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是又少了一隻蘇眉而已

2016/5/26 — 17:2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這幾日,台灣綠島民宿業者捕殺保育類魚類龍王鯛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從業者謊稱照片是七年前所拍攝,到網友扮演柯南、以照片截圖中顯示的4G和 NIKE去年所推出的新款拖鞋戳破業者謊言,然後是業者認罪、起出魚屍,以及斥責的聲浪排山倒海;甚至還補充了業者個人的維基百科介紹。

前天一看見新聞,我就撥了通電話給浩哥。浩哥在澎湖經營民宿,也是一位資深的浮潛愛好者。我問他有沒有近距離看過龍王鯛,他說好多年沒有見過了、蘇眉曾經是下了海隨便都能見得到的魚類。

廣告

然而那個所謂的曾經,距今佐不過十多年甚至更短的時間。

廣告

聽我逕自淘淘不絕說著這樣的事情有多讓人氣憤,他只是回我:「能怎麼辦?只是又少了一條而已。」語氣中夾帶多少無奈。

許多年前,他就開始帶著遊客在水下觀光,愛惜海洋的他每一次都會千叮嚀萬囑咐哪一些生物不可以驚擾、哪一些生物不要獵殺也不要購買牠們製作的料理、潮間帶什麼時候不要去。

但是儘管這麼多年過去,他每一次下海所看見的海洋生態永遠永遠在消逝、愈漸稀少絕跡。

相關部門宣導政策的諸多盲點、罰則不清、小島人與人之間人情的包袱等種種因素,讓這些即使心有餘卻力有不足的海洋愛好者們無計可施。

最近媒體大篇幅的用「原本綠島只剩下七尾,現在只剩下六尾」這種聳動的數字概念來下標。當然這樣的下標也許是立基於希望更多人正視問題的嚴重性。

可有趣的是,最近常在想,那麼為什麼總要等到剩下幾尾的時候才來努力、甚至徒勞無功的保護或譴責,而不是在一切開始變化的時候就意識到問題可能有多嚴重?

如果你覺得蘇眉魚這個事件很嚴重、這樣的傷害很無法挽回。那麼有些消息你或許也應該要知道。

過去至今常被食用的馬糞海膽,其實也已經出現危機;記得小時候到澎湖玩,岸邊隨便都有婦人裝著整籃整籃的馬糞海膽兜售,只要台幣三十元,立刻就能嚐到一整個新鮮對半剖開的馬糞海膽。

由於歷年來大量而無節制地捕捉,今年澎湖的馬糞海膽幾乎不見蹤影。雖然澎湖縣政府去年將每年九月中旬至次年五月中旬訂為馬糞海膽的禁捕期,但相關規定的鬆散、罰則過輕以及各種宣導和實施的盲點,導致美意無實際效用。

今年馬糞海膽開放採抓的首日,澎湖潮間帶的馬糞海膽幾乎被一掃而空,更有許多業者,早在開放的前幾日就已經預先將移動範圍小的馬糞海膽先行集中一區,開放首日一次帶走。

照這樣的情況演變下去,大約很快地馬糞海膽也會成為再稀少不過、難得見到一隻的生物。

而龍王鯛、馬糞海膽的悲歌也從來不是這塊土地上的特例,我家鄉花蓮前幾年以曼波魚為主打吸引觀光,大肆宣傳牠的肉質美味又充滿膠質、養顏美容,而牠的腸子(龍腸)更是許多老饕們口中的珍寶;一瞬間曼波魚符號成為花蓮到處可見的標誌,連路燈都有牠的造型。

才幾年光景,去年曼波魚已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瀕危紅色名錄之一,就和龍王鯛是一樣的狀況,但我們天真的漁業署署長在去年聽聞這個消息,卻表示該組織並不是國際漁業組織、也並不具法律約束力,還表示曼波魚的情況並不如想像中嚴重,而且花蓮、宜蘭都還有大量出現的蹤跡。

你說,這樣的保育意識怎能不叫人心寒?

或許不久的將來,我們、或者我們兄弟姊妹的下一代,要看見馬糞海膽或曼波魚就只能在博物館裡的標本模型區了。

如果你覺得這聽起來太誇張太聳動,想想台灣雲豹、姬藍星天牛,在幾十年前的時候或許牠們的滅絕也是一種危言聳聽和誇張。

另外,如果你覺得短時間內不用太擔心,我可以告訴你,人類要滅絕一個物種的能力和速度絕對超乎我們想像。

拿十八世紀滅絕的斯特拉海牛來說,當時的科技技術和獵殺工具總要比現在古老太多了吧?但你知道斯特拉海牛這個物種,從在地球上被人類發現開始到完全絕跡,花了多少時間嗎?

答案是「26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