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樹猶如此: Peter Wohlleben

2016/7/28 — 12:29

在我們的觀念中,動物與植物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動物是有思想、智慧、可以自由來去,植物則相對低等,只有漫無目的地不斷生長,安靜但長壽,自給自足,然後老去凋謝枯萎。動物是社會存在,具有溝通、協作能力,可以成為社群,建立制度秩序,而我們一般認為植物不具有這些特性,假如有人告訴你,樹也有感覺,能思想,可以互相溝通,你第一個反應會是:「傻的嗎!」第二個反應是說:「在魔戒電影中看到,但那是奇幻文學。」有時我抬頭仰望家門外的大榕樹,昔日上班時也常呆望舊政府合署外的大樹,想像它們曾幾何時,佈滿整個地球,存活了好幾億年,難道它們真的沒有思想?

德國一位林務員Peter Wohlleben去年在當地出版了一本書叫《Das Geheime Leben Der Baume樹的祕密生命》,他以三十六篇文章介紹森林和樹木的趣事、冷知識,此書獲德國《明鏡周刊》選為去年暢銷書冠軍。作品最大的發現是樹木是會思考、有知覺、有情感和存在記憶。書中首先以山毛櫸幾百年前初砍伐後餘下的殘樁仍然可以生存作引子,作者發現森林內的樹木,他們根部原來是一種錯綜交織的系統,這個系統可以將同一個樹種結合起來,交換營養,殘樁因此得以存活,原來森林是一個超生物體。樹木之所以成林,是因為森林對每一棵樹都有利,構成一個穩定均衡生態系統,儲存大量水分,製造濕潤空氣,所有樹木都在呵護中成長,而且可以長命。為了大家受惠,大家都無私地付出,因為一旦有樹木枯萎死亡,樹冠層有空隙,暴風及暑氣入侵,勢必破壞樹林的生態系統平衡。

樹的語言

廣告

作者表示樹與樹之間其實是會說話的,但是無聲。動物本來也是靠氣味去溝通,表達,人的體味會有吸引力,如汗水中的費洛蒙。樹也是用氣味去溝通,在非洲草原上長頸鹿至愛吃合歡樹,但當第一棵合歡樹被吃時,短短幾分鐘內,旁邊的合歡樹葉就會佈滿毒素,而長頸鹿也知道避開,走到一百公尺外才再大快朵頤。原因是第一棵被吃的合歡樹會發出預警氣體乙烯,通知同伴,而他們就會分泌毒素來應付不速之客。但有趣的是長頸鹿也不笨,他會找尋那些呆呆地未收到警報的樹去吃。在森林中山毛櫸、雲杉、橡樹都有類似本能,可以辨別襲擊它們的昆蟲唾液,再分泌引誘氣味召喚昆蟲的對頭人來對付。至於樹的愛情、繁殖,一樣充滿策略性思考,如山毛櫸與橡樹,他們的果實是鹿群及野豬至愛,每年秋天便翻遍森林內每一吋地吃光果實,到明年春天來臨時,已沒有任何下一代留下可以發芽。於是樹木之間達成了共識,他們不定期開花,一係就一齊開,一係就幾年沒有,等野豬野鹿在冬天餓死,而一齊開花結果的那個秋天,果實滿地,但動物數量下降,結果翌年春天留下可以生長的果實,成功繁殖下一代。《樹的祕密生命》有三十六個這樣有趣的故事,作者不用艱澀的植物學及森林學術語,改用擬人化的表達方式,看書時猶如跟着Peter Wohlleben一邊漫遊森林,一邊聽他講解。

香港有茂密樹林有多元化的生態,這不是天賜,而是自十九世紀以來有計劃地植林的結果。我誠意向各位家長推介這本書,我們也可以變身Peter Wohlleben,同孩子行山時,將樹的生命告訴他們,希望大家懂得珍惜這片得來不易的綠。

廣告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