高於 450 ppm (parts per million 的縮寫,即「百萬分之一」)。

科學家的研究顯示,這個水平在 1850 年左右是 280 ppm ,但由於人類不斷大量燃燒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 (fossil fuels) 」,至 1958 年人類進行直接量度時,這個水平已經上升至 315 ppm 。而到了數年前的 2013 年,更加衝破了 400 ppm 這個大關。也就是說,我們離開 450 ppm 這個危險警戒線只有區區 50 ppm 之遙。

如今這個水平正以每年約 3 ppm 左右的速率上升。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立刻大力減排,十多年內便會超越警戒線。假如我們採取 1.5 度這個較安全的目標(即從今天起不讓氣溫升逾 0.5 度),則剩餘的時間更是不足十年。

至此,我們終於可以回到加拿大的森林大火之上。大火燒毀大量林木和吞噬無數人的家園已經是個悲劇,但更大的悲劇,在於這些由異常乾旱和高溫天氣引發的大火,在將來只會愈趨頻密和猛烈。事實上,今年的大火絕非偶然,去年七月份的大火也同樣驚人,而且影響範圍更廣。(可參閱《維基百科》條目)。由於這些大火發生在凍土帶的邊緣,科學家十分憂慮,這會令凍土的全面融化較預期中來得更為迅速。

還有一點大家或已留意的,是這場大火已經十分接近艾伯塔省 (Alberta) 的油沙 (oil sand) 開採區域。這種開採是世界上最污染和最破壞環境的一種行為,多年來已被環保人士猛烈批評。大火一旦蔓延至開採區,後果將會不堪設想。還有一點大家可能不知,就是香港不少人透過股票投資,已多年來參與了這種「自殺式」的開採。為什麼會是這樣?筆者將於下一篇文章交待。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