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林超英:是地產商覬覦郊野公園 靠梁振英政府「頂住」

2015/12/31 — 20:57

林超英指,一直覬覦郊野公園的,是地產商。

林超英指,一直覬覦郊野公園的,是地產商。

2015年,郊野公園面對的威脅,愈來愈具體。

2月初,特首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已將矛頭指向郊野公園,直指將土地規劃成郊野公園等用途「造成房屋供應嚴重不足」。

年中,梁振英又明言,現屆政府雖不會開發郊野公園,但他不認同社會上有人指「郊野公園碰都不能碰」,包括一些生態價值較次要的郊野公園,反問這是否公平。11月,由前特首董建華牽頭成立的「團結香港基金」發表報告,社會應該討論將部份郊野公園用地作建屋之用。推土機日復日迫近郊野公園。

廣告

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為保衛郊野公園多次撰文。作為積極捍衛香港後花園的一員,他卻認為,覬覦郊野公園的是地產商,梁振英政府其實一直力抗「頂住」。

林超英的邏輯是正當地產商虎視眈眈,政府明言現屆不會開發郊野公園,「他(梁振英)直到現在,從來不敢講今屆政府會搞郊野公園。有時你要留意見不到的事」。

廣告

「土地問題」,是2015年的一個關鍵字。郊野公園爭議,也離不開「土地問題」。林超英說,梁振英上任後取消勾地制度,政府收回土地供應權,地產商於是轉移搶土地使用權,覬覦郊野公園,近來就打南大嶼郊野公園的主意,「郊野公園建屋怎會給我們這些普通人住?當然是私人地產啦!」

替梁振英不值

那市民可以做什麼?林超英說,既然地產商在一邊推政府,那市民就應在另一邊支持政府,如參與保衛郊野公園活動,對抗地產商的力量。

林超英替梁振英不值,他舉出,印花稅雙辣招、長實拆售酒店項目雍澄軒被叫停的例子,以說明梁振英政府對地產商毫不手軟,在他眼中,這些事情在上屆政府均難以想像,「或者大家都討厭梁振英,(現時問題)就『入哂』梁振英數」。

林超英處處為梁振英辯護,似乎「梁粉」形象又回歸了。梁振英競選特首時,林超英為他撰寫環保政綱,他解釋,只要有人邀請他寫環保政綱,他都會幫手寫,「那時若唐英年找我,我就做了唐粉,如AV何找我,我變了何粉,只是梁生找我,我就變了梁粉」。他不認自己是「粉絲」,「我怎會做『粉』?我講到自己這麼威,怎會做他人的『粉』?」

不過,林超英讚賞梁振英勤力和能幹,指梁每天只睡3至4小時、大喝一聲就叫停雙非,「這些能量誰有,以前兩任也沒有」。林超英說,「有人肯做特首,我已很多謝他,誰肯做呀?這麼慘的事都有人做,為何不多謝他?」

林超英說梁振英也有盲點,但被問到是什麼盲點,林卻道「這些你們知得很清楚吧」。若梁振英爭取連任,林只回應「不關我事,不想這些,我已說過我不談政治」。

三跑 想方設法令它不出現

談到2015年另一個重大爭議,就是基建問題。林超英堅信,這是曾蔭權政府遺留下來的問題,因為他完全脫離現實、罔顧香港建基建的能力,亂推「十大基建」,「曾蔭權政府禍港殃民!」林指,造價高達1,415億元的三跑,亦是早於本屆政府前已提出。

機管局今年公布融資安排,機管局將透過收取的機場建設費,融資260億元;機管局同時會借貸690億元,又計劃停止向政府派息,保留盈利用作項目融資,以融資安排,繞過立法會的監察。關注第三條跑道民間人士和團體,今年初成立「人人監機會」,望吸納公眾意見,說服公眾機場管理局三跑道系統方案弊病,林超英是召集人之一。

三跑是否一定會建成嗎?「直到它真的在,我也不認為它一定會建,我們繼續(反對),不只是我,有一班人繼續在這裡想方設法令這條第三條跑道不出現」,林超英說,「不會因為零機會就不做」。

他以兔仔作例子,「一隻免仔被箭射中,照計活不了,但你跑不跑?我是那隻兔仔我一定跑,跑到跑不動為止!」有人曾提議佔領機場反三跑,林超英則指「走上街頭不是我這些歲數的人做」,他只斟酌於講道理。

林超英認為今年的氣候大會只是公關show。

林超英認為今年的氣候大會只是公關show。

生物是求生

2015年底舉行的巴黎氣候峰會,大會通過將全球平均溫度升幅限制於攝氏兩度內(相對於工業化前時期),並爭取把溫度升幅限定在攝氏1.5度內。

林超英拿出一份自己為氣候峰會做的筆記,邊讀邊跟記者說,今次巴黎氣候大會只是場「公關show」,坦言有點失望,令人誤以為問題已解決,沒動力再作行動,「做不出危機感來」。

林超英耐心解釋,與會各國認同必須將全球升溫控制在「遠低於攝氏兩度之內」,只是目標,氣候峰會應最少要講明減排目標和時限。他以「追女仔」作喻,「追女仔,今次講得厲害點,說我愛你不只一生一世,直至海枯石爛,下一世我都這麼愛你直至海枯石爛。即是,遙遠的事就說得動聽,但今次半句也沒說,『漂亮與否都愛你,生病與否也愛你』,今次連這個也不說。沒說我會做什麼,只說一個很遙遠的目標,用虛的說話來掩飾什麼都不做」。

他又指出,從科學家的研究顯示,即使現在人類消失,不排放額外的溫室氣體,但因物理慣性,地球的氣溫仍會上升0.5至0.6度,至非常接近1.5度。所以爭取將溫度限定在攝氏1.5度內,是不能達到的目標。「我們這些有錢地方的人用這麼多能量、燒這麼多石油、燒這麼多煤,放了二氧化碳上天,堆填區放這麼多沼氣上天,導致全球暖化,為何你沒事?」他說「香港人用東西很浪費」,個人碳排放總量在世界上數一數二,用的東西不少是在世界各地製造,時裝店兩至三周已轉新款,不少衣服穿一兩次被丟棄。

林超英只望氣溫不會上升得太快,以及每人及時身體力行,「生物是求生,既然我們現在知道問題,當然要想辦法求生」。

綠人參政 世界大勢

今年區議會選舉,土地正義聯盟的朱凱迪、參選沙打區的張貴財等多個關注環境議題的人參選,共同發表「綠人參政宣言」。林超英認為,環保往往涉及公義問題,有年輕人較關心生活環境,走出來讓民間選擇,漸漸成為一種不同的政治方向,此乃世界大勢,會繼續發展下去。他自己否參政?「(機會是)零,絕對是零。」

林超英認為,環保要從個人開始,改變生活模式。他口中的環保,相信很多人也耳熟能詳:不要浪費食物,吃時令蔬菜,減少消費,不要「開心買鞋、不開心又買鞋」,減少用電,少用冷氣機。在政策層面上,林超英指本港的電費太低,他認為應加電費、徵收碳税或電力附加費,「誰浪費得多就要支付多點」,以減低商業和運輸所使用的能源。

環保,像老調子,每人都會聽過,但要推行,還得要講完又講、講完又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