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沙螺洞面對的威脅從未停止

2015/12/15 — 19:41

復耕不忘愛國,所以場主話早已從湖南購入油菜花的種子,希望沙螺洞有片油菜花田。 看過內地毒菜「聲名遠播」,埸主會否連內地的毒菜問題也順勢引入到沙螺洞?

復耕不忘愛國,所以場主話早已從湖南購入油菜花的種子,希望沙螺洞有片油菜花田。 看過內地毒菜「聲名遠播」,埸主會否連內地的毒菜問題也順勢引入到沙螺洞?

今年10月,長春社得悉沙螺洞的荒廢農地有大規模土地平整工程,平整範圍更貼近被劃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的河溪。今年12月,長春社與世界自然基金會再到現場,發現平整工程的範圍擴大,面積接近一個足球場。

當日現場,聲稱是農場負責人的張先生突然現身,指自己是土地業權人,在的人地上斬樹、清除植被並無違法。

我們問及農場營運細節,張生指農場正招募會員,會員在農地上種植「完全免費」、「種咩都得」、「種幾大地方都得」,更計劃在沙螺洞打造「油菜田」地標。

廣告

根據新自然保育政策,沙螺洞是十二個「須優先加強保育地點」之一,即使是復耕亦要小心處理。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FOAM)早已明言在高生態價值土地上採取這類火燒農地的模式,並不符合「有機農業」的定義。這項「復耕」計劃,對沙螺洞的生態而言,「肯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沙螺洞面對的威脅從未停止過。一方面骨灰龕項目仍在法定環評程序,另一方面,沙螺洞張屋的「鄉村式發展」用地仍可發展丁屋,村內現時有7宗丁屋申請個案處理當中。即將推出的「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到底可以解決到沙螺洞這類生態重地的保育難題嗎?

廣告

十月時,這片荒廢農地仍未開墾

十月時,這片荒廢農地仍未開墾

 

不消兩個月,同一幅農地上所有植被,已剷得一乾二淨。規劃署回覆,指涉事範圍包括「自然保育區」及「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在該兩個地帶內進行挖土工程,必須先取得城市規劃委員會的許可,上述的挖土工程已經構成《城市規劃條例》下的「違例發展」,已就這項「違例發展」採取執行管制行動。

不消兩個月,同一幅農地上所有植被,已剷得一乾二淨。規劃署回覆,指涉事範圍包括「自然保育區」及「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在該兩個地帶內進行挖土工程,必須先取得城市規劃委員會的許可,上述的挖土工程已經構成《城市規劃條例》下的「違例發展」,已就這項「違例發展」採取執行管制行動。

平整範圍更貼近被劃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的河溪

平整範圍更貼近被劃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的河溪

農地上的植被、樹木,全部都無得留低。

農地上的植被、樹木,全部都無得留低。

農地上的空凳,留俾邊個坐?

農地上的空凳,留俾邊個坐?

原居民今回話送地俾大家免費耕種,唔使睇警訊都知道係...

原居民今回話送地俾大家免費耕種,唔使睇警訊都知道係...

除了農地,宣傳牌亦寫住「休閑度假村」,這是「復耕為名,發展為實」的證據嗎?

除了農地,宣傳牌亦寫住「休閑度假村」,這是「復耕為名,發展為實」的證據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