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皮革與皮草 動保與環保

2016/2/5 — 17:00

皮革鞣製 / Anna & Michal (flickr)

皮革鞣製 / Anna & Michal (flickr)

2016.02.17 修正:

原句:「世界銀行更將皮草處理工業列為『五大最嚴重有毒金屬行業』之一。」錯誤引述報告原文,原文是指皮革 (ISIC code: 3231) 而非皮草 (ISIC code 3232)。另外,未有足夠證據皮草業會用到鉻。

每當說起皮草,自必然會引起連番爭論。最近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更指:「時代已經轉咗。其實養殖 Mink (貂)可能比養雞養牛更人道,個潮流已經轉咗,佢哋(網民)唔知咋嘛。」,惹來連番批評。

皮革和皮草,都是一門大生意。美國去年就養了 376 萬隻貂作皮草產品。兩種產品都同受動保人士批評為不人道,而使用皮草更被視為是不文明的行為。皮革,是否真的和皮草對環境的影響相差無幾?應該購買皮草或者皮革產品嗎?要找出答案,就要預先了解兩者的實際對環境以及動物本身所造成的影響。

廣告

物盡其用 窮奢極侈

皮革和皮草均有相當長的歷史。兩樣製品製作時,犧牲了無數的動物,令古代人類渡過一個又一個的寒冬。皮革是指以畜牧動物的皮製作成不同的時裝,一般是要經過「收集」、「保存 (Persevation) 」、「鞣製 (Tanning) 」、「坯革 (Crusting)」和「被膜 (Surface Coating)」幾個主要程序。而皮草同樣也要經過「收集」、和「保存」的處理程序。兩者分別在於,皮革一般都是肉食生產的副產品;相反,皮草已是「產品」本身,也就是本身不需要的產物。動物被剝下皮毛後,剩下的肉類和油脂,就會變為寵物食物或者是護膚產品等「副產品」。皮革,是必須品產生而來的「副產品」,可算是物盡其用;但皮草本身就只是奢侈品,可有可無,即使善用其副產品,本身也是不必要的。

近年時裝潮流的改變,令稀有物種皮革的需求上升。這個潮流令有不少皮革農民轉而飼養特殊品種的動物,長遠而言也會變得喧賓奪主,令肉類成了「副產品」,而皮革被成真正的產品。另外,皮革市場利潤亦相當龐大,據 Research and Market 的研究指,2016 年的皮革市值將達 900.7 億美元。我們也要思考,農民本身是不是真的是抱著「物盡其用」的心態販賣皮革?

廣告

動物權益

動物權益亦是反對皮草皮革業的主要論調之一。其中,皮草業界最為人詬病是,皮草農會採用極為殘忍方法將動物皮毛活生生地剝去,方法相當不人道。這故然是事實,但單把「殘酷對待動物」的罪名推到皮草上是不全面的。這個情況不只是在皮草業出現。事實上,傳統畜牧業也有不少動物承受不必要痛苦,例如有連鎖店虐打雞隻或者有農戶會直接割喉,或者在沒有麻醉下,農民直接替豬隻放血屠宰等。這些動物在臨死前均感受到極大的痛楚和恐懼,而且都是可以避免的。

為了打擊這種虐殺動待動物的情況,各國政府近年也逐步加強對動物屠宰的監管。其中作為全球最大皮草出口國之一的歐盟,就在「動物被屠宰時應受的保障 (on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 at the time of killing)」的條文中,規定農民要以科學實證以及過往經驗認可的方法,在屠宰時盡可能減低動物承受的痛楚。在條文中更要求負責屠宰的員工需要持有相關認可證書,才可執行相關職務。

儘管有條例監管,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仗。不論是皮草或者是皮革,行業中不僅會有「害群之馬」。現時在互聯網流傳的「虐待動物」事件,有不少都是來自發展中國家的農民。這類國家大多都是最大出口國,卻欠缺足夠規範。就以中國為例,當地 2009 年的皮草出口總值就達 13 億美元,當中牽涉至少 5,500 萬隻動物。即使是外地品牌的皮草皮革製品也好不了多少。 Business Weekly 去年 6 月曾指出,美國近年肉食量減少,令本土皮革生產量亦相對減少。不少皮革製造商唯有轉為採用發展中國家的出產,所以,手中外地的名牌,最終也可能是從發展中國家被虐殺的動物身上取得。

破壞環境 影響健康

另一個反皮草皮革的論調是環境因素。皮革和皮草在沒有規範的國家,造成相當嚴重的環境污染。皮革而言,雖然現時有植物染色鞣製,但仍有部份廠商會以鉻來鞣製皮革,令致癌物質四價鉻 (Chromium (IV)) 釋出,排到周邊環境。人體吸入鉻後,更會影響到上呼吸道。接觸到鉻也會令皮膚變得乾躁,甚至會出現名為鉻洞的皮膚潰爛徵狀。有研究發現,不少皮革工人的死亡率比起對同齡的照組高,而且死因多由呼吸道疾病所引起

當然,皮草也有對環境會造成相當大的影響。處理皮草時會用到致癌物甲醛 (Formaldehyde)。早前美國有也有六家皮草處理廠被美國環境局罰款,指他們嚴重破壞環境,又採用了可能引起呼吸道疾病和致癌的溶劑。有研究亦顯示,部份工人會受真菌影響,感染呼吸道疾病。

不僅是「化學物」會破壞生態,在沒有相應的規管下,在處理皮草或者皮革時,又會有大量動物遺體會被排出河流,最終會帶來極為嚴重的生態災難。

穿或是不穿?

雖然有不同的法律要求皮革以及皮草業要減低環境傷害,可惜現實有很多動物都在製作過程中承受了不少不必要的痛楚,同時,製作過程會產生大量污染物。現時唯一方法都是要依賴各國制定不同政策以及加強執法,才有望將兩種工業的對動物的傷害,和對環境的破壞減低。

不過,減輕了皮草工業對動物的影響和環境因素後,要反對皮草或者是皮革產品的準則其實非常模糊,又或是我們根本就偏愛於某種動物。

其實,答案還是在於製成品的「必要性」。即使素食者不同意食肉,但在大部份人類仍食肉的前題下,皮革最少可以是更環保及更能善待動物的衣物物料;即使皮草業善待動物,亦是本身不必要的奢侈品,科學家曾指出動物擁有不同程度的意識,而且人類已有足夠的技術採用其他物料製衣,我們根本沒有理由要動物承受這些痛楚,將牠們變成服裝的一部份,只求滿足自己扮靚保暖的欲念。

參考:

The Guardian, Is wearing fur morally worse than wearing leather?,  15 February 2015 

The Guardian, Is the fur trade sustainable?,  29 October 2013

The Guardian, The Ethical Wardrobe: Don't hide from the truth, 27 August 2008

Gizmodo, How Leather Is Slowly Killing the People and Places That Make It,  6 March 2014

文/e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