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水產養殖動物的環境代價

2019/4/25 — 17:41

香港素食會製圖

香港素食會製圖

【文︰張文敏(香港素食會常委)】

現在我們會關注過度捕魚,但原來養殖魚竟然都會進一步推動捕魚活動擴張。飼料用魚粉生產、開闢養殖場,以及養殖場的日常運作,亦令受影響的生態圈擴大……

水產養殖動物的環境代價

廣告

過去數十年,人類對海產的需求持續上升。除了帶動捕魚規模擴張,亦令水產養殖業快速崛起。需依賴外來餵飼的水產養殖產出由 1995 年的 1,200 萬噸上升到 2015 年的 5,100 萬噸 [1]。至 2016 年,全球水產養殖動物的產量已追上到捕撈量的九成左右 [2],吊詭的是,捕撈漁獲需求並未因此下降。養殖魚反而進一步推動捕魚活動擴張,而飼料用魚粉生產、開闢養殖場,以及養殖場的日常運作,亦令受影響的生態圈擴大。

圖片及資料來源︰FAO,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2018

圖片及資料來源︰FAO,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2018

廣告

餵飼養殖水生動物,加重捕撈關鍵物種

在水產養殖業,除了直接餵食活魚蝦外,飼料是它的命脈,水產用飼料已佔用全球製造魚粉和魚油的七成及九成 [3](其餘的魚粉大部份用於陸上動物養殖場)。以總用量計,使用最多魚粉的養殖動物是海蝦、海魚、三文魚和甲殼動物 [4]。魚粉製造的材料中,以遠洋魚蝦為主,他們並非人類主要的食用品種,但卻是生態圈裏的關鍵物種(keystone species),支撐著食物鏈的上游,而今牠們都開始響起被過度捕撈的警號。由養殖細小的蝦到捕食性三文魚等等,每 1 公斤產出便需要消耗 2.5 到 5 公斤的漁獲 [5],而吞拿魚更遠遠拋離其他品種 [6]。增加水產養殖動物,同時也在擴大生態破壞。

南極企鵝依賴很多小魚蝦生存,包括最近被大舉捕撈的南極磷蝦。(圖片來源︰GRID Arendal / flickr)

南極企鵝依賴很多小魚蝦生存,包括最近被大舉捕撈的南極磷蝦。(圖片來源︰GRID Arendal / flickr)

製造魚粉,污染海岸

捕捉到的飼料魚(forage fish)和磷蝦需要經過加工才可以成為魚粉。秘魯因為沿岸可以捕捉大量鯷魚(Anchovies),成為全球製造和出口魚粉最多的國家,因而擁有很多魚粉工廠。在秘魯的魚粉生產重鎮利馬(Lima),魚粉廠大量釋放廢氣,影響居民健康,而用來排出油脂和殘渣的排廢管道,需加上不同的化學物質才能徹底清洗,這些吸滿化學物的生物廢料會被排出海岸,造成極大污染,影響沿岸魚群以及捕魚為食的海鳥 [7]。這問題並非秘魯獨有,在非洲,南非的豪特灣(Hout Bay)和岡比亞的甘比亞(Gunjur)也有類似問題 [8][9]。

英國農場動物福利組織 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 在今年 4 月一份報告指出,快速增長的工業式養殖動物產業,是以海洋生態作為代價。(圖片來源︰https://changingmarkets.org/portfolio/fishing-the-feed/ )

英國農場動物福利組織 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 在今年 4 月一份報告指出,快速增長的工業式養殖動物產業,是以海洋生態作為代價。(圖片來源︰https://changingmarkets.org/portfolio/fishing-the-feed/ )

細小的海蝦,巨大的破壞

水產養殖場視乎不同品種,需要在特定的環境才能建立,而開闢過程又往往會破壞原生環境。亞洲的養殖甲殼動物產量佔全球超過八成 [10],也是紅樹林分佈最多最廣的地區。紅樹林是抵擋風暴的天然屏障,亦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有研究指其碳封存能力達陸上森林的 4 倍,而目前紅樹林砍伐得最嚴重的地區為東南亞,開闢養蝦場是最大原因之一 [11]。菲律賓更有超過 2/3 的紅樹林已被砍伐,都是因為要開闢養蝦場 [12]。有些養殖場啟用了 3 到 9 年後,就因污染和土壤酸化而需廢棄,岸邊土壤可能需 35 到 40 年才能自然修復,計算上紅樹林被砍伐而失去的碳封存能力,生產 100 克養殖海蝦的代價可能高達 196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 [13]。

