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堅毅的女性 — 雲南採訪後記(三)

2015/2/10 — 11:16

已經是第四次隨樂施會的同事冰心出差了,與她走訪過老撾、尼泊爾、贊比亞,這次來到中國邊境城市雲南瑞麗,採訪農村愛滋病工作。

採訪期間,遇上了三位堅毅的女性。

很多緬甸的婦女因為家貧,在經濟上無能力獨立,才選擇嫁到中國。她們對丈夫認識不深,並不知道他們有吸食毒品的習慣,更不知道對方已感染愛滋病毒。二十九歲的瑞積是例外,在認識丈夫余強的時候,已經知道對方感染病毒,但她仍然願意嫁給他。因為瑞積這份愛,余強努力戒毒,與瑞積組織家庭。他們的故事使人很鼓舞,即使感染病毒,余強仍然為家庭、為生活而努力,更希望未來可以種植經濟價值較高的檸檬,賺取更多的收入,改善家人生活。

廣告

第二位女性,是三十歲的幫果弄。一走進她的家,感覺像一個動物園,有貓、狗、豬、兔、鸚鵡,相信她是一個熱愛動物、熱愛生命的人。她的丈夫被送到昆明的戒毒所,直至2016年才能回家,家中生計就只有她一人獨力承擔。對於丈夫吸毒,她感到憤怒,但也無能力去阻止他。在中國很多偏遠山區,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仍然根深蒂固,女性在家庭中是沒有太多地位或發聲空間,只能默默地承受丈夫的不負責任的行為。

樂施會為這些弱勢女性提供支援,在當地設立關懷小組,對受愛滋病影響的家庭提供生計協助及心理支援。

廣告

第三位女性,是樂施會同事冰心。加入樂施會七年的她,走訪過半個地球,探訪發展中國家中無數的家庭。

聽她分享,她曾經到過中國陝西省工作,在只有零下十七度的嚴寒天氣下夜宿窰洞,凍得不能入眠!她也曾到訪柬埔寨的時候,坐電單車進村,因路面崎嶇,而從電單車上摔下來,掉入泥濘之中,摔傷了手。她從泥濘中站起來,坐回電單車,繼續進村,之後跳入河中簡單清洗自己,再埋首工作。

這次來到雲南瑞麗,探訪八十歲的石木途婆婆。她一家的艱難情況,令在場的工作人員都流下了眼淚,冰心亦是其中之一,也是四次隨她出差以來,第一次看見她因為別人的不幸而流下眼淚。

石木途婆婆是雲南的少數民族,她一看見我們來到探望時,立即躲起來哭了。 石婆婆有兩個兒子,大媳婦在生下小女兒後不久,心臟病離世了,大兒子受不了打擊,精神失常下犯了法,至今四處逃亡。小兒子因吸毒感染愛滋病,去年離開人世了。石婆婆如今獨力養育兩名年幼的孫兒。

冰心為這個不幸家庭難過,也很疼惜石婆婆三婆孫。她鼓勵12歲的孫兒好好用功讀書,切記不要接觸毒品。

在雲南與緬甸的邊境,毒品很容易從緬甸流入中國。農村的年青一代,因為朋輩都有吸食毒品的習慣,會很容易受到影響而染上毒癮,共用針筒吸毒,大大增加了感染愛滋病毒的機會。

與冰心四次出差,都看見她非常專業,用心了解每個受助人的生活、困難以及樂施會的工作對他們的幫助。然而這次,眼見毒品及愛滋病摧毀無數家庭,令到無數兒童無辜成為孤兒,無數婦女無法掙脫貧窮的枷鎖,她感到難過、無能為力及沮喪…

不少香港人覺得香港女性與別不同,甚至覺得不算是弱勢群體,但請不要忘記,世界上還有很多地方的女性,仍然受制於性別不平等及貧窮,是社會上弱勢的一群。

作者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