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黎協議》減排大漏洞 航空船運業不受約束

2015/12/15 — 20:11

Mark Harkin / flickr

Mark Harkin / flickr

《巴黎協議》達成共識為全球各國訂立了目標減排抗行氣候變化,卻出現了另一個大漏洞——缺乏對航空船運業的約束條文。

航運業碳排問題嚴重

「航運業沒被管制就如忽略了 164 個國家的碳排問題。」美國德拉瓦大學教授 James Corbett 在一個訪問中稱。

現時航空業和船運業分別佔 5 % 和 3% 的全球人類排碳量,也相等於 164 個最少碳排量國家的排放總和。不僅如此,隨著對跨國物流的需求增加,未來的航運行業發展速度和規模均會倍增,對氣候變化造成的壓力不容忽視。原來的巴黎協議的第二份草案都曾討論過管制航空船運業的碳排放,意圖減輕氣候變化問題:

廣告

成員國須和國際民航組織與國際航運組織合作,透過不同協議,包括低碳發展計劃,尋求為業界訂下限制或者減少由國際航班或者是船用燃料的溫室氣體排放。

條款中指明要求各國對國際航班和船用燃油的溫室氣體排放要作出規管減排。其中一個減排的方法就是向有效的方法就是在機場或港口中對營運者收取停泊的碳排費用。問題是,類似的限制均會和經濟有抵觸。

廣告

經濟發展成訂立條文主要障礙

雖然輿論壓力令外界開始關注航空船運業的碳排問題,可惜協議最後亦如同《京都議定書》般欠缺規管航空船運業的條款。在高峰會會期中段已可看到一點端倪:航空船運業在高峰會時多番阻撓訂立條文管制,更取得由國際氣候行動網絡 (Climate Action Network Internation) 頒發的「當天化石大獎 (Fossil of The Day) 」,以「表揚」其阻礙談判進度的表現。

最大問題是,國際民航組織與國際航運組織並不受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所約束,所以不能直接被《巴黎協議》所管制。無可奈何地,國際協議只能向國家入手,要求各國政府對抵達當地的航班和船隻作減排管制。加上不同的航班和船隻所產生的碳排根本難以歸咎於任何單一國家,但發展國家卻要承擔全球因航運業造成的碳排成本,自然會令有關條文難以推行。

即使已發展國家考慮向相關經營者徵收「碳稅」,或者要求購買「排污許可」等以補償碳排放量。雖然能有助全球減少碳排量,但同時地亦會打擊到各國貿易地位和經濟水平。發達國家在收取環保稅款時,無不避免會增加業界在發展國家的營運成本。此舉會拖累已發展國家,令其在貿易戰中失去原來優勢,不同企業的資金或會轉而流向中國和印度等國家。

種種不利條件均成為立法障礙,最終所有針對航運界的條文在《巴黎協議》的最終版中完全被刪減。航空船運業再一次逃過了國際協議的影響。 

當然,缺乏減排政策的結果就是須由人類下一代「找數」*。有歐洲官員就警告,萬一各國在下年度的氣候變化峰會中不另覓方法管制航運業碳排放,問題將會變得相當嚴重。美國科學人雜誌就引述歐盟一份研究指,若不再限制航空業和航運業的碳排放,它們的碳排量將分別在 2050 年上升至分別 22% 和 17 %。

註:

「找數」:俗語,指付款

原文:

CNN Money, 3 big polluters the Paris climate deal won't touch, 12 December 2015

Scientific American, Pollution from Planes and Ships Left Out of Paris Agreement, 14 December 2015

文/e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