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香港廢油造梘先鋒 屯門婦女播種逾十年 不敵市場競爭工廈加租 綠慧公社九月停產

2016/8/10 — 16:30

左起:綠慧公社理事長陸少琼、社員少月和婉玲。這廠房,今年11月便要交吉了。

左起:綠慧公社理事長陸少琼、社員少月和婉玲。這廠房,今年11月便要交吉了。

回收食用油再造清潔產品,「綠慧公社」可謂是香港的「先行者」。

「其實做廢油梘都有人做,不過是個別地做,以合作社形式或工廠形式,我們真是第一間,甚至是唯一一間......先鋒就不敢講。」綠慧公社理事長陸少琼(Polly)謙稱。

以合作社模式營運「綠慧公社」,上月底突然宣布,因面臨加租,加上社員體能不能負擔工作,決定結束所有生產,支持者都大嘆可惜。

廣告

面對市場競爭,綠慧公社還是不轉型,堅持回收廢油循環再造、盡量少添加,甚至拒絕主題公園的生意。堅持環保的同時,生意卻每況愈下,年紀漸大的婦女們,堅持不了。

*   *   *

廣告

平起平坐的合作社

2002年,政府擬讓屯門青洲英坭廠改建成垃圾焚化爐,屯門一班婦女就事件組成關注小組。同年底,這班婦女順勢組成環保組織「綠色女流」,繼續透過連結婦女力量,推動環保實踐。

有見香港不少主婦都患有「主婦手」,因長期接觸化學清潔劑,令皮膚變得乾燥,「綠色女流」的婦女們,參考了日本和台灣的經驗,研製廢油造梘。05年,「綠色女流」之下的「DIY小組」,成功申請環保基金撥款租用廠房,正式成立生產廢油肥皂的「綠慧公社」。綠慧公社不止生產廢油肥皂,亦會教授造肥皂技術,將環保理念帶出去。

直至2007年,環保基金停止資助,綠慧公社改變運作模式,於2008年正式註冊為合作社,成為「綠慧公社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以自負盈虧形式運作。合作社內沒有上司,社員一手包辦生產、推廣、送貨、財政、管理,大家「平起平坐」,上班時間、薪金等決策,均由社員平等作決定。

「只有合作社的模式才可以令我們,這麼多的姊妹,都可以平等、公平去營運」,Polly解釋,這樣可方便她們兼顧家庭。

*   *   *

Polly說,她們除了售賣清潔劑、肥皂等清潔用品外,還要靠舉辦工作坊賺取收入,才能維持公社運作,惟廠房租金一直上升,營運一直艱難。

2008年,綠慧公社搬到屯門的另一廠房,但區內商場V City開張後,屯門區的租金大幅上升,公社租用的廠房亦兩度易手,最後新業主決定不再續租。

2012年,她們搬到現時面積較大的廠房,租金為之前的雙倍。社員阿Ling補充,舊廠房面積較細,要將室內的東西搬到外面才能辦到工作坊。所以,考慮過地點、環境等因素,決定租用面積較大的廠房,方便舉辧工作坊。

其實社員當時已考慮放棄,但還是給公社多個機會,繼續營運,看看有否轉機。

社員少月正趕製最後一批清潔用品。

社員少月正趕製最後一批清潔用品。

播種 年青人競爭 

「搬來這裡的4年都好艱難地營運」,Polly說,2012、2013年還可勉強營運到,但自從多了人認識手工肥皂,近兩年營運情況「真的很慘」。雖然現時多了用家購買清潔產品,但工作坊報名情況每況愈下,近來暑假都很少人報名參與工作坊。Polly指著牆上白板的工作日誌,「以前大部份寫到6、7成滿,現在空空如也」。「當工作坊一直下滑,我們的收入真的少了很多」,綠慧公社的生意一落千丈。

近年競爭也大了,Polly表示,不少年青人自家製手工梘,產品比綠慧公社的多元化,亦會寫計劃書,設計教育週、一系列工作坊,為學校或機構提供「一條龍服務」,「但我們這些婦女要照顧家庭,要我們寫計劃書,我們也不會寫啊!」

她們以前擺攤位推銷產品,介紹廢油梘好處,顧客也會耐心聽講,但現在不用多說,對方會回應「我們都知啊,我們都識造(番梘)啊!」Polly心裡矛盾,「這些年來的推廣,又真的多人認識(手工肥皂),播了很多種子,還是那一句,我們播了很多種子,亦令到我們的營運越來越困難」。

轉型? 堅持回收再造

面對競爭,轉型不就可以嗎?

