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握握手做個好朋友?】大群族羚羊易染寄生物但病徵較少 學者:與社交行為增加有關

2018/12/20 — 17:24

葛氏瞪羚,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葛氏瞪羚,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講起寄生物誰都敬而遠之怕被感染,但上月尾刊於《英國皇家學會報告 B :生物科學》的研究顯示,與較大批同類生活的葛氏瞪羚 (Grant’s gazelle) ,雖然會更受腸道寄生蟲感染,但跟數量較少的群族相比,較不易出現厭食情況,顯示社交行為某程度減少病徵。

該研究由美國佐治亞大學生態學家 Venessa Ezenwa 與明尼蘇達大學動物醫學博士生 Katherine Worsley-Tonks 於非洲肯亞進行,團隊在當地捕捉野生葛氏瞪羚,將之標記、記錄體重等多個數據後,收集其糞便樣本以了解其體內是否有腸道寄生蟲。

團隊將其中一半葛氏瞪羚以有效 120 日的杜蟲藥醫治,另一半則直接在記錄後放生作為控制組。在為期逾 500 日的研究,團隊不斷監察這些羚羊的社交行為與進食習慣,同時會再不斷收集糞便樣本,從而了解牠們體內寄生蟲數量變化。

廣告

團隊發現,個體數目最多為 25 隻的葛氏瞪羚較大族群,比起少於 5 隻以下一起生活的小族群,有多 39% 感染腸道寄生蟲風險,但屬大族群的個體進食量明顯比後者多。團隊認為其中一個解釋是因為大群族所受的保護較高,也有較多社交行為,個體可多放時間於進食,而不必長期留意周圍動靜。

這亦稱為「多眼假說 (“many eyes” hypothesis) 」。此假說認為,雖然群族較大被捕獵的風險也會增加,但由於個體數目增加,將警戒範圍與方位增加,各個體都會在有危險時合作通報族內成員,從而騰出更多時間有其他行為模式,最典型的就是進食。

廣告

然而,團隊強調發現未必適用於受其他較罕見的寄生蟲感染的野生生物種,未來將要更多實驗,了解這種社交行為造成的生理及行為機制影響。

Ezenwa 指,既然在野外無論如何都會受感染,成為一大群族的成員可能是減少受影響的重要方法,這關乎社交互動的成本和收益。人類與葛氏瞪羚一樣也是社交動物,而現時我們已知社交對人類健康有很大影響,因此 Ezenwa 認為需要好好理解社交互動如何帶給人類優勢,減少寄生物相關疾病的影響。

寄生物對生態系統非常重要,是食物網八成連結的來源,有效地控制野生生物數量並保持食物網的能量流動;一個生態系統中有高寄生物多樣性會更為健康,因為這樣增加了物種之間的競爭、減慢疾病傳播速度。如果寄生物滅絕會引致生態系統不穩,去年刊於《科學進展》的研究曾指,氣候變化持續加劇的話 2070 年全球三分之一寄生物將會滅絕,屆時人類也會身受其害。

來源:
Phys.org, Social animals have more parasite infections but lower infection-related costs, 19 December 2018

報告:
Ezenwa, V.O. & Worsley-Tonks, K.E.L. (2018). Social living simultaneously increases infection risk and decreases the cost of infection.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285. DOI: 10.1098/rspb.2018.2142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