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江水蝕本輸港?故事的另一半

2015/4/24 — 12:45

〈流動資產IV: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水資源管理〉報告封面

〈流動資產IV: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水資源管理〉報告封面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認為,大陸「蝕本」輸東江水到香港,香港人「你飲得人哋嘅水你就要感恩」。事實是否如此?

東江水對香港經濟社會和民生的重要作用,無庸置疑。而供應東江水的東深工程,是資本投入、營運費用及維修成本的大頭,亦是獲利的主要渠道。究竟大陸有無『蝕本』,需探究東深供水工程的發展歷程和粵港供水公司的來龍去脈。

1. 東深供水工程的發展歷程

廣告

網上搜索東深供水工程, 來源於內地的詞條, 皆指其是 「我国政府和人民为解决香港淡水供应困难,经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而建立起来的一项跨流域大型引水工程」, 但這只是故事的一半。就連言之鑿鑿「為港供水」而在100天建成的深圳水庫,也並非完整的事實。

深圳水庫

廣告

深圳水庫是東深供水的基礎設施之一,但一開始,並不是為了向香港供水而建,而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響應《中共中央关于水利工作指示》,在廣東省水利大躍進中、大搞農田基本建設的產物。

據當年的負責人、原寶安縣委書記李富林回憶,深圳水庫,是為解決「寶安縣幾十萬畝農田缺乏水利灌溉設施、‘三天下雨受淹,七天無雨受旱’的問題,… 從1959年冬到1960年春,組織36000多人上工地,從領導到基層幹部,與廣大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 連婦女給小孩餵奶都在工地上」而建成 。

水庫於1959年11月15日動工、1960年3月5日建成。深圳水庫落成後,當年4月15日至10月3日,寶安縣政府同港英當局就深圳水庫向香港供水問題舉行了六次會談。11月15日寶安縣政府與港英當局簽訂了深圳水庫向香港供水協議(亦即第一份東深供水協議),規定每年9月中旬開始至翌年5月底止,向香港供水50億加侖,價格每千加侖(相當於4.54立方米)人民幣一角。深圳水庫於1962年2月1日起向香港供水,1962年至1963年因大旱中斷,東深供水工程提上議程。1964年納入東深供水工程進行改造,1965年起作為東深供水的終端樞紐對港正式供水。

東深供水工程

東深供水工程在坊間廣為流傳的版本,是周恩來總理基於「同胞情誼、血濃於水」,急港人之所急、想港人之所想而親筆批准建設。這,也只是故事的一半,另一半,有政治的因素,更有經濟的考量。

新中國成立之初的前二十年,可謂艱難重重、考驗嚴峻。從1951年的「抗美援朝」、到1956年基本將所有外資和外資商在華企業清理出境,接著是1957年的反右、1958年的大躍進;1960年中蘇關係破裂、外債高企,緊接着1960-62年三年困難時期,剛喘一口氣又爆發了1966年持續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

反复的動蕩之中,國防物資、糧食應急、建設材料、成套設備等,大都需要經港澳進口。而所需外匯,則需要通過出口內地農副產品及原材料到港澳,再轉口東南亞及其他地方換取外幣而得。彼時香港佔內地對港澳貿易總額的95%, 因此,解決香港多年的供水問題、保障香港市場的繁榮和穩定,不僅是政治需要,更是維護新中國經濟貿易、出口創匯、外交戰略及廣泛統戰等核心利益的所在。

經濟角度,與坊間流傳的「廉價」甚至「免費」供應的版本完全不同,東深供水的價格和統包總額的方式,從一開始就已經定論。彼時港英當局曾認為收費過高、希望調整,但中方依照周恩來指示:「每噸收一角錢(人民幣),可定下來,不要討價還價」,最後決定不管供水多少,仍按每噸一角計算,既不打折、也不降價。而且當每年所需供水的量不足規定的年供水量時,亦按規定的年供水量計算水費,所餘水量不能留作下一年度取用。這成為中英東深供水協議的基礎條款,其原則迄今未變。

