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宗教放生的悲哀

2015/11/2 — 17:46

【文:Matthew Kwan】

今日去了石崗引水道走了一轉,不久發現一群紅嘴相思(Red-billed Leiothrix) 的蹤影,但細看下發現好多隻都羽毛不齊整,有的爛尾,有的爛翼,有的頭頂明顯有傷痕,而且羽毛顏色暗啞,感覺非常不乾淨,可以肯定是一群被放生的雀鳥。準備被放生用的雀鳥通常都不太被尊重,幾百隻被放在窄小的籠子裡,互相踩來踩去,受傷在所難免...售賣這些放生鳥的人其實不在乎牠們的死活,反正被舉行放生的人或機構買起後放生,在野外的死活根本不重要,注重的只是放生的「儀式」。

廣告

觀察不久後發現有一隻飛到引水道旁邊,明顯是口渴想喝水,牠到達了水邊喝完水在飛走的一刻,突然力氣不夠就掉到深水區裡面。一直掙扎,卻再大的力氣都不能夠爬上陡峭的岸邊。看著看著心理開始焦急,實在看不下去!脫了鞋襪,爬到引水道下面把牠撈起來。牠就只差一點點就淹死在水裡。拿上來後發現牠奄奄一息,應該是本身體力已經不大充足,加上掙扎後實在沒有多餘力氣,而且水已經把最底層的羽毛都弄濕了,令如此嬌小的身軀快速的失溫。

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有盡量把水抹乾然後把牠晾在太陽底下,發現實在乾得太慢了所以最後帶牠回去車上把暖氣開到最大,這樣吹了好一陣子。差不多半個小時有多後,牠突然醒了,一飛就飛到車底下。再過了一陣子又跳到旁邊的樹底下休息。好像漸漸恢復體力後就叫了幾聲,一跳一跳的轉回濃密的草叢裡。看到如此景象,我們當然都鬆了一口氣。但這隻紅嘴相思也只能說是比較好運,就算這次逃過一劫,也不肯定牠之後都會活下來。

廣告

實在慨嘆,這樣的宗教儀式還要繼續多久下去呢?首先要說,用放生動物來「積德」我是絕對不同意的,無論是倫理上或是生態平衡角度上都不能夠同意。這些動物本來都是在野外生存的,很多應該是在大陸某處山上抓來。運送過程已經會有大批死亡,而在有放生市場的推動下便驅使更多抓鳥人去抓野鳥賺錢。而這些野鳥經過長途運送,不良對待後,突然被放生,其實根本就沒有多餘力氣去「生存」,大部分被放後很快就會死去。越放越抓的情況只會一直無限輪迴...再者,將外來物種放生到本土生態圈裡面可以說是玩火,你永遠不知道外來物種會帶來什麼影響,爭地盤爭食物,很多時候甚至會將原生物種取代。巴西龜就是非常好的例子...而放生沙巴龍躉更是把本地魚類趕盡殺絕,因為沙巴龍躉本來就是“科學怪魚”,是基因改造出來的人造物種。

所以,與其要用錢買動物放生來「積德」,不如用那錢捐給慈善機構比較划算...親眼看過就會明白這些生命本來不需要死。如果身邊還是有朋友或認識的人相信放生能「積德」,希望你可以勸勸他去改變一下「積德」的模式吧。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