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馬生態資源考察手記(二) — 觀鳥天堂

2016/4/1 — 11:44

 黃冠啄木鳥 (Lesser Yellownape Woodpecker)

黃冠啄木鳥 (Lesser Yellownape Woodpecker)

要認識生物多樣性,我選了由觀鳥開始。

當我開始觀鳥時,有很多朋友不太明白為何我喜歡睇雀仔。透過雀鳥,我深切認識生物多樣性的重要。

曾經有一段時間在香港沉迷觀鳥活動,近年因為轉換工作模式,已經放低望遠鏡及長鏡頭數年了。今次大馬的生態資源考察,讓我重拾觀鳥及拍攝雀鳥的樂趣。

廣告

馬來西亞位處熱帶地區,繁盛的熱帶雨林孕育雀鳥多樣性,是觀鳥的天堂。全馬來西亞共錄得 795 品種的雀鳥,共有 55 個國際鳥盟界定的重點鳥區 (Important Bird Area) 。

這次考察來到彭亨的 Fraser Hill ,為馬來西亞重點鳥區 MY09 ,也是香港觀鳥朋友十分熟識的觀鳥勝地。

廣告

Fraser Hill 由英國人於 1890 年開發,當地鳥導說因為馬來西亞天氣太熱,英國人需要尋找高地較為涼快的地方。

Fraser Hill 由低閘位於海拔 700 米至最高的 1,524 米,屬於高地熱帶雨林,某些馬來西亞特有種及高山雀鳥品種可以在此找到。

在香港觀鳥時,我特別喜歡林鳥,因為林鳥色彩繽紛,其他開闊地區生活雀鳥的顏色較為平淡,要找到及拍攝得到林鳥,很具挑戰性。

到達 Fraser Hill 的第一天,正值中午,我們沿低閘駛車上山。在途中的路旁停下,搜尋盔犀鳥,鳥導說盔犀鳥屬極度瀕危品種,他只知餘下五對,幸運地我們可以見到牠一面。

中午時份太熱,鳥類在清晨及傍晚較為活躍。稍事休息過後,我們傍晚時份來到 Hemmant Trail 觀鳥。首先在路旁遇見兩隻色彩繽紛的雀鳥,分別是帶著亮麗藍色的大仙鶲和棕眉姬鶲。

大仙鶲 (Large Niltava)

大仙鶲 (Large Niltava)

棕眉姬鶲 (Rufous-browed Flycatcher)

棕眉姬鶲 (Rufous-browed Flycatcher)

接著來到一家住宅門外,遇上一隻令人十分興奮的黃冠啄木鳥 (Lesser Yellownape Woodpecker) ,對啄木鳥我情有獨鐘,牠十分合作,越行越近,一點也不怕人,雖然光線昏暗,也讓我拍到一張滿意的相片。黃冠啄木鳥是我的新記錄,我選牠為此行的 Bird of the trip !

第二天早上來到另一住宅旁的花園,已有不少其他國籍的鳥友在此守候,這裏的雀鳥與松鼠皆不怕羞,我們遇上一隻鮮綠色的火簇擬鴷、十分近的小斑姬鶲。

火簇擬鴷 (Fire-Tufted Barbet)

火簇擬鴷 (Fire-Tufted Barbet)

小斑姬鶲 (Little Pied Flycatcher)

小斑姬鶲 (Little Pied Flycatcher)

松鼠,條紋松鼠的一種

松鼠,條紋松鼠的一種

松鼠,與香港的赤腹松鼠十分相似

松鼠,與香港的赤腹松鼠十分相似

然後我們轉到另一個 Telekom Loop ,步行不久遇上一個鳥浪,很多很細小的雀鳥聚集一起移動及覓食,說時遲那時快,稍微慢一點也拍不到這麼細小的雀鳥,幸運地拍得到天藍鳾及其他細小的雀鳥。

天藍鳾 (Blue Nuthatch)

天藍鳾 (Blue Nuthatch)

栗喉鵙鶥 (Black eared shrike babbler)

栗喉鵙鶥 (Black eared shrike babbler)

沿著這路段慢慢上山,鳥浪過後有一段沉悶的時間,那麼便看看蜘蛛、樹葉上的生物。突然一隻身型龐大的雀鳥在我眼前閃過,同行的採訪團隊正在看蓬葉鶯,沒有聽見我在呼喚,只有一個人聽見,並與我一同拍攝這隻鮮紅色的紅頭咬鵑!想不到下午在另一個位置,我與這位友人也再遇上紅頭咬鵑,十分有緣!

紅頭咬鵑 (Red-headed Trogon)

紅頭咬鵑 (Red-headed Trogon)

回程時,坐在鳥導的車上,忽然又看見一個大黑影停在車窗外的樹幹上,我立即呼叫「停車!」原來是一隻香港也可看到的蛇鵰,但我在香港每次都是看見牠在天空上盤旋,這次卻是站在樹幹上,充滿鷹氣。

蛇鵰 (Crested Serpent Eagle)

蛇鵰 (Crested Serpent Eagle)

兩天晚上我們也有等待貓頭鷹,可惜牠未有露面。

第三天早上要離開 Fraser Hill ,最後讓我們遇上了鮮綠色的藍綠鵲,為 Fraser Hill 的三日兩夜行程劃上了完滿的句號。

藍綠鵲 (Common Green Magpie)

藍綠鵲 (Common Green Magpie)

觀鳥是認識生物多樣性最好的渠道。

生物多樣性之所以重要,因為與人類生存息息相關。一個地區的物種多樣化,產生互相制衡、互相依存、相互共生等等的情況,使生態系統達致平衡穩定。

記得以前教授樹林生態系統考察時,時常跟學生講單一化的植林生態會使生態系統不穩定,當有一種動物喜愛進食這個品種時,整個單一物種的地區,便很快受到影響。

相反,一個地區的物種多樣化,不會因為某種物種太多而失去平衡,食物鏈中必定會有不同層級的生物捕獵下層的生物,控制著下層生物的量不會太多,使生態系統得以穩定。

人類所需要的食物全皆由生態系統循環養份而來,生態系統的穩定與人類永續生活息息相關。

「生物多樣性」這個名詞近來經常在社交網站看見。皆因 1993 年中國簽署國際《生物多樣性公約》,在 2011 年《公約》其適用範圍延伸至香港。 政府正就《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展開公眾諮詢。

香港同樣需要生物多樣性,讓香港人可以有永續生活,請就保護香港生物多樣性,提出你的意見!請於 4 月 7 日前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提交意見。

延伸閱讀:立即提交意見《香港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公眾諮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