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可豆 3,600 年前僅單次於中美洲被馴化

2018/10/25 — 16:38

圖片來源: Etty Fidele, Unsplash

圖片來源: Etty Fidele, Unsplash

可可豆曾是瑪雅文明最鼎盛時的流通貨幣,價值可能比黃金更高。但到底人類從何時開始人工培植 (domesticate, 又稱馴化) 這種幾乎人人愛吃的農作物?最新刊於 Communications Biology 的研究則指,可可只經歷一次人工培植過程,便成功成為人類史上其中一種重要農作物。

該研究由華盛頓州立大學人口基因學家 Omar Cornejo 聯同來自另外 10 個機構的 17 位學者共同合作,團隊發現當年的美州人在人工培植可可時選擇了味道、抗病程度與可可鹼多寡這些條件,但代價是可可產量會較少。

早在 2010 年,團隊已完成可可基因組排序,在是次研究中團隊則分析了 200 棵可可樹的基因變異,從而了解可可的演化歷史。

廣告

團隊又集中了解人類最先培植的可可品種 Criollo 。 Criollo 是現今三大可可中產量最少、最難種植,但最具香氣,因此是最昂貴的可可豆。

團隊發現,這種可可源於現今可倫比亞南部與厄瓜多爾北部接釀的亞馬遜盆地一種稱為 Curaray 的植物,並可能由商人帶到當地;最初期可能只有不足 740 棵樹生產可可豆。

廣告

同時,研究亦支持人工培值也有代價的假設——種植者選擇了某些屬意的特徵,但使農作物累積了有害基因,減低了想像中的益處。在可可中,這種代價就是產量較低。

來源:
Phys.org, Cacao analysis dates the dawn of domesticated chocolate trees to 3,600 years ago, 24 October 2018

報告:
Cornejo, O.E., Yee, M.C., Dominguez, V. & et al. (2018). Population genomic analyses of the chocolate tree, Theobroma cacao L., provide insights into its domestication process. Communications Biology volume 1, Article number: 167 (2018). DOI: 10.1038/s42003-018-0168-6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