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再生能源的突破

2016/12/5 — 16:32

杜拜水電管理局的太陽能發電站擴建工程,創造出比化石燃料生產更低的電力造價,令全球能源專家為之驚訝。

杜拜水電管理局的太陽能發電站擴建工程,創造出比化石燃料生產更低的電力造價,令全球能源專家為之驚訝。

【文:梁邦妮;圖:香港電台】

去年12月,195個國家代表於巴黎氣候峰會上通過「巴黎協定」,被認為是對抗氣候變化的重要里程碑。各國承諾將地球溫度按工業革命前的基準限制在攝氐2度升幅之內,並以1.5度為目標。

2015年底在巴黎的氣候峰會上,各國代表通過「巴黎協定」,是自「京都議定書」後,近20年來通過的氣候協議。

2015年底在巴黎的氣候峰會上,各國代表通過「巴黎協定」,是自「京都議定書」後,近20年來通過的氣候協議。

廣告

能源發展模式轉移

廣告

「巴黎協定」雖然沒有訂立清晰的減排目標,卻是自1997年「京都議定書」之後唯一達成的氣候協議。而兩大温室氣體排放國——中國與美國,已於今年9月的G20峰會舉行時,一同向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遞交加入「巴黎協定」的文件。事實上,巴黎協定得以通過的決定性因素,可能與各國領袖對抗地球暖化災難的決心無關,亦並非因為環保及永續發展政策,是基於可再生能源的經濟效益比想像中大。

在巴黎氣候峰會舉行前,杜拜公布的一項太陽能發電站擴建工程令全球能源專家為之驚訝。這是史上首次出現潔淨能源的電力造價比化石燃料低,每度電只需要5.84美仙(約0.46港元)。消息公布之前,各大石油公司如蜆殼、英國石油等,均預期未來太陽能發電的最低電價只能做到每度電15美仙(約1.17港元),此估算雖然跟香港目前的電價相若,卻仍比杜拜水電管理管局的太陽能電價高出約三分之二。這個震撼的造價相信令全世界的能源發展方向有所逆轉,全面使用可再生能源不再是環保團體的倡議主張。

可再生能源製造業經濟學

杜拜如何做到「震撼價」? 杜拜水電管理局行政總裁阿爾塔耶爾(Saeed Mohammed Al Tayer)認為,該國的太陽能發電站擴建工程遇上一個低利率的最佳時機。然而能源財金專家卻看到另一個最佳時機,此時機原本就在計算之中,只是時辰未到一直未出現。從事可持續能源投資業務逾40年的花旗集團董事總經理艾克哈特(Mike Eckhart) 表示,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取決於「製造業經濟學」,當生產量愈大,價格就愈低,亦即規模經濟。

杜拜水電管理局擴建太陽能發電站所得的能源效益,令不少國家重新審視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杜拜水電管理局擴建太陽能發電站所得的能源效益,令不少國家重新審視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化石燃料則相反,因天然資源蘊藏量有限, 又有一定開採成本,用得愈多,成本愈貴。可再生能源與化石燃料的價格曲線在五年前已經相互交錯,太陽能發電的成本在過去五年下跌了八成,而風力發電的成本亦大降五成。在短短幾年間,來自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的可再生能源成本已變得具市場競爭力,即使無政府補貼,亦可與化石燃料一較高下,而可再生能源的優勢仍會持續。

事實上,除了杜拜,澳洲、智利、意大利、約旦及美國加州等,均因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價格持續下降,而逐漸改用太陽能或風力發電,預計在未來幾年加入此行列的,還有德國、墨西哥、摩洛哥及更多美國州份。中國的可再生能源發展,亦逐漸跑向世界前列。這也是為甚麼中國政府在巴黎氣候峰會上大膽承諾2020年將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大減六成的主要原因之一。

世界工廠生產模式

艾克哈特又指,為了經濟發展,中國一向使用廉價的燃煤發電,空氣污染程度達到災難級別。要處理這個災難,中國政府並沒有如其他國家般利用補貼鼓勵市民改用潔淨能源,反而利用高速經濟發展的方法來解決問題。習近平承諾到2030年中國的非化石燃料使用率將由目前約12%提高至20%,但很可能不用等到2030年,中國已可實現這個目標。中國政府在2014年訂立目標,到2020年將太陽能生產電力提高到1000億瓦,風力發電達致2000億瓦,但2015年已將太陽能發電及水力發電的目標分別提高500億瓦。中國正是利用大幅下降的生產成本,大量生產太陽能模板,並訂立非常進取的目標。

中國使用大量燃煤發電,令空氣污染嚴重,急需發展潔淨能源。

中國使用大量燃煤發電,令空氣污染嚴重,急需發展潔淨能源。

社區再生能源系統

縱使沒有中國巨大的規模經濟,可再生能源的生產成本下降亦令細小的社區建造小型綠色發電系統。在荷蘭烏特勒支一個小社區,居民不但於屋頂安裝更高效能的太陽能板,提高發電量,更利用電動車電池貯存用剩的電力,在沒有陽光的日子也有電力供應。他們又利用電腦程式共享這些剩餘電力,如此一來,只要有200輛車協作貯電及供電,整個社區均可享用便宜的太陽能電力。而在烏特勒支附近的一個展覽中心,則計劃興建一個有6000個車位及3000個充電位的停車場。只要兩個地點互相配合,太陽能電力的供應量可更為穩定。

與此同時,西班牙加那利群島的偏遠小島耶羅島(El Hierro),也利用風力及水力發電為島民解決供電問題。這可能是全世界首個完全以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小島,安裝了風力、水力發電設施及利用山上的湖及山腳的水庫建造貯存113千兆瓦電力的電池,在無風無浪的日子,只要將湖水排入水庫便可發電。這些潔淨能源不但環保無污染,亦比以往利用船隻運載煤碳到島上發電的成本便宜得多。

西班牙的偏遠小島耶羅島人口只有約11000人,資源有限,但利用風力及水力發電實現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可能。

西班牙的偏遠小島耶羅島人口只有約11000人,資源有限,但利用風力及水力發電實現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可能。

耶羅島的山頂建造了蓄水湖,在無風無浪的日子,只要將湖水排入山下水庫便可發電。

耶羅島的山頂建造了蓄水湖,在無風無浪的日子,只要將湖水排入山下水庫便可發電。

烏特勒支及耶羅島的小型再生能源系統,正好為貧窮國家的能源發展帶來啟示。氣候峰會一直被批評對受氣候變化打擊最嚴重的貧窮國家幫助不足,2009年哥本哈根峰會雖承諾設立每年籌集1000億美元的綠色氣候基金以協助貧窮國家,卻一直未有兌現。長久以來,能否掌握化石燃料資源,對一個地方的發展有著決定性的影響。但隨著小型可再生能源系統變得可行,甚至比使用化石燃料發電更為經濟實惠,貧窮社區有望突破能源規限,不需再指望那些難以落實的綠色氣候基金。

荷蘭烏特勒支一個小社區的居民羅賓伯格想出利用電動車電池配合太陽能板發電,建立自給自足的社區電力系統。

荷蘭烏特勒支一個小社區的居民羅賓伯格想出利用電動車電池配合太陽能板發電,建立自給自足的社區電力系統。

--

香港電台台外購節目《金錢國度3》逢星期三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