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垃圾

2016/7/19 — 14:05

新款的垃圾桶容量不變,但「入口」由37厘米 x 19厘米,縮至23厘米 x 15厘米,縮小接近一半,有市民表示不方便。

新款的垃圾桶容量不變,但「入口」由37厘米 x 19厘米,縮至23厘米 x 15厘米,縮小接近一半,有市民表示不方便。

政府推出「細口」垃圾筒,以杜絕市民將大件垃圾棄置街上,典型官僚的鴕鳥政策,淪為笑話。

說好了的源頭減廢?毫無寸進,垃圾照樣堆填,焚化。更甚者新界城鄉交合地帶的棕土,在官僚放任不理下,成為進口電子垃圾的垃圾倉庫,廢物回收場,嚴重破壞生態。

遠在北京的農民工,同樣在城鄉交合區,默默地回收家居垃圾,仔細分類,進行垃圾循環再造,可以說是環保先鋒。

廣告

元朗八鄉的廢物回收場及倉庫。(圖片:本土研究社提供)

元朗八鄉的廢物回收場及倉庫。(圖片:本土研究社提供)

廣告

全球正面對垃圾圍城的局面,隨着新興工業國的高速發展,伴隨而來是城市化及消費主義擴張,農地荒廢變成了城市的排污地帶,大量垃圾在城鄉交界的地方堆積,成為垃圾山貧民窟,而堆積的廢物也污染農地,這場垃圾大戰,同時困擾香港的嚴重問題。目前在新界城鄉交合地帶,即官方稱為棕土的地方,近四成是用作廢品回收場。美國有毒廢棄電子產品,離境的八成是運來香港,分佈於元朗及粉嶺偏遠鄉郊的廢品回收場。

香港,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成為全球有毒電子垃圾處理中心。這些城鄉交合地帶,在香港成為電子垃圾回收場,但在內地北京,城鄉交合帶卻成為家居垃圾分類、循環再生的基地,為城市排出的污物善後。今期專題我們訪問了本土研究社成員石懷謙,介紹他們團隊研究成果:《水耕透視》及《棕跡》,另訪問了中文大學文化與宗教研究系助理教授胡嘉明,她與內地學者張劼穎合作研究北京城鄉交合處的廢品回收人,最近發表名為《廢品生活:垃圾場的經濟、社群與空間》。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