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環保是為了拯救人 — 吳思穎

2015/11/4 — 6:24

【Written by Esther Lui l Photography by Leo Chan】

第一期的Cultural Creatives介紹過Paul Ray與Sherry Anderson對這次文化族群的定義,說authenticity對他們而言尤為重要:看重個人經驗和知性了解,直接的個人經驗讓他們願意投放時間和金錢,期望能以自己的行動來貫徹其價值觀。去年來香港設立保護國際基金會(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分會的吳思穎(Jude Wu)正是這樣的人。

生於台灣、6歲移民美國的吳思穎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後在紐約工作近8年,其中在處理不可再生能源項目的律師事務所市場部工作4年。這樣「正常」的生活,讓她感到空虛。用她的話來說,就是覺得空洞,人生在世,總該做點有意義的事吧。當時她還沒決定要做甚麼,但大家都在討論環保,又剛好在Green Festival上看到Solar Living Institute的資料,大感興趣,就辭了工、賣了房子,帶着人生的第一個睡袋和帳篷,到北加州Solar Living Institute的總部參加實習計劃。

廣告

那是12公畝的土地,原被劃為傾倒建築廢料的地方,在Solar Living Institute接手之前,只得一棵樹,沒有水源。吳思穎到達時,荒蕪的土地經過8年時間的滋養和再生,成為極具規模、示範再生能源和可持續生活的地方。「我在Ivy League大學畢業、在紐約大企業工作,覺得也算是聰明有學識—我剛到埗五分鐘就發現自己在林中甚麼都不會。」後來吳思穎在那實習近五個月,每天都住在帳篷、種自己的食物、煮communal dinner,從中學會如何建環保建築、種食物、蓋太陽能板⋯⋯唯一入城的時候,是補給不能自己種植或生產的必需品。

廣告

在那之後她又去了中美洲的Belize兩星期,在叢林裏和咖啡農夫一起住,她形容是完全改變價值觀的經驗。「那邊社區和家庭的生活完全和大自然融合,如果你隨便經過,甚至不會知道那是有人住的。回到紐約,我就一直難過,因為現實是浪費的,那是不對的生活方式。於是我加入保護國際基金會,嘗試出一分力。」

保護國際基金會的主要目標是扭轉固有對環保的觀念,一直以來大家對環保的理解是,環境和大自然需要人類,而事實正好相反。環保並非為了拯救環境,而是拯救人。吳思穎說,在實習和做義工的期間,不但學到很多切實對環保有用的知識和技巧,更重要的是,有機會親眼目睹人類對自然的破壞,「我到過很多堆填區,站在邊上看經乎無盡的、三層高的垃圾,惡臭撲面而來,那是無比深刻的。現在不好好回收,我都會不安到想吐。」有時人就是要這樣刻骨銘心的經歷,才能徹底地改變。「很多環保組織的問題是,把環保和責任、罪惡感及犧牲掛勾。但當你真的和真正環保的人生活過,了解到真正的可持續生活方式,那實在是絕對喜悅和豐富的生活方式。」正如保護國際基金會香港分會的辦公室獲得香港綠色建築議會頒發最高榮譽綠建環評室內建築獎項(BEAM Plus Interiors)及首個Platinum最高評級,她表示,並非勉強為環保而環保,而是要建立一個有趣、具啟發性又健康的工作空間,唯有環保的室內設計。「想所有客人和員工都能享受陽光、吸呼乾淨的空氣、非常靈活的板間設計,環保辦公室就是答案。」

保護國際基金會早於上世紀80年代開始抱持「大自然不需要人類」的態度推動不同的項目,在香港成立分會主要是希望改變決策者的觀念,並讓香港成為大中華地區其他已發展、高密度城市的可持續發展模範。香港分會的首個項目是找來周迅和湯唯用廣東話演澤「大自然在說話」的宣傳片,以大自然的角度發聲,講述大自然與人類密不可分的連繫,Julia Roberts及Harrison Ford等亦曾參加同系列的影片。吳穎思表示,宣傳片的目的是向廣大的觀眾傳揚「People need nature」的信念。另一個稱為「Freshwater Health Index」的計劃,則是一貫基金會以科學、研究來推動環保的作風,讓政府和決策者了解周邊水源的狀況。以香港為例,東江盆地的生態直接影響香港的水質,「用錢買水是非常容易的事,但有一天東江水受到污染,就不再是用錢或節約用水即能解決的問題。我們的科學家分析東江盆地的生態系統,紀錄水的質素,確認盆地的使用者,了解他們對盆地和水的影響,然後讓用水的人明白水的狀況,並預測未來10年、20年東江水的質素。研究報告完成後,會讓政府和學者參考,並列明每年的環保目標,嘗試在不可挽回前作出改變。」除了淡水,保護國際基金會亦有「Ocean Health Index」,進行類似的研究,為海洋健康出一分力。

「Give nature a chance」是吳思穎經常掛在嘴邊的。大自然偉大而奇妙,現在改變還不算遲:「我總記得在Solar Living Institute生活的日子,到達的時候那曾經荒蕪、只剩下一棵樹的12公畝的土地已長滿參天大樹,早上從帳篷出來,在走去工作地方的途中,我們就摘不同的水果邊走邊吃,蜜桃、無花果、紅莓等等,多到吃不完。而那只是經過8年的時間,一片土地就能得到再生。」

 

吳思穎(Jude Wu),生於台灣,6歲移民美國,先後畢業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及耶魯大學環境管理研究所。繼於保護國際基金會華盛頓總部任Senior Director of Strategy,2014年5月來港成立分會。熱愛旅遊與烹飪,著有《美墨料理精選80:絕對道地的歡樂美味》。

 

Jude和實習生為營地做秸牆用來隔音。(Marke McConnell拍攝)

Jude和實習生為營地做秸牆用來隔音。(Marke McConnell拍攝)

搭起蒙古包後留影。(Marke McConnell拍攝)

搭起蒙古包後留影。(Marke McConnell拍攝)

 Jude說不回收垃圾,會不安到想吐。

Jude說不回收垃圾,會不安到想吐。

荷里活巨星以大自然的角度發聲,講述大自然與人類密不可分的連繫。

荷里活巨星以大自然的角度發聲,講述大自然與人類密不可分的連繫。

 

magazine p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