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巨輪下凋零著的花

2015/3/16 — 11:03

空氣污染、弱勢社群和藝術,可以怎樣連結起來?

「草民重奪空氣」邀請了三位藝術家,在啟德跑道公園的草地上,以藝術創作來表達對空氣污染的感受。香港人面對的未來,是要過上天天戴口罩的日子,還是在家中要夜以繼日「包雲吞」?巨輪走過貨櫃碼頭的夜晚,伴隨著升起的裊裊黑煙,走進葵涌公屋群正在熟睡人們的夢中,是即將在巨輪下凋零,還是仍然盛放著的花?

「草民重奪空氣」2015-03-29 啟德跑道公園

廣告

活動 Facebook 專頁

作品簡介

Forrest Lau — 油污「樣」板 | Portrait Pollution

廣告

創作理念

基於空氣污染之日趨嚴重,我們不妨幻想一下 50 年後我們每天大概是如何和大氣打交道?可能是驚世預言,未來閣下之樣貌可能被你所披戴之口罩甚至是毒氣面具所主導。

創作處理

擲骰子,一級至六級的空氣污染嚴重程度,端看閣下(未來)之運氣(或香港空氣未來的運氣)。我會為大家畫下肖像畫,然後根據閣下的運氣指數(一級至六級),為大家配上一個以不同污染程度劃分的面罩(由口罩到毒氣面具不等),以小型絲印機器「油」上,是為「油污『樣』板」之玩法。玩味無妨,祝願將來不要成真就好。小型咭紙最後送上玩者手中以作紀念。

 

Sandy Lai — 包雲吞 | A Pile of Snot Rag

嚴重的鼻敏感令我無時無刻都在「包雲吞」,而且我通常會把包完的雲吞(用過的紙巾)扔在一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大堆「雲吞山」。尤其在夜深熟睡時,我打噴嚏的次數特別多。第二天醒來就有一大堆「雲吞」在枕頭旁邊,每每因懶惰所以隔幾天才清理一次。每次看到大量的「雲吞」都會覺得好浪費,一來是浪費了很多紙巾,二來是好像製造了很多東西出來,但又無用武之地。這次談到空氣污染,我隨即想到自己的鼻敏感,忽發奇想,不如玩玩「包雲吞」,把平常覺得無用,污穢之物轉化成有趣的藝術品。同時反思一下,究竟是什麼令到我們的鼻子浪費了這麼多樹木。

鄺萬春 — 夜空下的盆栽 | Pots under Sky

小時候看電視,政府的宣傳保持空氣清新廣告中,印象最深的是停車熄匙的卡通廣告,廢氣令路人咳嗽,令花兒也扁嘴凋謝。是次創作靈感來自這一幕。

在海上探訪貨櫃碼頭時,貨船在我面前移過,深藍色的巨船底殼巨型得佔領整個視野,像藍色夜空,同時黑煙不斷。

我把環保廣告中的花兒延伸,到現在的貨櫃碼頭中。想這是美麗夜空下在睡覺的花,或是巨船下凋零的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