海中的養殖場容易成為超級海蝨溫床,影響附近的野生魚。(圖片來源︰Watershed_Watchl / flickr)

海中的養殖場容易成為超級海蝨溫床,影響附近的野生魚。(圖片來源︰Watershed_Watchl / flickr)

生態威脅︰超級病菌、超級寄生蟲、化學雞尾酒

水生動物和陸上動物的工廠式養殖場,同樣都有一個特點︰密集養殖。密集養殖令動物群之間容易成為病菌和寄生蟲的繁殖場所,而為了減少損失,養殖場會傾向大量投入抗生素和殺蟲劑,而這又往往令病菌和寄生蟲產生抗藥性,結果要增加藥物用量和種類,形成惡性循環 [14]。在剛才提到的亞洲養蝦業如是 [15],以歐洲和美洲為養殖基地的三文魚,也有同樣問題 [16]。在養殖場密集養殖造成的有機物污染,以及使用的抗生素和殺蟲劑的殘餘物都會溢出到外部環境,甚至擁有抗藥性的病菌和寄生蟲如海蝨等等,都會影響對附近的水生動植物和其棲地 [17]。還有不時發生的養殖魚逃脫事故,因為養殖魚是以快速成長為重點而培育出來的品種,野外生存未必有利,若牠們與原生魚雜交,有機會影響到野生魚的基因 [18]。這種種因素,都威脅到生物多樣性。

海洋生態正面對過度捕魚和環境劣化的問題,若以養殖取代捕擸,卻會衍生新的問題,若只期待政府和業界慢慢改善標準,而消費者不改變飲食習慣,不見得是理想的應對方法。面對迫切的環境問題,請多採取對環境較少影響的植物性飲食,爭取讓水底生態休養生息的空間。

 

[1]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2018),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p.43
[2] Ibid, p.4
[3] Joel K. Bourne, JR, How to Farm a Better Fish, National Geographic
[4] FAO (2018),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p.146
[5] L. Naylor, Rosamond & Goldburg, Rebecca & H. Primavera, Jurgenne & Kautsky, Nils & Beveridge, Malcolm & Clay, Jason & Folke, Carl & Lubchenco, Jane & Mooney, Harold & Troell, Max. (2000). Effect of Aquaculture on World Fish Supplies. Nature. 405. 1017-1024. 10.1038/35016500.
[6]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Department (FAO), Cultured Aquatic Species Information Programme, Thunnus thynnus
[7] 菲利普.林伯里, 壞農業:廉價肉品背後的恐怖真相, 如果出版社 [2014], 第五章
[8] Janis Kinnear (26 Apr 2015), Fishy fumes in ‘Republic of Hout Bay’, on IOL
[9] Nosmot Gbadamosi (13 Aug 2018), Gambia’s environmental campaigners are calling time on fishmeal, on The Ecologist
[10] FAO (2018),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Table 6
[11] Hamilton, S. E. and Friess, D. A. (2018), Global carbon stocks and potential emissions due to mangrove deforestation from 2000 to 2012, Nature Climate Change, doi:10.1038/s41558-018-0090-4
[12] 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 Schleswig-Holstein, the 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 (national foundation), University of Kiel’s Future Ocean Cluster of Excellence (2017), Ocean Atlas
[13] Tiny shrimp leave giant carbon footprint: scientist (18 Feb 2012), on Science X Daily
[14] Luria Leslie Founou, et al (2016), Antibiotic Resistance in the Food Chain: A Developing Country-Perspective, on Front Microbiol
[15] Cecilia Stålsby Lundborg, Ashok J Tamhankar (2017), Antibiotic residues in the environment of South East Asia, on BMJ
[16] Higuera-Llantén, S., Vásquez-Ponce, F., Barrientos-Espinoza, B., Mardones, F. O., Marshall, S. H., & Olivares-Pacheco, J. (2018). Extended antibiotic treatment in salmon farms select multiresistant gut bacteria with a high prevalence of antibiotic resistance genes. PloS one, 13(9), e0203641. doi:10.1371/journal.pone.02036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