1999年,香港審計署曾對自1994年以來食水供過於求而造成的「昂貴的浪費」進行了嚴厲的批評。但深究其因,廣東省當局以協議為由堅決反對減少供水,也是導致本港水塘溢流而造成浪費的原因。1997年,港府藉廣東省當局要求港方提供23.64億港元免息貸款以資助興建密封式輸水管道時(即東深供水改造工程),再提減少供水量,經過艱苦談判,達成協議自1998年至2004年,每年減少供水量2 000萬立方米,而真正「實報實銷」的彈性供水協議,迄今仍未有共識。港人因此需為供水的可靠性付出高昂的「保險費」。2006年至2012年,港人花了七年的錢,買進了實際上只是六年的水量。(參見下表)。

粵港供水公司

坊間認為,粵港供水公司是專責向香港供水而成立的國營企業,以非常廉價的水費,「益咗」香港人。這,也只是故事的一半。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國營的粵海企業(與其附屬公司統稱『粵企集團』)及粵投集團在1999年陷入經營困境,資不抵債,必須進行債務重組方能生存。此種背景之下,廣東省政府決定以優質資產「東深供水」進行注資,透過粵企集團及粵投集團在企業、財政及管理方面的重組,以全面重組粵海企業及其業務及管理。

重組後,國營粵海投資有限公司擁有粵港供水(控股)有限公司81%的股權,而粵港供水(控股)有限公司則擁有廣東粵港供水有限公司99%權益。當時港府與粵海投資簽訂的30年供水協議,使粵港供水(控股)擁有向香港供應淡水30年的專營權,成為其估值可令債權人滿意而收貨的關鍵。

而粵港供水,在粵企及粵投集團重組之後一年,一躍而為粵海投資的核心業務,以佔公司營業總額37.5%的比例,貢獻了54%的稅前利潤。迄今,無論外圍經濟環境怎樣變化、粵海投資的其他業務如何變更,粵港供水一直保持着至少貢獻50%以上集團公司稅前總利潤的盈利水平,成為粵海投資最重要的盈利業務。值得注意的是,自粵港供水成立以來,每年來自香港購水的金額,佔其供水總營業額的70%以上。(參見下表)
 

東深供水工程與深圳特區及珠三角發展

東深供水不僅是香港繁榮穩定的保障,也是深圳特區及珠三角重鎮東莞得以發展的基礎。東深供水於1980年代第二期擴建開始,就肩負了向深圳及沿途供水的任務;第三期擴建於1996年完成時,對深
圳、東莞及沿途的供水,已經超過對港供水。

東深供水改造工程於2003年完工,實現清污分流、改善供水水質,「為香港、深圳和東莞地區2,000萬人口和19,000億生產總值提供了水安全保障」。其24.23億立方米的總供水量中,三份之二是對粵供水。

東深工程自1965年啟用以來一直擴展,每次粵方須大量投資有關工程,港府均會以預繳水費的方式提供免息貸款以協助工程集資(見下表)。

東江水量

今年是東深供水50週年。內地大量報導強調「东深供水工程自从1965年3月建成通水以来,安全运行50年,实现量足、质优和不间断对港供水。年供水能力从最初的0.682亿立方米上升到目前的11亿立方米,提高16倍,累计对香港供水超228亿立方米,為香港的繁榮穩定提供了供水保障」。這,也只說了故事的一半。

沒有提及的,是香港自2000年以來的15年裡,僅購買東江水就花了近430億港幣,算上前三十年的買水錢,累計可與國家對南水北調東線主體工程的總投資420億元人民幣媲美。東深供水工程長83公里,年供水量24.23億立方米。而南水北調東線總長1156公里,供水量預計143億立方米。

總括而言,無論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東深供水,都對香港告別制水之痛、實現經濟起飛、成就亞洲國際都市有著不可磨滅的功績。同樣重要的是,它也為大陸對香港實現「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提供了基本保障。這期間成長為亞洲四小龍的香港,在中國後來發展經濟、改革開放的過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東深供水固然是香港的生命線,但香港也一直在為這「政治水、經濟水和生命水」,付着經中港協商同意、符合雙方政治、經濟利益且與時俱進的代價,並在整個東深供水的發展歷程中,對國家和鄰近地區的同胞,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東深供水,是一國兩制框架下、互利互惠的民生工程,看其功績和作用,需要客觀而持平。

 

(本文內容大部分來源於作者2013年7月在思匯政策研究所工作時發表的報告:《流動資產IV: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水資源管理》,如欲了解更多,請到思匯網頁查看原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