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彼邦的郵筒這兒的樹

2015/8/10 — 18:18

( 料料圖片 圖片來源:KIM DANIEL )

( 料料圖片 圖片來源:KIM DANIEL )

【文:夏水】

別以為長命百歲就會獲得世人尊重,四個長者,明明垂垂老矣,手震到連縛雞之力也沒有,卻被上大人看成危險殺手,一二三四齊齊被斬首,問訊?沒有,一夜,頭就落地,身首異處不明不白,安享晚年得啖笑。

長者死亡日常,以為是奇門慘案百年一遇?給你點溫馨提示:5年前,老人綽號「阿鬼」,道上好哥兒,從南洋渡海而來,70年來默默看守一代代學生,臨老患了病,又遭人拔了喉,最終也是死在刀口下不得善終。有時死不了,又輪到一世絕育,同是道上哥兒叫英雄,受了點傷,經常射得一地血,人家看不過眼,這邊摘除那邊包紥,堂堂英雄成為不育小太監,哀哉!

廣告

嘛,倒是外國的月亮特別圓,敬老福利也是人家好,夫婦二人,連老人也算不上,大風大雨下給大招牌撞個正著,腰就伸不直了。人家政府體恤民意,給他們開個永世不逐客令,刀槍字彈通通不怕,一路供奉直到永遠,甚至還準備為他們推出商品呢。

都說這個城市,久而後安之,習慣懶惰一刀切、習慣血案日常、習慣將美好事物推倒、也習慣不給市民回憶立一些導航路標。百年樹、讀過的小學、好吃的小店、漫畫鋪影音店、皇后碼頭囍帖街,Adios一路走好!到你想回望半生,可在大堆拆卸工程的塵土中,你其實對過去也說不得準。但你如果有機會走到台北,走到東京,在大樹般每日成長的高樓大廈群中,你仍有機會,找到十年前去過的牛肉麵店、街道轉角的大黑屋,因為她們愛新鮮,也知道要念舊。一個城市經典與否,談的是格調,不在基建。

廣告

所以,看我們一邊破舊,立法會又一邊準備研究撥款興建「新景點」:一座座面目模糊商場、身價幾千萬的音樂噴泉、滿城盡帶大藥房,為了強國朋友統戰自由金,我城早已如病樹內部腐朽,奇臭難擋搖搖欲墜。「如果我們在這一帶精耕細作,把一切該保留的東西保留好,把一切該擴大的東西擴大……香港是驚人的精彩」陳冠中《我這一代香港人》如是說,但今日我城,只剩下得人驚的精彩。甚麼都是土地問題嘛,明白的。我不禁又想起錢鍾書:「看我們成年人在造成甚麼一個世界,甚麼一個社會,給小孩子長大了來過活。」今天我們是要選擇珍惜,還是放手?

樹或者會說:如果有來生,阿彌陀佛,但願不在此地做木棉,不做細葉榕也不做鬼樹,前生鋸下死,今世可否輪迴做張信紙,放到台北這對最萌郵筒心中,向世界出發?

 

 

作者簡介:八十後,窮得只剩文字,存黑心,懷刻薄,說人話;亂寫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