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猿祖

2016/6/19 — 14:54

Jane Goodall 關注猿猴的生活情況。

Jane Goodall 關注猿猴的生活情況。

Jane Goodall今年八十二歲,她一生挽救無數猿猴,我是猴,特別對她感恩。兩年前她可能感受到人類可能比猿猴更瀕臨滅亡邊緣,特別在八十歲時拍了錄像提醒世人切勿再肆意破壞環境,語重深長引用了甘地的說話:「這地球可以供應人類的需求,卻滿足不了人類的貪婪!」很榮幸十二年,曾訪問過她。

女猿祖 Jane Goodall

眼前的Jane Goodall,剛被《時代雜誌》歐洲版推選為2004英雄之一,是全球最權威的黑猩猩(Chimpanzee)研究權威。她今年七十歲,沒絲毫老態,五官依然輪廓分明依然很漂亮。看著她竟然會聯想起柯德莉夏萍,比明星更明星的氣質不是來自於身上時服或濃妝豔抹,那是她四十年以來對猿猴類的專注和沉醉,是她鍥而不捨地在全球推展關注和保育地球工作的那份義無反顧。

廣告

為了表示對於猿猴類的真摯敏感及設身處地的關懷,跟Jane Goodall首度碰面的第一句話就告訴她:「我是猴年出生!」出乎意料她也八卦過中國曆法,她說她屬狗!

只有一巴仙分別

廣告

同樣是靈長類,已證實黑猩猩(Chimpanzee)的DNA鹽基排序跟人類只有1%之差別,比黑猩猩和大猩猩(Gorilla)之間的分別更小。據已故人類學權威Louis Leakey的說法,要了解古原始人的生活,要了解由猿猴進化至人類的種種謎團,最直接就是從我們的至近親黑猩猩入手。

在非洲森林的黑猩猩,以中小型部族生活。事實上,從黑猩猩的聰明好貪,愛論資排輩,從中已可窺探猿或人的最原始天性。尤其牠們聯群結隊,各據山頭的行為,像透人類的黑社會各有字頭:這堆是和勝和,那堆是新義安,再那山頭是十四K,牠們隨時因為地盤主權問題而大打出手,牠們更會班馬,會復仇,滅族大屠殺更是屢見不鮮,說牠們很有可能是人類近親甚至祖先,挺沒錯!

人吃猿 猿吃猴

作為人類,我們很自然便會明白到不應該自相殘殺,更視吃同類之肉為道德禁忌。其實不只人類,據說中國民間有一個試探狗隻靈性的傳統方法,就是把狗肉烹香,然後放在狗隻面前,有靈性的狗可以嗅出是同類之肉,寧願捱肚餓也不會吞吃。偏偏,跟我們只有一個巴仙差異的黑猩猩,正當我們從小學課本中以為牠們只愛吃香蕉的同時,Jane Goodall的四十年黑猩猩研究的其中一樣重大發現是:原來牠們偶然會狂性大發,跟幾頭拍檔聯朋結隊,定下包抄路線,分配誰飾演假動作、誰虛張聲勢、誰從後堵截、誰真正擒拿,然後把小猴手到拿來,剝皮拆骨。十多年前曾經看過的一段紀錄片,到現在仍刻骨銘心。

畫面是幾頭黑猩猩邊瘋狂嘶叫邊追截一頭小猴,然後是幾陣厲聲慘叫,再近鏡看到黑猩猩們吃過滿口鮮血,叼半塊脾臟的血紅嘴吧還帶著微笑⋯⋯。事情之匪夷所思之處至少有三:

一)黑猩猩組織獵殺的能力顯示牠們的高度智慧和合作性。

二)黑猩猩在捕獵的神情瘋狂而反常,表露出不下於肉食性動物的兇殘。

三)千選萬選,牠們為甚麼偏偏要選擇跟自己形態相近的猴類進食?

