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珠峰浩劫:山的魔力

2015/10/5 — 11:37

【文:IKOHC】

今年八月和幾個友人登富士山,本應是炎夏的天氣上到二千多米起點的時候忽然變天,傾盆大雨不單止,氣溫急降,風刮得像八號風球。山上的風大得能把人吹動,越上越冷更開始落雹,被雨和雹刮打著臉,弓著身子龜速行走,旁邊風景全被霧和雨遮擋,最後我們只上了大約三分一原本的路程就折返了。最近看完Everest之後,雖然和登珠峰相比這完全是小巫見大巫,可也立刻回想起這段經歷。

九十年代初期,珠峰的商業登山行業開始蓬勃。Everest就是重演了1996年時發生,做成十二人死亡的珠峰山難。直至上年尼泊爾地震之前,1996年那個登山季一直是死傷最慘重的一次。

廣告

電影看完後自已也很好奇,到底人是為了什麼而登山呢?當日在富士山上,受風吹雨打,冷得直打哆嗦,全無半點樂趣可言,可就是有一股欲望繼續向上走,繼續探索未知的風景。Everest的開首也引用了George Mallory(首隊登珠峰的登山隊隊員)的名句:“Why climb Mount Everest ? Becasue it’s there.” 人為何想登高山似乎也是個永遠的命題。

主角之一Rob Hall是商業登山領隊,帶團登珠峰是他的生計,也是興趣。Rob的登山團員Doug Hensen是個郵差,靠打幾份工才賺足登珠峰的旅費。在Base Camp的聚會當中,當被問到為何想登珠峰的時候,他說他答應了鄉間學校的小孩要登上珠峰頂,就是為了鼓勵他們如果像自已這樣的小人物都能完成這項壯舉,那他們也可以放膽追逐自已的夢想。可惜這樣單純美好的願望,在殘忍的珠峰面前還是狠狠地被砸碎。

廣告

另一主角Beck Weather,雖家有妻兒,但仍禁不住山的誘惑一次又一次的登山,只因在山上他才能逃離塵世,心頭上的黑雲才能驅散。Beck是個很有血有肉的角色,因為他像平凡人一樣充滿矛盾。他不是那種救世主主角,很多場戲都有講他如何自大,態度又差劣,但和團友熟絡之後,又可以很推心置腹的訴說自已的鬱結,和真誠地鼓勵Doug的理想。最後他因雪盲而滯留山上,很諷刺的是為了再次見到家人而給予他力量,最後更奇跡地生還。在絕境中大概人更能看清自已和真正重要的事。有人像Beck一樣,戰戰競競的,其實在半路中已經後悔。也有人像Scott Fischer,一如他的登山隊名字一樣瘋狂,為登上峰頂的榮耀,命喪山上也在所不已。

電影拍得不慍不火的,上映後的評價算是好壞參半。是的它沒有災難片的格局,沒有大逃亡,沒有可歌可泣的救援行動,亦沒有戲劇化的人性衝突。最煽情已算是最後Rob在山上和妻子的最後通話。可是這種平鋪直敘令人更覺珠峰的無情,和人類之於大自然的渺小。電影中Doug勉強登頂之後體力不繼,回程時冷不防就從山邊掉下去了。這一幕沒有配樂,沒有鋪墊,那麼突然,觀影衝擊力度更大。這種不煽情的手法個人更喜歡。

珠峰上沿路有過百具登山者的屍體。因山上的低溫它們不會完全腐化,只能以像乾屍的形式永遠留在山上,成為登山者的路標和警醒。忽發一想,他們在知道自己經已藥石無靈的一刻,是後悔,是解脫,還是與山長眠也甘願?

 

作者簡介:影是我唯一會用力鑽研的愛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