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施政報告前夕】民間研究倡「棕土優先」 促政府停止盲搶地

2016/1/11 — 19:44

近年政府大力鼓吹要多元開發土地,包括改劃與郊野公園同樣重要的綠化帶,和進一步填海。要解決「土地問題」,是否就只能以生態災難為代價?民間團體本土研究社近日發表研究報告《棕跡》,指出本港棕土面積逾千頃,建議政府可積極徵收解決「地荒」。成員期望政府在星期三(1月13日)發表的施政報告中,落實以「棕土優先」應對香港實際的土地需求。

棕地逾千頃 運用效率成疑

棕土,或政府官方所稱的棕地,在香港一直未有統一的官方定義。是次研究所定義的棕土,為受破壞而難以復原為農地狀態、作草披用途的新界鄉郊農地,大多被改作臨時工業用途,包括貨櫃場、停車場、貨倉、回收場等等,亦有不少被低度使用,甚至閒置。

廣告

本土研究社以Google2015年航空圖片加上實地考察,統計出全港棕土面積達1192公頃,對於被指以Google工具作研究「兒戲」,成員楊夏至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民間團體資源有限,研究雖力盡嚴謹,亦不免或有誤差,但強調航空圖片加上實地考察,是地政總署亦沿用的方法,認為指控有欠客觀和理性。

本土研究社以Google Map航空照片及實地考察測量棕土範圍。

本土研究社以Google Map航空照片及實地考察測量棕土範圍。

廣告

按2015年立法會秘書處研究刊物ISE10/14-15描述,棕地泛指位於新界鄉郊地區、充斥各式各樣工業活動的農地,當中的工業活動,大多「不配合周圍環境」。事實上,現時不少棕土,特別是違規改建的棕土,既缺乏基建配套,亦無妥善管理,以致土地運用效率低,甚至造成嚴重的土地污染問題。

發展棕地「似是而非」?

「為了應付甚麼需求而開發土地?」和「開發什麼土地應付需求?」是土地開發的兩個重要命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2015年1月網誌提到,香港市民有迫切的住宅需求,先發展棕地,而暫緩其他土地發展計劃如「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觀點「似是而非」。

本土研究社成員林芷筠指出,現時香港住宅需求,並不單純是從「安居」而來,有一大部分是由匯率變動、樓價上升衍生的投資需求。住屋之所以「供不應求」,除土地供應量外,亦涉及房屋分配制度問題。目前大約七成土地都用來建私人樓宇,三成起公營房屋,但私人住宅卻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本土研究社於去年5月開立Facebook群組「吉宅名捕」,「捕捉」本地「吉宅」,發現多個懷疑入住率極低的私人住宅。

洞梓路棕土。

洞梓路棕土。

至於應開發甚麼土地去應付需求,考慮到環境因素,成員認為「棕土優先」能從減少開發綠化帶的需求,達到維護新界鄉郊環境及社區生活質素。反之,在政府「盲搶地」下,無止境的改劃會令居民生活、農業、保育都會大受影響。發展棕土既然對環境極為有利,為何政府發展棕地步伐卻遲緩不定?

陳茂波局長多次在網誌表示,發展棕地並非易事,主要論據有四:一,高昂的清拆成本;二,複雜的收地賠償搬遷問題;三,長時間的技術評估及審批程序;四,部分棕地位置偏僻,缺乏基建設施,發展潛力有限。

林芷筠回應,改劃發展棕地,所需的長時間審批評估,以及清拆、賠償、重置成本,在開發綠化帶及私人農地時同樣都會有。成員強調處理棕土問題,應正視全港的棕土,而不應單單着眼於具發展潛力的部分,即使部份棕土並不適用於建屋起樓,位置和配套均缺發展潛力,亦應受到正視。成員認為政府應從訂立棕土的清晰而統一定義、公開棕土資料庫開始,讓全民可共議棕土的未來發展,建構整全的棕土政策。

《棕跡》完整報告現正進行群眾募資出版,預計於今年3月出版成書。報告提供民間研究所得的棕土資料,並就棕地發展向政府提供建議,包括建議政府可積極資助環境修復及產業轉營,興建多層式停車場取代露天臨時停車場,為棕土發展提供有利條件。

 

香港棕土地圖2015(Google Map)

本土研究社【年度壓軸出版企劃】《棕跡》《水耕透視》

 

相片來源:本土研究社

附錄:

欠缺規管的棕土

1905年,政府全面測量新界土地,與新界原居民簽訂《集體官批地契》,地契的附表列明土地用途及業權,劃分「屋地」和「農地」,但建築限制並無仔細列明,其後不少新界土地轉變成貨櫃場或停車場,棕土漫延。

1983年「生發案」中,高等法院裁定「生發地產投資有限公司」在農地上存放鋼條並無違反《集體官批地契》,指存放鋼條不是「建屋」或「從事厭惡性行業」;只是兩年臨時用途,並無長遠地改變土地用途。判詞發出後,多幅未開墾的農地被改作「臨時」工業用途,棕土數目持續增加。

1991年政府修訂《城市規劃條例》,但修例並無追溯性,即修例前已存在的棕土不會被追究,而修例後亦一直存在監管不力的問題。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