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裝設計師 Kay Wong 談時裝解毒

2017/1/24 — 15:39

剛過去的 Mobile Wardrobe 我們送出了約 500 件衫中,大概三分一是本地設計師黃琪(Kay)拿來、屬於其品牌Daydream Nation 的衣服。感覺上,她似是要斷捨不斷設計時裝的過去,更輕鬆地繼續其「一年不買衫計劃」。由這位時裝設計師解說時尚解毒,最好不過。

不做時裝,是因為 Fast Fashion 剝削設計師的生存空間

Kay 於一年前毅然結束了香港的工作室,跑到丹麥進修,期間毅然自發「一年不買衫計劃」。一個時裝設計師親手把品牌撤出香港,身邊朋友對她的決定都難免感到錯愕,甚至有點不明所以。但對 Kay 來說,這是反思擠身十年時裝界歷程後的一個理性決定。

廣告

Kay 對時裝的反思,始於兩、三年前。Fast Fashion 崛起,一年推出近52季的衣服,使獨立品牌為求存亦不得不加快生產的腳步,過程中犧牲的是設計質素。「由設計到生產、批發到零售,我們都是一季接一季馬不停蹄的做,去到某一點便發現,為了追趕新一季的衣服,許多細節未來得及處理就已經要生產;然後不斷惡性循環,永遠只有愈來愈趕。」

Fast Fashion 把人洗腦洗到認為衣服是應該便宜的,但地球資源其實有限,這樣下去好快玩完,所以我嚴重地覺得要停一停。

廣告

而 Daydream Nation 的滑落,也與 Fast Fashion 的霸道有關。Kay指出,品牌剛推出的時候,市場反應良好,人們理解及接受獨立設計師的作品,欣賞它們有新鮮感,即使價格較高亦認為物有所值。但隨著時間過去,Fast Fashion愈做愈旺,本著「又平又靚又多款」的旗號大規模壟斷市場,人們漸漸亦習慣平買平丟棄,忽略了 Fast Fashion 背後的種種剝削。

Fast Fashion不講求創作,很多時是直接把 catwalk 上看到的複製成圖,然後大量生產,把抄襲品送到世界各地 ── 整個過程只需用到短短七天時間。Kay 認為他們剝削了循規蹈矩的獨立設計師,生產上亦剝削工人,亦不會理會環境遭受的破壞。而這樣犧牲一堆人的血汗後,大集團以低價出售的衣服往往得不到消費者珍惜,穿了幾個月就丟棄。「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Fast Fashion 把人洗腦洗到認為衣服是應該便宜的,但地球資源其實有限,這樣下去好快玩完,所以我嚴重地覺得要停一停。」

於是她結束香港的工作,退出這場時裝遊戲,卸下慾望創造者的角色。

二手衫可以融入每個人的生活

Mobile Wardrobe 參加者手上拿著的就是 Daydream Nation 帶來的衣服,全新,未剪牌。不少參加者都表示,在這裡居然有本地設計品牌的全新服飾,為之驚訝。

Mobile Wardrobe 參加者手上拿著的就是 Daydream Nation 帶來的衣服,全新,未剪牌。不少參加者都表示,在這裡居然有本地設計品牌的全新服飾,為之驚訝。

2015 年 12 月,Kay 到丹麥來一場 Fashion Detox。期間她看了不少關於 Fast Fashion 問題的紀錄片,愈看愈有感它帶來的只會是雙輸局面。反思過後,她於翌年 6月開始了「一年不買衫計劃」。計劃進行至現在,她感到毫無難度,大概是因為信念夠堅定,亦深受丹麥人的環保文化影響。

「在丹麥接觸到的朋友都很關注環境,他們並沒有二手衫是骯髒、是死人衫的刻板想法,反而很欣賞vintage。Flea market很普遍,賣的不只衣服,二手貨很融入每個人的生活,有個可不斷circulate的市場。在那邊生活都幾容易做到不買新品。」

那麼香港呢?「香港相對較難,沒有相應的氛圍。」她舉例美之,雖然賣的是二手衫,但擺放和分類的方法都不吸引,提不起消費者的意欲。再者,香港的租金昂貴,賣二手衫的店舖往往只能租到樓上舖或不起眼、偏僻的舖位,難以將二手衫推廣得大眾化。
認識你的衣服為世界招來的禍害

「如果你不去了解,你永遠不會買到一些有良心的產品,且永遠參與剝削許多人,包括設計師。」

要讓二手衫變得「流行」起來,其實更需要的是消費者的覺醒。「消費者要被教育,他們不明白一件產品的真實價值,致使他們質疑所謂『貴』的定價。我強烈推介人看《The True Cost》,去明白背後的種種成本。」

《The True Cost》海報相片

《The True Cost》海報相片

《The True Cost》是2015年一套講述 Fast Fashion 帶來的各種剝削及污染問題的紀錄片,亦涉及了對消費主義及資本主義的評論與反思,香港有舉辦過幾次放映會。

監製 Livia Firth 在一次訪問中提及自己與另一名監製兼痛斥 Fast Fashion 禍害名書《To Die For》作者 Lucy Siegle 在 2009 年一起前往孟加拉 —— 很多速食時裝品牌的生產地,眼見自己所穿著的時裝,為遠方的人們帶來甚麼沉重的影響後,感覺就像被人用凍水「兜頭淋」一樣,再也不可以「business as usual」。她說時裝,即是我們每日穿著的衣服,在人文、社會和環境資本息息相關,也對三者帶來沉重的代價。

Kay 說:「如果你不去了解,你永遠不會買到一些有良心的產品,且永遠參與剝削許多人,包括設計師。」

各位的責任:對抗衝動性消費

「只要抑壓得住那一下衝動,通常你會很快發現自己其實不真的喜歡那一件衫,或者想到自己已有類近的款式。」

「只要抑壓得住那一下衝動,通常你會很快發現自己其實不真的喜歡那一件衫,或者想到自己已有類近的款式。」

新年將至,不少人的消費意欲又被挑起。Kay 建議大家首先在購物前認真做次大掃除。「往往都會發現是擁有太多衫,而不是不夠衫。」其次,是要對抗 impulsive shopping。

時裝廣告賣的不止是衫本身,而是一個fantasy,一個你買了穿了同樣的衣服會如海報上模特兒一樣漂亮的假象。看到的當下會被迷惑,而忘記審視衣物的設計與品質。「只要抑壓得住那一下衝動,通常你會很快發現自己其實不真的喜歡那一件衫,或者想到自己已有類近的款式。」最後,是要拒絕 Fast Fashion,不要盲目被低價吸引,買入一些季節性、容易過時的款式。要是真的想要購物,也可以於二手衫中發掘,購買物質好、款式長青的衣物更實際。

Kay 表示,她現在暫且從時裝設計抽身,改以「no new materials」為原則設計藝術品,即使將來再投身時裝亦想以 upcycling 及 sustainable 的方向去創作。假如每個人都能像她一樣,花時間去思考這樣方便但病態的消費環境背後所隱藏的真實成本,然後嘗試踏出改變的一步,為生活、為日漸萎靡的環境作一點努力,當凝聚到成千上萬點的努力,大概就會看到真正可持續發展的轉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