Polly認為,回收廢油意義更大,綠慧公社堅持回收用過的食油,不買新油造梘:

「其實是多一重意義,是將一些東西循環再造,製造有用的東西,所以我們堅持用廢油。其實我們可以轉型,但一來已很多人做了,無謂跟市場不良競爭,二來我覺得用廢油的意義更大,所以我們堅持。

做企業又好,做生意也好,理念是很重要,要堅持那理念其實很重要。否則,跟別人一模一樣,競爭力會更低。」

— Polly

綠慧公社亦堅持「少就是美」,盡量少添加。社員阿Ling說,曾有主題公園接洽她們訂造肥皂,條件是要添加顏色和使用特造的模造梘,被她們婉拒了:

「我們不可以為他們另造特別的模、加色,我們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我們的肥皂,是用來清潔的。很多時會用來洗衫和清潔,加了顏色就不能洗衫,不單不乾淨,又會(將衣服)染色。我們亦不想有這麼多添加,特別是氣味和顏色,我們不想特別添加,崇尚自然嘛!」

— 阿Ling

現時,綠慧公社的產品中,只有洗手泡泡才有添加香味,阿Ling說,這算是少許妥協,因為總有用家習慣洗手後嗅嗅雙手,或不喜歡只有油味的清潔泡。

定位進退失據 「可能我們真的管理不善」

可是,這樣的定位有點進退失據。

Polly說,她們的產品主打中低價市場,但定價比普通化學清潔劑高,公社30多元一枝的清潔液,對基層市民來說或有點貴,又她們又不能如「靚油」製造的手工皂般,主打中高檔路線。

綠慧公社亦缺乏銷售點,不少用家不知哪裡可入貨,加上人手亦不足,她們只能送貨至鄰近的屯門西鐵站,不會送貨至其他地區,「送貨也是我們的一大困難,但我們又不想將(運輸)價錢加到貨物上,否則會更貴」。

面對重重困難,綠慧公社委託朋友,設計了新招紙「好梘單」,望改變形象打入年輕人市場,始終未能成功。

Polly反思,「可能我們真的管理不善,要讀讀工商管理」。

新招紙只用了半年,綠慧公社就要停產了。

新招紙只用了半年,綠慧公社就要停產了。


年紀漸長 勞動辛苦

健康也是她們的考慮之一。Polly說,「隨著年紀漸長,開始辛苦」,「由頭到尾的骨也有事,可能要對電腦, 頸椎又有問題」。以前她們每次可搬起一個裝滿肥皂A4紙紙箱,現在要每次只能搬半箱。她們曾到澳門辦20場工作坊,收入足以支持公社幾個月的營運,但要在屯門搬著物資,舟車勞頓走到澳門,已叫Polly累透 。

廠房今年11月續租,業主加租三成,加上重重營運困難,社員都不再堅持,開會過後,再不捨得,也決定停運,「因為現在已這麼難收支平衡,還要加租,我們根本沒辦法」,Polly無奈說,

「4年前已有這想法(結束生產),因為這裡的租金貴一倍,想試試『得唔得』,原來真的每況愈下,那我們也不再堅持。」

— Polly

綠慧公社會於本月底截單,下月初停止生產,處理後期工作,今年11月將廠房「交吉」。

現已有客人陸續落單,有人甚至一次過訂100塊肥皂。

廢油找不到 收不了

不再收廢油,食肆有何反應?「無喇,我們回收廢油也有困難啊!」Polly解釋 ,一直向綠慧公社提供廢油的社企餐廳也停業了,而不少食肆寧願將廢食油賣給回收商,也拒絕捐出。即使有餐廳願意捐油,位置亦太遠了,「佐敦、將軍澳、西貢,怎樣去取啊?實在太遠了,交通費太高,又不是多,沒理油用數百元運一至兩桶油」。

對未來, Polly持開放態度,「我們想休息一下,始終想先醫好自己身體,好一點再考慮其他可能性」。Polly笑言,她可以休息,老公應該最開心。

綠慧公社生產回收廢油再造的清潔劑、肥皂等。

綠慧公社生產回收廢油再造的清潔劑、肥皂等。

「不想廢油肥皂運動打句號」

上周訪問當天,社員正趕製最後一批清潔用品。

社員婉玲今年70歳了,是綠慧公社中年紀最大的社員,負責清潔用品包裝工序,以往還可應付搬運工作,現在卻有點吃力,「一年不同一年了,最近這四五年差了點,舉重也不易,『嗰時一的就起』」。婉玲說,她們的產品不傷手,家務助理也樂意使用。

綠慧公社將要停產了,婉玲雖覺可惜,但希望有人繼續回收廢食油造梘的工作,「希望不要中斷,我們不做,有其他人做,都可以一直流傳下去」。

政府擬加強規管廢置食用油回收措施,促進廢置食用油回收再造,食衛局及環境局去年推出3個方案防止廢油重返食物鏈,如修例規定廢食用油收集商、再造商、進出口商領牌,去年就方案作諮詢期間,綠慧公社曾與其他用廢食油造肥皂的團體,組成「關注立法規管回收廢置食用油聯盟」,向政府表達意見,望政府豁免牌照費。

Polly說,希望未來會繼續表達意見,「盡量去,不為我們,也為其他組織,甚至整個廢油肥皂運動,我不想打上句號囉」。

70歳社員婉玲,忙放將肥皂入盒。

70歳社員婉玲,忙放將肥皂入盒。

綠慧公社婦女們造的肥皂。

綠慧公社婦女們造的肥皂。

文/Y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