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值得更好的生活

2015/3/27 — 20:16

很久沒有寫文章,我想我和大部份港人都一樣,被一股鬱悶壓在身上,那股鬱悶就是,好像做甚麼都是徒勞無功,像第三條跑道,擺明就有問題呀!不論從經濟、民生、環保、程序等方面來看,都沒有興建的理由,那1415億投資在火星身上都比多建一條跑道划算,然而我們還是終極洩氣,因為我們想不到一個可以阻止政府上馬的方法。

上星期我因工作緣故跟隨了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的會長 Samuel 一起視察港珠澳大橋工程如何影響海豚,其實我每次看見海心情自然就會平靜,但這天出海沿途都只見大橋的建築工程,而且,雖然這片海域劃分了中港邊界,但其實都是同一片海,可是香港的環評不能套用在大陸的海域上,因此大陸那邊儘然一直飄出黑煙,我們明知道污染最終還是由大家殊途同歸地共享,卻無力阻止。

現時大嶼山北邊已因大橋工程,而幾近將中華白海豚趕絕,在香港發展似乎是硬道理,只是我看著一艘艘高速船駛過時,我一直在想,我們要這麼快幹甚麼?我們要這麼多選擇幹甚麼?現在香港和大陸的交通還不夠便捷嗎?為甚麼還要一項又一項的工程去傷害環境?即使真要計算所謂的經濟效益,又真的經濟實惠嗎?

廣告

最近海豚不斷死亡,我覺得是有隱喻的,儘然我們常說要科學要數據,但或許海豚也明白,自己家園快將不保了,牠們雖是人類的好友,但政府除了有需要時就拿海豚出來做吉祥物,其餘時間又對海豚做過甚麼?我們和海豚也一樣,被困在一個進退失據的環境裡,同樣為「發展」和「基建」而深深苦惱。

廣告

我也一樣,常因周遭環境而不安,大家說要聯署反對,內心隱若又有股聲音說,唉聯署有鬼用咩,現在立法會也治不了這政府啦。這陣子都聽到朋友紛紛發出「還可做些甚麼去阻止?最終是否又要硬食?」的悲鳴,港珠澳大橋、高鐵等大白象工程仍在超支超時的無止境恐怖興建當中,我們又要迎接一個更可怕更沒用更損害環境的工程了。

我看著海豚,我知道牠們所謂的選擇,就是港珠澳大橋興建後,被迫游到大嶼山的另一邊,然而我仍然相信,香港人對於生活是應該有另一種選擇的,這種選擇不是硬食,而是我們用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去重塑理想生活的樣子。就算失望不能絕望,海豚若沒有我們保護,就真的要硬食工程所帶來的影響,但我仍然相信儘然身上亂世,我們仍有力量去阻止這些荒謬的事情發生,做了也許徒然,但不做就一定甚麼也改變不了,至少請大家持續關注這事情,我也會和大家一起繼續努力的。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