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黎氣候峰會 香港豈能缺席

2015/11/9 — 15:23

南極洲滿是積冰,但部分已在過去幾十年有所融化和損失。 (圖片來是:NASA)

南極洲滿是積冰,但部分已在過去幾十年有所融化和損失。 (圖片來是:NASA)

「我們可以成為成功消除貧窮的第一代人, 我們也可能是有機會拯救地球的最後一代人。」這是上月全球首腦在聯合國大會上簽署文件<改變我們的世界: 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內的豪言壯語。

這番說話絕非空談,人類今天生產的糧食足夠養活100億人,但全球70億人口中約10億人在捱餓,因為他們每天生活費達不到1.25美元的極端貧窮線,所以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第一條是「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貧窮」。香港是發達城市,所以多數香港人覺得極端貧窮離我們很遙遠,反正事不關己。但豪言壯語的第二句便貼身得多,拯救地球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和子子孫孫。

廣告

若果此時此刻你仍然以為拯救地球是荷李活超人或蝙蝠俠的玩意,那便急須惡補一堂COP21的功課。

從本月底起一連兩周,各國首腦將齊集法國巴黎,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協議第21次會議 (21st session of Conference of Parties,簡稱COP21),連同政府、商界和民間代表,預計有三萬人參加。這是一次遲來的峰會,因為須簽定的協議早該於6年前的哥本哈根會議達成,因此拯救地球的有效期只剩下10至15年,一旦過期便神仙難救。這絕非危言聳聽,而是全球830位科學家的一致結論 (詳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第五號報告書>)。

廣告

正如<2030議程>指出:「氣候變化是當代的一個最大挑戰, 它產生的不利影響削弱了各國實現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全球升溫、海平面上升、海洋酸化和氣候變化產生的其他影響, 嚴重影響到沿海區域和低地沿海國家,包括許多最不發達國家和小島嶼發展中國家。許多社會和各種維繫地球的生物系統的生存受到威脅。」

噩夢臨近  無處可逃

如果你的反應仍然是「關我乜事」,你必須跑到港鐵香港站,九龍站或紅磡站憑吊一番,因為它們將會是第一批被海水掩沒的港鐵站。這幾個站被掩掉後鐵路網會否全線停頓,或港島會否一如大嶼山在上月變成孤島?現時誰也說不準,因為政府或港鐵還未展開防災規劃,更未知能否找到預防掩浸的方案。根據美國加州科技大學的最新研究,一旦氣溫上升攝氏3度,南極冰棚融化之勢便無法遏止,海平面在2300年前上升0.6米至3米,最終會上升9米。但由於極端天氣頻率增加,噩夢將會在幾十年內而非幾百年後出現。

今天地球平均溫度已比工業革命前上升攝氏0.85度, 但氣候變化帶來的災害已越趨頻密。要避免科學家公認的危險界線, 即升溫不超過攝氏2度, 人類活動產生的溫室氣體便必不可超越一個「全球碳配額」, 而按照目前碳排放量推算, 這個配額在10-20年內便會耗盡。這正是巴黎峰會的焦點 - 如何在各國明爭暗鬥之中, 達致一套大家可接受的碳排放配額分配協議。

汲取了哥本哈根峰會的失敗教訓, 今次談判是由下而上, 容許各國在峰會前提出「自主減碳承諾」, 即每個國家可以提出一套符合自己國情的溫室氣體減排目標。顯而易見, 這套方式衍生岀兩大難題: 一、各國「自主減碳承諾」加起來仍會令「全球碳配額」爆燈, 無法達致升溫不超出2度的目標; 二、各國「自主減碳承諾」自說自話,有多有少, 不符合公平原則。

距離峰會召開日期少於一個月,這正是今天出現的僵局: 即使所有「自主減碳承諾」成真, 全球會升溫攝氏2.7至3.5度, 許多環境變化會進入惡性循環的失控狀態。

富國縮骨  窮國進取

18家國際環保、勞工及發展組織, 包括樂施會、野生動物基金會等等,剛出版了一份名為<公平分擔>的報告, 詳細分析了「自主減碳承諾」如何不足, 以及如何才能達致公平分配。報告提出了一套「公平配額」的計算準則, 綜合考慮每個國家的「歴史碳排放量」(即從工業化至今的累積溫室氣體排放量) 和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即每個國家在滿足國民基本需要後所能調動的資源) 。

按此準則, 發達國家的減排承諾嚴重不足, 例如日本只滿足了「公平分擔額」的一成, 、美國兩成、歐盟稍高於兩成、俄羅斯則是零承諾。反之, 多數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印度、印尼已超額承諾, 巴西約三份之二,但進一步減排的潛力仍然十分巨大。這意味著發達國家不僅須加大減排力度, 更應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巨額財政資助和技術支援, 才符合公平原則。但要把資金技術從富國的口袋搬到窮國, 正當歐盟經濟風雨飄搖和美國復甦步伐未明之際, 實在談何容易。

由於香港是高度自治的經濟體糸, 兼且是中國境內最發達城市, 所以特區政府有理據亦有權力提出比中國更積極進取的「自主減碳承諾」。這不僅可讓香港在國際談判上建立道德力量, 更有利中國代表團向發達國家爭取更佳條件, 特別在資金和技術轉讓方面, 北京官員萬不可因大國崛起的心態而放棄應該爭取的國際援助。

解決方案 子孫問責

國際經驗說明,要實踐前瞻性的可持續發展策略,光靠政府無異痴人說夢,所以公民社會牽頭推動和商界市場調動資源,都是必不可少的要素。鑑於氣候峰會處於關鍵時刻,關注團體已組成了香港民間代表團前赴巴黎。據悉環境局長黃錦星亦會率領特區官員參加中國代表團,並在起行前宣佈香港的應對策略。

法國政府深知今次峰會成敗事關重大,所以除了主持國際協議談判,更設定峰會主題為「解決方案的議程」,含義是所有參與者都有提出解決方案的責任,亦需發揮創意應對氣候變化。要全球在2050年達到近乎零碳排放的目標,無異要求人類馬上開展一場前所未見的經濟革命。

香港以國際都會自居,亦是國民產值名列前茅的發達城市。我們會否因身為「有機會拯救地球的最後一代人」而自豪,還是會成為子子孫孫永遠詛咒的一代人,從巴黎峰會的成果中可以看出端倪。

 

 

<原文刊於明報2015年11月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