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氣異常和暖 全球 60% 高鼻羚羊因病命喪草原

2018/1/20 — 9:48

背景圖片來源:Sergei Khomenko/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背景圖片來源:Sergei Khomenko/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15 年五月,哈薩克中部錄得異常和暖天氣;與此同時,當地高鼻羚羊正聚集在草原誕下下一代高鼻羚羊。在短短三星期內, 200,000 隻高鼻羚羊集體死亡,是全球高鼻羚羊數的 60%。

高鼻羚羊屬於瀕臨絕種動物,擁有外貌奇特的長鼻。以往研究相信,這種動物有機會是約 260 萬年前第四紀冰河時期倖存生物之一,而這種經歷多種災難的生物,卻無故大量死亡,令野生動物病學家 Richard Kock 對此大惑不解。

為找出成因, Kock 和研究人員每日不斷追蹤高鼻羚羊,檢驗受感染或因病致死的高鼻羚羊。驗屍後,他們發現巴斯德桿菌 (Pasteurella multocida) 最有機會是幕後黑手。但令他和研究人員感到奇怪的是,巴斯德桿菌一直存於牠們的鼻孔之中,對高鼻羚羊都沒有多大傷害。何以無故令當地高鼻羚羊大量死亡?

廣告

他們再追查令細菌殺傷力增加的因素,例如其他致病源、飲食習慣有否改變,甚至鄰近的拜科努爾太空發射場的火箭燃料等。分析後,他們發現平均最高相對濕度、平均最低溫度,和最高露點 (Dew-point) 溫度 [1] 與此事實,以及 1980 年代發生的兩次大規模死亡事件相關。雖然此三大因素均與細菌更具殺傷力有關,研究人員尚未了解當中有甚麼機制驅使細菌改變行為。

研究人員強調,今次死亡事件未能直接歸咎於氣候變化,但預料氣候變化將令極端天氣增加,有機會改變高鼻羚羊的生態環境,令牠們更易受細菌威脅。另外,現時研究只能增加對疾病了解,而疫苗也不足以供應當地高鼻羚羊,因此無法改變高鼻羚羊有機會再受威脅的事實。

廣告

Kock 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指出,不少動物與細菌已經共存幾百萬年,但近年環境急劇變化,令細菌演化得比其宿主的免疫力快,免疫系統一時之間無法抵抗這類細菌帶來的傷害。

經歷了數次幾乎滅絕的高鼻羚羊將受更大挑戰,牠們的未來前路如何仍是未知之數。

註:
[1] 露點溫度即是固定氣壓之下,氣態水需要凝結成液態水的溫度。

原文:
Washington Post, A warm-weather plague killed more than half of this endangered species in three weeks, 17 January 2018

報告:
Kock, R.A., Orynbayev, M., Robinson, S., Zuther, S. & et al. (2018). Saigas on the brink: Multidisciplinary analysis of the factors influencing mass mortality events. Science Advances, 4, 1. DOI: 10.1126/sciadv.aao2314​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