剛坐下來已急不及待向Jane Goodall提出這纏繞自己多年的夢魘。「當我第一次看見黑猩猩獵殺猴子時,也是感到非常震撼的。牠們的組織性非常強,手段也殘暴,但這是自然。事實上牠們也不只獵殺猴子,一切任何小型生物由鼠類以至小鹿也是其對象。但據多年來的統計數字,黑猩猩(Chimpanzee)的確出乎意料地會吃鮮肉,但這只會佔他們食量的大概百分之二左右。」Jane Goodall透露。

骨肉分離

跟Jane Goodall提到,我們知道近年黑猩猩被大量宰殺。一百年前,非洲約有二百萬頭黑猩猩,到現在卻僅存約十五萬頭。其中主要原因是黑猩猩被當地人視為野味(bush meat)而被大量盜獵,另方面因為人類大量砍伐木林,把猿類的棲居地毀奪怠盡。過程中教人最悲痛是,黑猩猩的家庭觀念極重,母親跟未成年小猩猩關係極親密,而很多時母猩猩屠殺時更被小猩猩親眼目睹,甚至在市場被非法販賣時,小猩猩就放在被屠宰的母親軀體旁,牠們遭受的心靈傷害可想而知。

然而,我仍不禁要問,既然黑猩猩獵殺近親猴子是自然本性,那人類獵殺黑猩猩在本質上又有何不可?「我在先前曾經提及,黑猩猩吃鮮肉的比例只佔小部分。在以前的日子,人類獵殺黑猩猩時總算有一套原則:凡懷孕的或攜帶幼猩的一律不殺。但近年在人類的眼中,商業利益大於一切,已經無視任何規範,甚至連懷孕母猿也不放過。我想,人類食用猿類跟猩類獵殺猴類的最大分別是:後者只是弱肉強食的自然界行為,未至於引致猴類絕種;而我們人類作的顯然是沒有迫切性的商業行為,無止境的貪慾卻在把猩類甚至其他動物如大象等趕到滅族邊緣。」Jane Goodall說。

猿祖《孫子兵法》

大猩猩類跟獅子最相近的,是其族群屬於小規模:一至兩頭強壯公猿,配上數頭雌猿,小公猿長大後會被趕離,公猿衰老也會被其他年輕強壯公猿奪去族群領導權。相對而言,黑猩猩的族群規模大得多,一個群體大概可容納五十頭黑猩猩,牠們之間依賴手勢及不同的喊叫聲作溝通呼喚。在雌猿發情時,有可能族群內所有公猿會輪流排隊跟牠交配,可以說,雌猿沒有戀愛自由,牠們是公猿群的「公產」。

最跟人類接近的是,在一般動物都是以體型及力量決定族群領導霸權時,黑猩猩類卻可以憑智謀奪取一切。「經過很多時期的觀察,會發現有些黑猩猩份外聰明,也特別有魅力。我看過有些公猿,牠們不是特別強壯,但牠們好像會懂得甜言蜜語似的,會吸引到一些牠們喜愛的雌猿暫時離開族群,跟隨牠們遠走高飛避免她們跟其他公猿交配,成為牠的個人私產。此外,也有些體積不算大,但滿有野心,希望成為霸者的公猿,牠們會身處高地,盡量掩飾自己的身軀,及使自己看來變得巨大。當牠看到猿群,牠會暗地搖動樹枝及石頭,造成很大的聲響,通常已經可以把處於下方的猿群嚇倒,然後會擲下石頭襲擊牠們,從此這些被嚇慌的猿群會對上方的那頭公猿產生了不可磨滅的恐懼。」

終於從Jane Goodall口中證實,猿類果然老早懂得《孫子兵法》中以弱勝強的攻心計。

能學習不擅傳授

在美國一頭叫Koko的大猩猩,世界聞名,經過二十年的訓練,Koko已經可以聽懂人類的語言,也能以國際手語跟人類溝通。Koko最著名的,是牠和一頭貓的關係。Koko自小就聽過不少有關貓的故事,然後研究員送了一頭貓給牠,牠把貓兒寵愛到不得了,就像人類飼養寵物般,後來貓兒死了,Koko的哀痛惹得全世界同情。

另一頭身在日本京都,被譽為世界上最聰明的雌性黑猩猩「愛」,牠能認清由1到10的阿拉伯數字,也絕對明白各數字所代表的量度,牠知道8比7多。最驚人的是,愛懂得十一個表示顏色的漢字如赤、黃、紫、白⋯⋯等。Jane Goodall說,愛與她是很要好的朋友。

