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自然生態發聲的藝術季 — 造訪關渡自然公園

2019/4/10 — 12:52

大地和其上的動物們不懂為自己爭取需要,只是默默在承受著人類對牠們的壓迫,有一群人卻珍愛牠們,並願意運用自己的創意去為牠們發聲!

每次來到台北都要到關渡自然公園探訪策展人朋友 Ellen ,從而認識每年在關渡自然公園的環境藝術季作品。 Ellen 策展關渡國際自然藝術季的經驗將近十年,每年都有獨特的題材,又與不同的環境藝術家合作,每年的作品都有很多有趣故事。今年藝術季的主題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Ellen 說訂定這個主題是問著,人類可以不理大自然的破壞就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公園場刊是這樣介紹「向[以人類為中心〕觀點提出批判,探究一種更具他者關懷的生存倫理,並期待激起對話,共同想像一個能與所有住民共生共榮的永續未來。」

甫進入關渡自然公園的大門不久,有一個裝置藝術由墨西哥藝術家 Lau Rivera 創作的,她利用的材料是竹、絲、棉線等,不單考慮到生態友善,更顧及藝術季之後在公園內築巢繁殖的雀鳥及其他昆蟲動物。她希望牠們可以運用她作品中可生物降解的物料作為資源,所以她特別選用絲和棉線等造成尤如娥繭的裝置藝術,為人類及動物提供庇護所。

廣告

Ellen 說 Lau 是一個很有親和力的藝術家,她能夠自己安靜地創作、亦能與人好好溝通,透過活動讓人受到感染。而且她的作品也可看出她對自然生態的同理心,顧及人與生物共生的關係,為著生物繁衍下一代而著想,沒有只為完成作品建立自己的 portfolio 。

廣告

第二個我十分欣賞的作品,是由兩位台灣年青的藝術家周學涵及姜名駿所創作的「超時空自然要塞」。兩位藝術家一直不是在環境藝術專項中發展,這還是第一次參加在戶外、在大自然中進行的藝術季。他們依著大樹創作一個樹上的平台,大人小朋友都可以爬上這樹屋坐坐看看!

我應該說我更欣賞的 Ellen 的策展理念,她不單接納有經驗的環境藝術家,更讓關渡國際自然藝術季成為一個供年青藝術家發展創造力的平台。這個樹上平台的裝置藝術,曾有人向 Ellen 反映擔心有人會攀上去掉下來,有一定危險,建議圍封。我欣賞 Ellen 的決定,她沒有畏首畏尾,反而覺得作品安全穩妥,大小朋友攀到樹上可以近距離接觸大樹,更可體驗從樹上向下俯瞰的景觀,是另一種體驗的機會。

的確,樹上平台正如人生,若我們的人生總是畏首畏尾,擔心出街遇意外、擔心食物有問題、擔心離開安舒區不安全,難道終日窩在家裏度日就安全嗎?既然有這麼多事情沒法控制,何不享受有生命氣息、盡情去探索生活的可能性!

「藝術家」這個名字又豈止有經驗的創作人呢? 每個人都可以是藝術家,小朋友更加可以是藝術家!

來自澳洲的 Matt Chun,曾在 2016 年參與藝術季,這次再來是延續他的創作,更多了一位小藝術家,就是他 7 歲的兒子 Miro Jones。這次的創作, Matt 讓兒子作主導,與兒子透過玩耍的過程,一同以自然物料探索創作的可能,做成一個「神聖之所」,將有形與抽象的世界聯繫起來。有趣的是,每件作品都是有趣的小可愛,仿似很多小精靈,與一般自然藝術季或大地藝術祭的大型裝置藝術很不同。

另一個我十分喜歡的裝置藝術,是走進「心濕地」內在水中央的作品「從何處來、從何處去?」關渡自然公園遊客主要在中心附近範圍活動及遊覽,核心濕地保護區「心濕地」只有公園職員才能進入。這個作品放在「心濕地」之內,適當地運用濕地中水與倒影的特性,再配合上周邊自然環境,每天都呈現不同的模樣。

Ellen 說有次帶著一位科學家來到,他看見作品立即聯想到之前一天演講氣候變化課題時,這個作品正正就是溫室氣體上升的圖像!

作者廖柏森在作品簡介中如此寫道「逐漸的爬升的階梯象徵人類的文明發展越來越遠離自然,是否願意走下岌岌可危的自我中心往自然靠近?這沒有標準答案,但可以預見的是每個人每一步的決定了我們的未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