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極圏體驗

2014/12/31 — 11:00

今年渡過了一個奇妙的聖誕節,特別是看到北極光的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是攝氏零下三十度的聖誕前夕,站在北極圈內 Levi 雪山山腰, 抬頭一看,在那無邊際的深藍夜空,是一幕幕變幻的舞曲,是我期待的北極光!一行行的綠色光譜並排移動,規律地像脈搏跳動,當我用耳朵來看又像聽著 Michael Nyman 的極簡樂曲,有進行的感覺,接著下一幕是莫扎特的挑皮旋律,快速而帶浪漫,輕快地彈跳彈跳著,我穿著厚皮靴的雙腳亦同時不自覺地在雪山地上跟著啍動。這刻我在想, 到底誰是這大自然的編舞家?

光鐠是以有條理的排列順序出現,這稱為「分立」極光 (discrete aurora) ;一時光譜又混成一團彌漫大半星空,幻變無形狀,稱為「擴散」極光 (diffuse aurora) 。夜空是深藍而不是黑色,是由於月亮光的映照和雪地的反映;同時漫天的星星仍可在雄偉的北極光中透看而不像被月亮雲霄般遮蓋。那天晚上看到的多是含原子氧的綠色光鐠,邊緣混了紅色,因為化學成份和原子揰撃速度不同為北極光增添色彩, 到底誰在暗裏策劃這從自然科學構成的藝術?從太陽的帶電高能量氫子揰擊活動形成強力的等離子體 (plasma) 造成發光現象,經過十八小時的旅程從太陽抵達地球再由地球的磁場引領其進入大氣層,最後分別到達地球南北兩極,成為北極光 (aurora borealis) 和南極光 (aurora australis) 。我又在想,是人類的仁愛感動猛烈的太陽風轉為溫柔浪漫的星夜旋律嗎?

廣告

然後我再往山上爬上一些,這時我機乎是在無人的雪山中,仰頭望看這呈現在逽大深藍夜空如脈搏跳動的綠光,心裏䦕始有生畏的感覺,到底當初原居民 Laplanders 看到北極光是怎麼樣的感覺呢? 在巨大而未知的大自然下人類是何許的渺小,那到底是什麼驅使北極圏居民與其共生呢?

廣告

Levi 位於北極圈以內在冬天是沒有日出的,每天大概 2.5 小時的日照是由於天邊滲出的橙紅日光。從溫暖的香港長大搬往日光充沛的星加坡工作再留學芬蘭赫爾辛基的我,短暫的日光對我來説實在是極度考驗,更何況是沒有日出的北極圈。今天中午四隻強壯又可愛的愛斯基摩犬 (husky dog) 載我在遼闊的野外跑了十餘公里,開始時我充滿喜悅,時刻被在前面帶領奔馳的愛斯基摩犬逗得我哈哈大笑,忽然,我靜了... 我突然發覺我的腳趾好像沒了感覺,天氣實在太冷了,十隻腳趾被凍僵了,我急得連忙猛力搖動在厚皮靴內的腳趾,除了雪藏腳趾,還有刺骨的北風不停在親我面頰,北極的天氣實在待我太殘忍了!

在 Levi ,除原居民外,我還遇到許多在 Levi 工作的外地人,我問到底是什麼帶他們到這恍似無情的大自然?他們的答案有因為熱愛大自然、愛動物,更多是因為愛上了芬蘭男或女朋友而決定留下,答案在告訴我愛是無條件的,甚至偶爾令人忘卻困難的所在,愛令人刻服萬難,令人堅強、期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