「她已經是猩猩的天才了。但即使如此,黑猩猩始終欠缺了一套精密的語言體系,阻礙牠們把知識積累和相傳。譬如黑猩猩懂得使用工具捕捉白蟻,用石頭打碎硬殼果,小猩猩因為也想吃白蟻才會看才會學,未必是母猿存心教牠的,而且都是已存在的技術。而人類在學習了新事物或新思維時,我們可以互相交流,相反黑猩猩們目前仍沒有主動傳播知識的意欲。如果你問我把Koko放回森林後,牠會不會主動教授其他猿類有關人類的手語,然後成為牠們文化的一部分,我會說這可能性很低。」

失敗猿祖先

有科學家是這樣推論的:古猿是現代人類和猿的共同祖先,約在四百萬年前,北半球出現過幾回冰河時期,地球的氣溫驟跌,海水蒸發量減少引至雨量下降,導致森林面積萎縮,猿群會為有限資源而戰鬥,部分古猿類在競爭失敗,被驅趕至平原生活。為了適應平原毫無屏障的環境,敗猿群遂有必要發展成直立行走,以清楚得見更遠處的危機和敵人,也促成人類的腳屋(arch)形成獨特的吸震結構。另方面,由於本來猿類手部功用旨在輔助步行,結構簡單,拇指力量也弱小,而必須要直立步行的敗走猿群,卻由於不再依賴手部行走,遂漸進化成拇指跟食指的緊密合作關係,方便拿取物件和製造工具,甚至做出更複雜的符號。即是說,有絕大可能作為我們人類的祖先猿群,其實就是在自然競爭下的失敗者,而被迫發展了意料之外的直立行走模式及手部的靈巧活動力。

關於此,Jane Goodall沒有表示完全同意,但她認為,由猿類進化成人,的確存在突變(mutation)。「個人認為由猿演變成人,毛髮褪卻的重要性不比牠們懂得直立行走為低。我一直在想,小猿之可以黏附母猿,或緊纏其頸項,毛髮擔任了增加黏貼性及減輕摩擦的功用(即我們人類體毛的作用)。如果一旦猿類身體發生突變,毛髮褪卻下來,母猿有可能會發展一些工具來把小猿帶在身上,又或許,母猿因為覓食而有必要把小猿放下片刻,她便有需要以更複雜的聲線語調來向小猿交代,以令牠安心,從而衍生出更複雜、更具情感的語言系統也說不定。」當然,人類源自猿猴之說至今仍沒有絕對的定論!

關於Jane Goodall自己的,她七十歲了,仍可以走遍世界各地依然精力充沛。她說只要你像她,每天站起來講學,手舞足蹈三小時,全身肌肉以至肺部也在運動、在表達,你也會很愉快、很健康。Jane Goodall也是位素食者,但她不反對別人吃肉,她認為只要不過量的話,吃甚麼也可以!——顯然,人類吃猩猩肉是吃得過量了。此外,Jane Goodall生於基督教家庭,但她現在不再是基督徒。她相信有神靈,尤其每每身在森林深處,她經常能感應到一份神秘的力量,她會稱之為神,或創造者。

吃和餵都是罪

Jane Goodall在十一月蒞臨本港出席她的「Roots&Shoots」活動,到過香港大學及部分小學推廣保護地球生態的教育工作。期間,她也親到本港大名鼎鼎的馬騮山。香港向來地小物奇,Jane Goodall對於城市可以跟小森林如此靠近感到非常詫異,同時,她認為香港人可以和猿這樣親近是一種幸福。

然後,當她知道香港人「心地好」,喜歡一家大小帶備一袋二袋餅乾薯片餵飼馬騮,進行所謂親子活動時,她認為這是本地猿猴之不幸。「這是不尊重的行為,這地方的人完全不明白野生動物的特性,當猿猴習慣被餵飼,牠們不僅漸漸喪失覓食的動機,也會令牠們對人類和環境的戒備感減弱,一旦回原始生活,牠們會喪失應變能力。」

各位呀,聽到Jane Goodall姐姐的說話了嗎!如果專誠坐飛機到非洲吃黑猩猩就是傷天害理,應該槍斃的話;其實到馬騮山餵馬騮都該把你打藤呀!我們對待猩猩馬騮,其實就應該像對待陌生人一樣呀,看一看,或頂多微笑一記就很足夠了。你是不會沒理由隨便請街上的人吃糕點的,也沒有茶餐廳伙記會好端端免費請你吃腿蛋通粉,大家各自找食,這才是自然。

 

(2005年1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