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改劃郊野公園爭議」談到「成熟社會運作模式」

2015/1/19 — 18:30

1. 熱烈的改劃郊野公園爭議流於粗疏

郊野公園改劃房屋用地問題之本質,只是撥出適合改劃為房屋用地的百分之一郊野公園面積作建屋用途,但近日在香港被錯誤命題為「環保與發展的對决」,給予市民兩者勢不兩立之印象。

熱烈的討論反映市民關心環保,為公眾及自身利益發聲,當然是民主社會的好事!但作為城市規劃師,我察覺到討論的內容往往太粗疏、流於空泛,甚至誤導市民!我略盡社會責任,在此釐清關鍵事實,澄清誤解。

香港土地規劃過程中每一個改劃用途的個案 (Rezoning case) ,都會經過嚴謹的考慮,顧及各方面因素。

廣告

在宏觀區域規劃覓地過程 (Regional Site search) ,規劃師會篩選出對郊野公園的規劃原意損害不明顯、環境負面影響最少,郊野公園使用者最能接受,建屋最具效益的最佳地點。可能乎合初步條件的地點全部經測量人員實地觀察、記錄現狀,嚴謹評估,從中挑選出認為初步適合的選址,建議在地區規劃 (District planning) 跟據既定程序再作審議。

初步選址名單內每一個改劃用途個案,在地區規劃程序中,均須要經過既定的公眾諮詢 (Public Consultation)、政府各部門 (包括負責環保的部門) 意見協調,城市規劃委員會審議,以及公眾人士有權提出反對的法定程序 (Statutory procedures) 。

廣告

地區規劃過程詳盡審議每一個建議改劃地點個案,考慮因素包括:

  • 原來用途
    剔出的郊野公園土地對規劃原意,包括自然保育、公眾消閒、自然教育等,會否造成實質損害?
  • 改劃用途
    房屋發展是否有配套基建配合,例如道路、水、電、排汚……?與鄰近其他用途是否協調?
  • 持份者 (Stake holders) 意見
    受改劃影響的市民,包括該範圍郊野公園的使用者,附近居民,環保團體……是否支持?反對意見是否合理?
  • 替代地點 (Alternative sites)

    該區附近有否其他更適合改劃的替代土地?

審議改劃建議地點的其中一個原則,是根據每一個個案的優點及缺點,作具體考慮 (Each case considered on its own merits),故此批准一個地點的改劃不應做成不良先例。

香港郊野公園面積龐大,遍佈港島、九龍、新界各處。當我們釐清了土地用途規劃中改劃用途的實際情況,理性地去考慮了這個改劃議題的關鍵事實後,就可以了解到,不難從中篩選出僅是百分之一 (1%) 各方面均適合的改劃地點。四萬多公頃郊野公園土地中,質素參差,當中相信不乏使用者不能到達 (inaccessible),或選擇不去探訪的劣質地區。這些行山人士不曾踏足的地點 (Untrodden area) ,環保價值比較低的地點,大都位於郊野公園邊緣地帶 (Marginal/Peripheral areas),若果其他因素亦評估為合適,才可合理地納入考慮篩選的初步選址名單,進入地區規劃程序。

由此可見,《「郊野公園阻人上樓」歪論又來了》一文中的郊野公園房屋建設蒙太奇示意照片 (Photomontage) ,曲解改劃郊野公園的建議,然後針對曲解後的建議(替身稻草人)攻擊。林超英先生學識廣博,惟今次他的規劃分析略嫌粗疏、流於空泛想像,犯了名副其實的「打稻草人謬誤 (Attacking a straw man fallacy) 」!他先前主觀認為改劃郊野公園案例會像癌細胞一樣漫延之論述,亦罔顧規劃審議過程中,每一個個案具體考慮的客觀現實。

2. 成熟社會運作模式

近日改劃郊野公園爭議,去年反東北發展,以及年前反高速鐵路發展的群眾運動,在在反映了香港社會未夠成熟的一面。

誠言,民主參與公共事務決策是成熟社會的標誌之一。但我們同時不可忽略成熟社會的其他重要方面:

公眾事務的決策要基於整體的公眾利益 (Public Interests)

部分市民熱情參與表達出來的意見固然是決策的基礎之一,但社會的決策要公平地平衡不同持份者(Stake holders) 的意願及利益。善於發表 (Vocal) 的個人及利益團體 (Interest groups) 的意見不應掩蓋其他沉默,或許是大多數人的意願。

同時,公眾利益包涵多個方面,例如考慮環保、發展、改善民生、短期及長遠社會目標、實現目標的優先次序等各種因素。決策者須要衡量各方面的利益和需要,作出全面評估 (Comprehensive assessment),而並非只側重單一角度的考慮。

公平、公正及公開的既定辦事機制和法定程序比零星的傳媒輿論、個別團體或個人的强烈表達、甚至群眾運動,更能統合各種因素,掌握決策中平衡各方面考慮的關鍵公眾利益。

公眾事務的決策要基於理性和知識

現代社會議題趨向複雜,往往要採用專業的分析方法,例如上述的規劃專業,才能抽絲剝繭地去深入釐清問題,深思熟慮去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種辦事方法類似技術官僚 (Technocratic) 。但當民主程序 (Democratic process) 已經充分發揮,各持份者表達的意見已經在決策程序中得到充分反映以後,實際問題客觀分析 (Objective analysis of real world problems) 的態度,無可取代。相對於個别人士或利益團體主觀執著的思維、滿懷熱情但粗疏誤導的空泛構思、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才是社會進步的堅實基礎。

希望各參與討論者反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