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本土研究社石懷謙: 棕土冇皇管

2016/7/20 — 6:20

右圖圖片來源:USP片段截圖

右圖圖片來源:USP片段截圖

讀:《讀書好》
石: 石懷謙

讀:本土研究社出版了《水耕透視》及即將出版《棕跡》,前者是研究新農業政策,後者是研究新界因回收業,填泥而受破壞的土地,請問水耕研究的緣起是甚麼?

石:這是針對政府的新農業政策,想清楚了解水耕行業及所謂高科技農業是甚麼。香港水耕場有幾類,有戶外及室內,戶外有溫室棚,規模比較大,是商業營運,甚至在地鐵沿線出售水耕農產品,有的在網上銷售。

廣告

讀:這能否成為未來農業發展的模式?

廣告

石:水耕菜售價仍然貴,比有機菜還高,未必可以打入普羅大眾市場,而且暫時以沙律菜為主。我們研究的水耕場,因同時兼售水耕器材,不知道淨賣菜能否可以維持。

讀:政府所謂新農業科技化是前景嗎?

石:水耕在室內是相當耗費能源,包括長期照射、空調、營養液等,生產成本高,投資門檻亦高,未必可以取代傳統農耕,政府其實應發展有機耕作,可以應用到廚餘,將廢物循環再生。所以如果用閒置的工廈做水耕是可以的,但將原本已適宜耕種的土地轉為水耕,這就不合適。目前新界大量閒置農地,政府應有計劃如何善用這些地,新農業政策根本沒有考慮善用這些農地,一跳就跳入高科技。目前香港人關注多了食物安全,新界菜是比內地供港菜受市民歡迎,是有市場空間。

讀:傳統農場及城鄉土地可以怎樣發展?

石:其實要善用城鄉之間的地方,如上水農場十分近石湖墟,可以用到區內屋邨的家居廚餘,現在講求環保,不應耗太多能源去耕作。本土研究社即將發表棕土研究,就是見到新界存在大量廢物回收場,包括電子金屬廢料,有毒物滲入土地,影響周邊的農場,又經常出現火災。我們認為應該推動城鄉共生的有機農場,現在正規農場多用化學肥料,但單靠熱衷耕作的「農青」做廚餘回收不可行,要做到有規模,是需要有專門的廚餘回收企業,處理後售予有機農場。其實,棕土處理好,可以做好多嘢,目前正因為沒有整全的政策,本來是農地,但出租收入低,於是變成倉厙及廢品回收場,最後成為棕土。由於這些地方不少受污染,如電子廢品毒物質滲入泥土,所以第一步是要進行環境修復。

讀:本土研究社發表棕土報告《棕跡》,用了一年時間調查香港棕土分佈,當中發現全港共1192公頃的棕土(相當於3.7個啟德發展區),這些土地資源十分重要,但現在卻淪為無皇管地帶,怎麼辦?

石: 現在香港新界棕土成為洋垃圾擺放倉庫,內地嚴禁直接進口,香港就成了中轉站,在這裡處理及擺放,在坪輋就見過擺放建築廢料,如支架、鐵枝的露天倉庫。

 

棕土九個集中地帶面積分佈及用途數據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