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秋日田間

2015/9/13 — 11:21

圖:大表哥努力開田

圖:大表哥努力開田

錦田,生活館。

今年夏天總算平平安安渡過了,只得一兩次黑雨黃雨,那暫時唯一的八號颱風毫無殺傷力,害蟲亦未有放肆。眼前的稻米開始結穗,有些閃着金黃纍纍垂下,有些還是青嫩的,輕輕按下去,會擠出米漿,好甜!「那米漿會慢慢變成固體的澱粉質。我們農夫當然想等全部稻米都成熟才一次過收,可是早熟那些容易掉下來,也不能等太久……下星期吧,可以收割了。」周思中說。

他細細看着稻田,興致勃勃地講解:「這些是江西來的米種,我們已經第五年種了,希望成為本地的米種;今年試種菲律賓來的米種,比較黏糯,像日本台灣米;可是中間忽然又冒出幾株日本黑米,長得好高!也不知道是米種摻亂了,還是這些米曾經雜交。」

廣告

對面一排農地整齊地劃成一格格,不同菜苗排隊似的長出來:粟米、椰菜、西蘭花……待稻米收割了,就可以移種過去,期望兩三個月後,又一場豐收。而周思中今年除了在大學兼教,亦會開始攻讀博士學位,論文題目正是香港農業,這「半農半X」的生活,未來更忙。

................

廣告

粉嶺,老農田。

大表哥把儀器插進泥裏,一會兒,就顯示出泥土的酸鹼度。「香港農地很易變酸,一來因為施肥,二來也因為酸雨,今早一場雨,你看,指數都不一樣了。」他退休後十幾年每周來種田,雖然是「假日農夫」,但對種植非常認真,今年夏天才種出一個四十五斤的大冬瓜,是全個農場最重的!

每年老友們都會在酒家包一圍枱,重點節目就是分冬瓜。大表哥種出來的節瓜、水瓜、茄子,閒閒地過百條,自己吃不完,不斷派街坊,南瓜還給太太用來做冰皮月餅,周圍送禮。而冬天的農作物,重頭戲是椰菜,大表哥的椰菜一個重達十幾斤,太太會用來做「客家菜茶」,即場在農場炒了,分享給所有農友吃。

重要任務還有農曆新年的送禮大菜籃:草莓、各式沙律菜、甘筍、蘿蔔、西蘭花……總之田裏種出甚麼,就會每樣摘一些,排靚靚。「我逢年三十晚都會這樣砌一個菜籃,送給長輩,他非常開心!」大表哥說來一臉自豪。

一條菜、一顆瓜,都是心意,都是體面,讓大表哥和太太這些年來堅持耕種,並且對產量和質量額外有要求。這個九月,夏天農作物清空了,泥土用鋤頭翻過,除了測試酸鹼度,還會施肥作為基肥,每一個步驟都不容有失。

..................

八鄉,我地農莊。

走進黃零的農田,氣候的界線登時模糊:棚上還吊着勝瓜,茄子才剛長出來,田裏種着專在夏天生長的菜心品種。「賣菜就是這樣,人無你有才值錢!」黃零笑笑口,夏天賣菜心、入秋繼續產瓜果,為了爭先,八月已經培植番茄苗,務求搶先中秋後推出番茄。

他兩個孩子一個小學一個中學,都靠這有機農場養家。種菜是生意,要捉住市場,種甚麼、甚麼時候種,都要有策劃;為了擴大顧客,周末辦活動:煮豆漿、做豆腐,今年冬天還會有一塊免費的蘿蔔田,讓街坊來參與耕種。

黃零由種植、市場推廣、綠色教育,全部一腳踢,還不斷有新主意,搞粟米節、派木瓜苗等等。「掂啦呢次!仲唔發達!」他每次都誇口,轉頭又喪氣:「業主又加租。」

只要土地能長,就有希望,秋冬本地菜的黃金產期,拉開序幕了。

周思中的米

大表哥的大冬瓜

滿腹大計的黃零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