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環保順風車已到終站

2015/8/16 — 6:49

圖:澳州墨爾本一段 鐵路軌在高溫中澎漲扭曲。

圖:澳州墨爾本一段 鐵路軌在高溫中澎漲扭曲。

假如一顆小行星正飛向地球,有 10% 機會擊中,各國必然立刻聯手行動。這時經濟價值將要改寫;地球人甘願付出一切代價,避免走上 6,600 萬年前恐龍的絕路。事實上,全球天文學家一直在監察「潛在威脅天體」,必要時只需 10 年時間及 20–30 億美元 NASA 就可開始核爆改變軌道行動。可是,儘管古今皆有明證,全球暖化的威脅更甚,人類卻對警戒線一一失守無動於衷,是否因為在碳排放、暖化和氣候變化之間,有著錯綜複雜、環環相扣的不確定性,讓懷疑販子有機可乘,植入迷感?

在新書 “Climate Shock” 中,哈佛學者 Gernot Warnger 與 Martin Weitzman 指出,正正因為暖化將會帶來無法估量的「黑天鵝」式氣候變化,人類更必須未雨綢繆,買重保險。

廣告

"It is not about what we know. It is about what we don't." —Gernot Wagner explaining why another book on climate change

六月底和上週,香港多處氣溫高逾 37°C,但比起伊朗 Bandar Mahshahr 區不算甚麼,那裡月初錄得 45°C 及 90% 濕度,人體感覺等於 77°C,正好是衛生部門規定的煮鷄最低溫度。不過,沒有人能證明上週跑馬地錄得 37.9°C,或去年四月黑雨中商場上演的「水舞間」,是全球暖化所致,就如沒有人能證明終身停賽的單車手岩士唐在某一場比賽的某一階段以超技術勝出。唯一能確定的是,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由工業前期的 280 ppm 起,隨經濟發展一直上升,至今已達 400 ppm。按國際能源組織估計,世紀末將逾 700 ppm。

廣告

如果近年的極端天氣已吃不消,更不可不知,即使今年氣溫將在史上最強的厄爾尼諾現象推動下急升,全球平均氣溫亦「只是」上升了 1°C。

那麼,如果伴隨人類排放至今 400 ppm 的,是全球升溫 1°C 及間中的極端天氣,至世紀末累增至 700 ppm 之時,氣候將會變得怎樣惡劣?沒有人知道。氣候變化的災難性後果不可估量,各種進路及結果不但數之不盡,更超出想像之外。在本書中,作者選擇從一個災難性的情景出發,立體而扼要地探討即時行動的迫切性。

據聯合國氣候專家的綜合報告,世紀末前 700 ppm 導致的升溫,約有 2/3 機會在 1.5–4.5°C 之間。幸運的話,升溫在可應付的 1.5°C 之下非不可能;在中位數 3.5°C 升溫上下,人類還可以如 300 萬年前的古巨駱駝,在北極圈存活。可是,多數人忽略了,升溫無上限。作者整理資料後發現,若年底前巴黎氣候高峰會後,各國仍不簽定契約立刻減排,讓世紀未前濃度達 700 ppm ,升溫將有 10% 機會逾過肯定毀滅文明的 6°C 以上!

即使失事機會比 10% 少很多,也沒有人願坐上機件有問題的飛機;筆者相信巴黎峰會一定會達成有效力的減排協議。不過,按目前中美表示的意願,排碳量依然會超出安全著陸的上限。兩位作者預見,如果各國仍然獨善其身,多數人不願付出真正代價,環保順風車上除了乘客 (free rider),將會出現自願駕駛者 (free driver):面臨政權失效及氣候難民流竄的國族存活風險,升溫首當其衝的地區如南亞各國將會單方面開展地緣氣候工程 (geoengineering) ,仿效 1991 年 Pinatubo 火山爆發,在上空散播數以百萬噸計的硫化物,期望翌年一舉降溫 0.5°C。這就是科學史家在筆者曾推介的《西方文明的崩潰》描述,引發巨變的致命情節。

環保順風車已到終站,這場氣候豪賭沒有贏家。兩位學人寄望以市場經濟手段,從用者自付最少每噸 40 美元碳稅及停止現時平均 15 美元的補貼著手,盡快取代碳能源,為未來世代買重保險。

伸延閱讀

Gernot Wagner 在 Talk at Google 一小時講課:

原文刋登於蘋果日報 What We Are Reading,此為修訂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