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沙粒爭奪戰

2016/3/8 — 16:23

沙灘是不少人度假玩樂的好去處,過度採沙導致沙灘的沙流失,打擊旅遊業。

沙灘是不少人度假玩樂的好去處,過度採沙導致沙灘的沙流失,打擊旅遊業。

【文:岑悅君;圖:香港電台】

生活在石屎森林的我們,以為要驅車到海邊或者到沙漠旅遊才能接觸沙粒,但其實沙粒早已以各種形態出現在都市人的生活中。沙的重要程度不亞於水、石油等天然資源,世界各地的商人以至政府都用盡手段群起爭奪,為自然環境和人類社會帶來覆水難收的破壞。

用作器皿的玻璃,日用品如家用清潔劑、牙膏、噴髮膠等,都含有來自沙粒的礦物二氧化硅。

用作器皿的玻璃,日用品如家用清潔劑、牙膏、噴髮膠等,都含有來自沙粒的礦物二氧化硅。

廣告

從沙粒抽取的礦物是製造電子晶片的基本材料,沙粒可說是高科技時代的支柱。

從沙粒抽取的礦物是製造電子晶片的基本材料,沙粒可說是高科技時代的支柱。

廣告

沙粒的用途之廣,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程度,也許遠超我們想像。沙粒是玻璃的原材料,玻璃製成的器皿、家品和傢俱,大家不會陌生。沙粒中的礦物二氧化硅,在家用清潔劑、紙張、脫水食物、噴髮膠、牙膏等日常用品都找得到。高品質的沙粒更可以提煉出礦物如硅、釷、鈦、鈾等,這些是生產晶片的基本材料,而晶片在電腦、信用卡、提款機、手機等科技產品中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更重要的是,沙與水泥混合而成的混凝土,價格便宜、易用、支撐力又強,是全球最常用的建築材料。在不知不覺間,沙粒在我們生活中發揮著關鍵的作用。

全球沙粒每年的產量超過150億噸,挖沙行業非常興旺。

全球沙粒每年的產量超過150億噸,挖沙行業非常興旺。

沙粒與水泥混合,成為全球最常用的建築材料──混凝土。

沙粒與水泥混合,成為全球最常用的建築材料──混凝土。

城市發展的每一步都需要沙,每年全球沙粒的產量就超過150億噸。面對龐大的需求,人類毫無節制地開採沙粒。先是搬走地面可見的沙,再挖掘地底沉積層的沙,繼而把機械臂伸到河床海床,把水裡的沙都挖出來。過度採沙帶來的環境影響超乎想像,島國印尼因為挖沙活動而消失的島嶼已有25個,摩洛哥聞名的沙灘景致亦因為沙粒被偷走而變得千瘡百孔。挖掘河床導致河水氾濫,抽走海沙破壞了海洋生態,影響漁穫之餘,沿海沙灘的沙粒流失亦影響旅遊業發展。

杜拜的發展商野心勃勃,用沙興建大型人工島,圖為興建中的「棕櫚」人工島。

杜拜的發展商野心勃勃,用沙興建大型人工島,圖為興建中的「棕櫚」人工島。

沙粒用途廣泛,需求龐大,發展出全球性的沙粒貿易,圖為載滿沙的運沙船。

沙粒用途廣泛,需求龐大,發展出全球性的沙粒貿易,圖為載滿沙的運沙船。

沙粒和石油一樣,是數千年甚至數百萬年時間累積而成的珍貴天然資源,為了爭奪地球上有限的沙,人類不但製造生態災難,還滋長人間罪惡。在印度,「沙粒黑手黨」可謂最強大的犯罪集團,勢力涵蓋印度大城市孟買大部分樓宇建設及建材生意,甚至透過政界人脈干預政府施政,影響警察執法,使「沙粒黑手黨」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逾八千個散佈印度次大陸的海岸和河岸,公然盜沙圖利。地小人多的新加坡,政府為了彌補土地不足,懷疑默許商人從世界各地走私沙粒回國填海造地。

摩洛哥盜沙情況猖獗,當地海灘千瘡百孔。

摩洛哥盜沙情況猖獗,當地海灘千瘡百孔。

一些發達地方不惜大灑金錢從別處挖沙、運沙到沙灘,進行治標不治本的「沙灘填補」工程。

一些發達地方不惜大灑金錢從別處挖沙、運沙到沙灘,進行治標不治本的「沙灘填補」工程。

為了補救沙粒流失,富裕地方如美國佛羅里達州,不惜大灑金錢以人工方式,從別處挖沙,把沙粒噴灑在日漸消失的沙灘上,以進行沙灘填補工程。此舉其實治標不治本,無法有效把沙留住,新補上的沙不消一兩年又被海水沖走。於是人們又建防波堤、堤壩等留住沙粒,只是人為干預愈多,大自然的平衡就愈難恢復正常。

人類千方百計把海岸線的沙留住,其中一個方法是興建防波堤。

人類千方百計把海岸線的沙留住,其中一個方法是興建防波堤。

城市發展的需求無窮無盡,萬一最後一粒沙都被挖去,人類以至大自然的命運將會如何?有關注環境的團體提出,以禾桿加上可循環再造的鋼材,取代混凝土作建築材料,可以減輕建築業對沙粒的需求;另一方面,美國有地方嘗試把回收而來的玻璃壓個粉碎鋪成沙灘。試驗發現,「玻璃沙灘」上的海龜居然願意在那裡產蛋,然而受限於成本差距、方便程度等因素,這些方法尚未被廣泛採用,但至少,我們看見城市與大自然共存下去的?光。

--

香港電台外購電視節目《綠上行3》第五集「沙粒掠奪戰」,將於3月9日,星期三晚上9時,港台電視31播映;部份集數於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