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候逃兵:香港追上特朗普?

2017/6/14 — 11:19

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入敘利亞和利加拉瓜陣營,成為全球第三個自絕於《巴黎氣候協定》的國家,不但引來全球領袖責難,在美國國內更激起極大反嚮:12個州份成立「美國氣候聯盟」,289名市長聯署聲明,誓言要加大力度履行《巴黎協定》,有指美國駐華代理大使阮大為(David Rank)甚至因此憤而辭職。

美國的退縮正好成為中國的契機,總理李克強趁機與歐盟聯手,強調會共同承擔領導角色,不僅執行更會加大對《巴黎協定》的減排承諾,亦暗示會填補因美國退出而拖欠20億美元用以支援貧窮國家的資金。

香港人喜歡「剝花生」,這些國際政治舞台上的角力固然精采,特朗普一再出醜似是意料之內,但橫看竪看也跟香港沒有多大關係。可是,若果大家有留意今年初特區政府破天荒由16個決策局和部門制訂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再比照當今的新形勢,便明白林鄭月娥領導的新班子必須把應對氣候變化視為重大政治任務,稍一不慎便會令香港變成追隨特朗普的氣候逃兵,貽笑國際社會。

廣告

香港氣候行動 國家政治任務

《香港藍圖》的第一章大字標題指出:「承接《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已於2016年11月4 日生效。按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巴黎協定》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顯而易見,履行《巴黎協定》是特區班子不折不扣的政治任務,既影響本地民生,更關乎國家聲譽。

廣告

《巴黎協定》的特色是每個簽約國都可以按本身情況提出「國家自主貢獻」,美國奧巴馬政府當初承諾2025年的碳排放比2005年減少26-28%,其實並不算進取,按照現今當上聯合國氣候變化大使的前紐約市場彭博估計,即使聯邦政府退出協定,只要各州政府和商界協力,美國仍然可以達標。尢其是特朗普大有機會在五年後下台(甚至因「通俄門」提早被彈劾下台),若果新政府重新加入協定,美國退出的負面影響原本令全球暖化加多0.3度,會削弱至只增加0.01度左右。所以特朗普雖然自以為「好打得」,到頭來影響可能微不足道,更有利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增添道德力量。

中國的「國家自主貢獻」包含了四項2030年需達到的主要目標: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及森林蓄積量比2005年增加45億立方米左右。

按照「氣候公義」原則,凡是歷史上排放量較多和經濟較發達的地區,應當承擔較多的減排義務,因為貧窮地區的人民不應承受發達地區造成的禍害。以此推論,香港作為中國境內經濟最發達和人均排放量較全國平均值更高的城市,理應減排幅度更大,但實情是否如此?

減排策略脆弱 違反氣候公義

以《香港藍圖》訂下的目標跟中國「國家自主貢獻」首三項目標比較:第一項是碳排放量見頂的年份,香港定於2020年,而國家目標是2030年,但按不少專家估計會提前十年達標,所以兩者相約;第二項是碳排放強度,2030年香港減65-70%,勉強比國家目標(60-65%)稍勝;第三項是2030年可再生能源比重,香港佔電力供應的3-4%,大大落後於國家目標(佔一次能源消費的20%)。

綜合比較,香港的減排目標比國家目標更落後,再仔細分析,香港的減排策略更有致命弱點,就是只得一道板斧:把發電機組由燃煤更換至天然氣,其它範疇一律「 hea 做」,欠缺具體承諾。

先說可再生能源,香港有潛力開發至佔全港電力供應的20%,雖然環境局接納了民間建議,把吸引市民安裝太陽能或風能發電的「上網電價」機制加入兩電的「利潤管制協議」之內,但細節欠奉,隨時有胎死腹中的可能。

今年初包括波茨坦氣候研究所在內的幾家國際知名研究機構,發表了一份名為《2020氣候轉捩點》(2020 The Climate Turning Point) 的重要報告,以詳盡科學分析說明全球碳排放必須於2020年見頂並開始下降,到2050年須建成一套石化燃料絕跡的零碳經濟體糸。這些幾年前看似「不可能任務」的目標,現今完全有實現的可能,例如到202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的佔有率估計達26-27%,再加把勁便可佔全球發電量的30%。此情此景,香港竟然說2030年可再生能源才佔3-4%,真是虧特區官員說得出口。

政策自相矛盾 危機迫在眉睫

再談交通運輸,報告提出的要求是制訂「零排放汽車優先」政策,到2020年電動車佔全球銷售量的15-20%。反觀香港,《藍圖》內電動車政策完全欠奉,陳茂波更在今年財政預算案宣佈取消電動車減免首次登記稅優惠,面對私家車數量每年3%高速增長,政府束手無策,只懂興建更多港珠澳大橋或蓮塘口岸等「高碳基建」,與減排方向背道而馳。

事實上,香港是創始成員之一的「C40氣候領導城市組織」,上月也發表了一份名為《死線2020》(Deadline 2020) 的報告,警告全球市政府,按照當今排放速度,本世紀僅餘的排碳額度將於10年內耗盡,所以關鍵在於立即行動,特別是人均產值1.5萬美元以上的發達城市,必須在2020年前的三年內採納深度減排路線圖。

特朗普令美國變成氣候逃兵,天怒人怨,香港究竟追隨美國向後退還是中國往前走?林鄭月娥的新班子可以找出千百個理由堅持梁振英路線,也可以國際形勢大變為理由大幅提升《香港藍圖》,特別是抓住綠色金融和科技創新的機遇,加大社會投資。全球暖化是威脅當今人類文明的最大挑戰,卻也可成為特區新政的一大契機。

原文刊於《明報》2017年6月13日

作者facebook專頁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