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和海洋公園的恩恩怨怨

2016/5/9 — 1:31

作者提供的行動圖片

作者提供的行動圖片

上星期六的Empty the Tank活動,是全球行動,香港的行動固然是針對海洋公園。我和海洋公園交手很多年,說真的這類形象不錯的本土品牌,加上有很多公關及不太有良心的A貨生態專家,實在不容易應付。

第一次交手,是多年前園方想加密海洋劇場的海豚表演次數(當然也包括海獅及殺人鯨表演),即要她們「開OT」。好多關注動保人士一齊反對,做了很多行動及記者會,最終海洋公園維持原有表演次數,成功反對。

然後交手的是設立冰極天地,即現時山頂的兩個凍冰冰的展館。冰極天地分北極及南極兩個館,當時基於浪費電力及需長途運送極地動物而反對。我仍記得海洋公園提供的電力數字,為提供超低溫的環境,每個館的冷凍量,等同約999部家用冷氣機的製冷量。在香港這個炎熱的地方設極地館,是何其反智。

廣告

當時的爭議之一,就是關於引入白鯨。冰極天地目標引入的動物,大部份能由其他國家水族館買到,但白鯨就需要由俄羅斯野生捕捉,鯨豚專家洪家耀博士也極力反對。和海洋公園開過數次會,當時盛智文還算開明(或扮開明),仍有不少溝通機會。最終,海洋公園屈服於公眾壓力,不引入白鯨,但冰極天地就仍然興建。

之後,開始有Empty the Tank 年度活動,多謝主辦者及義工年年都盡心盡力籌辦,我要慚愧不是年年都有參與。但活動的目標,我每時每刻都會說明,並非要立即放生館內的海洋生物,而是要交待減少「囚禁」動物數量的時間表,以及取消海洋劇場。

廣告

海洋劇場的動物表演,一方面是勞役動物,將觀眾的快樂建築在動物的痛苦身上;二方面是給予觀眾動物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印象。對小朋友是一種極負面的教育,是糖衣毒藥。

此外,大部份在自然界的海洋生物,每天游很長的距離,可達幾十甚至過百公里,但在海洋公園卻要被困在狹小的缸內。另外,在海洋公園的海洋動物,大部份生命都比野生的短。

Empty the Tank的意義,大家不要誤會是立即將動物放生,而是要海洋公園提高動物飼養及死亡率的透明度,以及交待一個時間表,減少囚禁海洋生物。而海洋公園最罪大惡極的冰極天地及海洋劇場,則應盡快關閉!

若你是家長,若真的要去海洋公園,記得為子女提供適當教育,海洋動物是不應困在缸裡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