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樂施。毅行。尼泊爾 - 2013年尼泊爾採訪後記

2015/4/30 — 23:06

第一次為樂施會義務拍攝是樂施毅行者,這與我熱愛行山有關,毅行者又源起自尼泊爾啹喀兵。 2013 年有機會隨樂施會同事到尼泊爾採訪,記憶猶新......

來到毅行者發起人啹喀兵的家鄉,我們探訪東南面平原的 Nepaltar 地區,樂施會於當地設立項目點,幫助村民對抗貧窮。

作為女攝影師,我十分關注尼泊爾的婦女,三天的採訪之中,採訪的家庭中,很多女孩子都是十多歲便出嫁,一生相夫教子、生兒育女。但很多家庭的丈夫都是離開家園外出工作,妻子便要留在鄉下的家中照顧高堂稚子,勞碌一生就是為了家庭。

廣告

在最後一天探訪的鄉村 Siddhipur Village ,村民都走出來參與村民大會,與樂施會同事討論生活。當時男村民不斷地表達意見,但樂施會的同事冰心希望是知道女性的意見,最後唯有要召集女村民坐在她前面開會。

廣告

這村的村長也頗大男人,經常炫耀自己有兩個老婆!但卻比我這個女攝影師指畫,因為樂施會需要婦女正在水井打水的照片,但村長卻時常走來指指點點,那我唯有邀請他走開,相信村長被我喝走時一定很不是味兒!

尼泊爾是個男尊女卑的社會,女性的社會地位明顯較低。根據樂施會的資料,「全球貧困人口中之七成為婦女。在世界許多地區,因為制度的不平等及性別歧視,婦女缺乏表達需求和意見的渠道,甚至教育、醫療、衞生、就業、清潔食水等基本權利或資源亦無法享有。」

採訪期間看見的尼泊爾婦女,使我很感慨,她們連洗手間的設施也沒有,只可一天兩次,在早上及黃昏,天色昏暗的時候,到草叢解決。

婦女們不單在基本的衛生設施上缺乏,教育的權利也不一定能享有,若果她們本身極有才華,但卻因為她們生於男尊女卑的農村,就沒有了發揮的機會。相比起尼泊爾的婦女,我感恩自己能生於香港,可以接受教育、可以探尋夢想。

這次有三位女性從香港走來,不知道他們會否感到很費解。我卻感到村民時常投以古怪的眼光,而我這個女攝影師就更受注目,經常左邊一部大相機,右邊一部大相機,在村民中來來回回,攀上爬低地拍攝。

採訪中還有一個深刻的體會,尼泊爾人大大小小不分男女,他們搬運的方式都是以頭頂,其中一個小朋友前面背著書包,後面還要背著一大堆柴枝返家。行程中遇上一個年紀老邁、身型駝背的村民,不知道這是否與她從小到大都習慣以頭頂方式搬運重物有關。

這次尼泊爾大地震,震碎無數尼泊爾人的心靈。新聞傳來的畫面,使人動容震撼,盼望你能支持樂施會在尼泊爾的救援及婦女工作。

樂施會網頁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