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過我們的大嶼山吧!

2016/4/26 — 14:40

水口濕地中的主角——水牛和牛背鷺。

水口濕地中的主角——水牛和牛背鷺。

大嶼山全民新空間 Space for all ,單看這個題目,已估計到在大嶼山發展委員會眼中,大嶼山只是一個偌大的空間,有待他們去掏空和利用。大嶼山確是很大,香港第一大島嶼,擁有全港第二、第三高的山峰,有最長的沙灘,有不少海灣,除此以外,他們對未來大嶼山的想象可能就是北部和東部填海發展,建新市鎮和旅遊景點,建橋搭路鑽隧道,四通八達。南部把濕地抽乾,建這個樂園或那個仿人間淨土,商業味濃的旅遊景點,被打造成一個全民的新空間。

發展大嶼山,野生生物都會像這葉蟬般扁嘴。

發展大嶼山,野生生物都會像這葉蟬般扁嘴。

廣告

到東涌灣淺灘覓食的海鱟。

到東涌灣淺灘覓食的海鱟。

廣告

其實在這個發展爭議上,我們攪清楚了基本的問題嗎?為甚麼大嶼山需要這麼多填海,新發展的市鎮能容納數十萬人口,那麼這些人口增長從那裡來呢?新市鎮又是否一定要建在東部人工島上?北部要增加幾多的旅遊景點,才可滿足客量,有沒有評估旅遊設施的可承載力?南部是否一定要劃為休閒旅遊之用,為何不可把重要的生態地點進行保育或永續管理呢?還有一大堆問題如古蹟文化如何保育,不包括土地的矛盾衝突,海洋保育區的倒泥破壞等。

沙螺灣的百年古樟樹。

沙螺灣的百年古樟樹。

香港獨有的短腳角蟾。

香港獨有的短腳角蟾。

香港政府在未來的發展計劃上,往往都是假大空,好大喜功,最喜歡破壞自然生態,建設虚假人造物,沒有真正理解當地的人和物,更不會把大嶼山真正的原居民放在眼內。

我很喜愛大嶼山,與她有過不少難忘的經歷。我也不知道大嶼山未來應該是怎樣?但怎樣也好,都絕不會是被大興土木下的大嶼山。用我的回憶印記,來回應這個諮詢。請大家也要發聲,不要被發展,被代表

大嶼回憶記

塘福渡假屋,快樂過週末;

鳳凰觀日出,擠在小木屋;

萬丈瀑露營,仰望滿天星;

霧鎖大東山,雲海永難忘;

爛頭石屋營,千禧首日出;

水澇漕攀澗,享海天浴池;

黃龍親子游,樂享清水潭;

夜探大蠔河,驚險又刺激;

水口探濕地,尋訪紅華娘;

貝澳看水牛,賞無限生機;

望東青年營,晨早尋江豚;

長走芝麻灣,獨享清靜境;

夏日長沙灘,弄潮樂無窮;

東梅觀鳥行,自在又舒暢;

陰澳踏浮木,此情已不再;

梅窩單車遊,探洞賞瀑布;

遠走分流角,察看海兩色;

大澳艇遊涌,尋訪白海豚;

東涌至大澳,欣賞百年樟。

南大嶼郊野公園山徑上的螢火蟲。

南大嶼郊野公園山徑上的螢火蟲。

長沙南面的夏日銀河。

長沙南面的夏日銀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