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應對氣候變化固步自封 最終減排無望

2015/6/29 — 21:00

Photo Credit: wang song / Shutterstock

Photo Credit: wang song / Shutterstock

【文: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高級氣候項目主任 姜燕森】

《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即將結束(6 月30 日),過去兩個多月以來,社會各界人士對於如何規管兩電的利潤、開放電力市場、節能減排及發展可再生能源均提出不少建議。近日,有能源經濟學者在報章撰文批評在香港發展可再生能源發電並不可為,並以兩電擬建海上風場的例子,力陳發展可再生能源將涉及巨大成本,需要由市民全數支付,認為與其發展可再生能源,不如將資源放在節能上。

單靠節能  不足全面減排

廣告

學者指:「從經濟角度看,節能才最具成本效益,而非發展可再生能源。」無可否認,節能是減排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但按以上邏輯推論,如果只做最具成本效益的事,倒不如棄用成本依然昂貴的天然氣發電,索性全面使用煤電,最終氣候肯定失救。說穿了,學者的論述漠視了氣候變化的重要性。

近年節能技術躍進,讓節能成本大大減少,例如LED 燈的價格大幅下調,但奈何單靠節能,並不足以解決氣候變化的問題。以香港為例,過去十年的節能表現並不理想,整體用電量仍然上升,原因之一顯然是在現行《管制計劃協議》下, 兩電的節能目標根本不及全港全年用電量的千分之一,協議只要求中電節省1200 萬度電 (2011年售電量的0.04%)及港燈節省300 萬度電(2011年售電量的0.03%)。若單憑節能,慳得了荷包,救不了氣候。面對氣候變化嚴重和迫切的威脅,絕不容許我們只做所謂「最具成本效益」的事。

廣告

事實上,節能從不是發展可再生能源的競爭對手;反之,要拯救氣候,節能與發展再生能源兩者必須同時推進。香港雖然人口密度高,然而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潛力卻不容忽視。政府在2002年委託顧問公司進行可再生能源調查,指出太陽能可以為香港提供10%的電力。香港理工大學於十年後亦發表類似的研究結果,若在全港可用天台安裝太陽能板,所提供的電力可達2011年總體用電量的14%。當然,我們明白不是全港的天台都可加裝太陽能板,但至少我們的電力市場應該容許市民有選擇發展可再生能源的空間。

《管制計劃協議》阻礙可再生能源發展

學者另一個對再生能源的質疑更令人不解:「風場落成後,佔公司(中電)總發電量的百分之一點四,但整體電價需上調百分之二,反映風電成本依然昂貴。」上述分析將電價上調完全歸咎於風電成本,卻忽略了兩電要賺取利潤的因素。以風場為例,現行的准許利潤率為11%,中電在發電成本以外,每年也要收回11%利潤上限,也是令電價需上調百分之二的原因。

如果我們因為兩電的准許利潤過高,而放棄發展再生能源,根本就是削足就履。反觀,外國推行以上網電價(Feed-in Tariff)的安排,保證向獨立發電設備購買電力,鼓勵電力公司以外的民眾發電。這個措施有助打破電力市場的壟斷,也成功地讓再生能源發電的成本大大下降,至少一般市民,或者其他企業不會如兩電般獅子開大口,要求11%的回報率才投資再生能源,而且更會主動研究控制成本的方法。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早前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意見調查,發現市民普遍對於只由兩電發展可再生能源有所保留,逾八成受訪者支持政府開放電網,讓兩電以外的投資者發展可再生能源。逾半受訪者更表示如果電力公司承諾購買電力,便會考慮投資可再生能源設備。可見,大部分市民都願意為了保護環境出一分力,希望可用新模式發展可再生能源。

既然社會有此良好意願,接下來應該思考如何改善電力市場的規管,令發展節能和再生能源的成本效益得到提升,而不是單以「這不是最具成本效益」而否決可再生能源。醫生救人,也不會只用最具成本效益的療法;救氣候,同樣不應把再生能源拒諸電力市場門外。

 

《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即將結束,把握機會表達意見,請即到此簽名︰wwf.hk/fitelectricit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